128、我最喜欢的人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我皱眉,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真心话哦,”金喜儿伸出食指,“而且,只准选一个,不许说四个都喜欢!”

    我悠悠地开口:“先说说宋佳吧,我九岁的时候,她就来了我家,我们农村那种,类似童养媳,我家里就两个房间,她来之后,我俩在一个炕上住,一个被窝里睡觉,所以,那个时候,我对宋佳的感情,可能更接近姐弟之间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她吗?”程小卷托着下巴问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呗!”喜儿说。

    “还没说完呢,我说的姐弟感情,是七年前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程小卷问。

    “卷儿,我见到你的第一天,也是我时隔七年。再见到宋佳的第一天,那天晚上,我激动的一宿没睡着觉!比如是你,你想想看,一个曾经要跟你结婚的对象,离开了七年,又回到你身边,变得更漂亮、更性感。而且告诉你,你们还能在一起,你会不会喜欢上她?”我问程小卷。

    程小卷点头,若有所思道:“就好像是……小时候很喜欢的玩具,长大以后又回到自己手里,肯定会加倍珍惜,再也不会让它丢了一样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意思,但感情肯定更深。”我说,程小卷又点头,示意我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再说说孙小花,可能你俩对她不是很熟悉,”我继续道,“我们老张家四代单传,爸妈又比较封建,他们觉得要是不给我找个童养媳,对不起张家的列祖列宗。所以,宋佳去了县城之后,他们就又从隔壁村‘娶’过来一个女孩,就是小花,小花跟我生活了七年,几乎形影不离,尤其去年我爸妈没了之后,我们两个孤儿可以算是相依为命,我是小花的全部,小花也是我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俩早就睡过了?”金喜儿问。

    “一直睡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那个过了吗?”金喜儿饶有兴致地问。

    我皱眉:“你的关注点能不能高尚一点!那么小,怎么那个!”

    “瞎说!你可不小,咋不能那个?要不是我爸,咱俩早就……”喜儿话说了一半,意识到场景不对,马上捂住嘴。

    “你跟东辰没那个过啊?”程小卷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我和喜儿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俩早就、早就……”程小卷吞吞吐吐,没有说那个词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意思,你跟东辰也没有那个过?”金喜儿眯起眼睛,看向程小卷,“我不信,你俩成天挨着坐一起,东辰能忍得住?卷儿你那么性感,我要是男生、要是你同桌,肯定把你推倒八百回了!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俩!我跟谁也没那个过,很丢人吗?”我将手里的牌扔在桌上,假装生气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你老公生气了!”金喜儿抓了小卷胸一下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继续讲吧,还有我俩呢!”程小卷抓下金喜儿的魔爪,俩人的手顺势拉在一起,放在了床上,像是结成某种同盟,敌人,自然是我!

    宋佳和小花不在,说她们当然可以肆无忌惮,可喜儿和程小卷就坐在我面面前,说话可得小心点!

    “先说喜儿吧,”我想了想。点着一支烟,才开口,“四个人中,我跟你认识的最晚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可没有先来后到!”程小卷插了一句,明摆着是为喜儿说话,喜儿没吱声,看起来有点紧张,静静地等着我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首先。你是我师傅,之前我对你只有尊敬,没有,或者说是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,因为你对我太严厉了,当时我身上的淤伤,有四分之三可都是你给踢的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喜儿有点不好意思,抿了抿嘴唇:“那、那不也是为你好嘛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开玩笑的,”我隔着桌子拍了拍她肩膀,“自打你去西北之后,每天中午,我都觉得空落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是中午,不是晚上啊?”小卷笑问。

    “以为她离开之前,每天中午我都会去跆拳道馆找她训练一个小时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明白了,我就是个陪练呗。”喜儿歪了歪头,自我解嘲地说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,以为习惯了就会好,可恰恰相反,你说你要走一个月,我就每天都会默默计算你离开和回来的日子,一天计算好几遍,你离开的日子每增加一天,我对你的想念就会多更加一分,在你走后第七天的时候,我确定,喜儿,我是喜欢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,好感动,我都要哭了!”程小卷半捂着脸,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我承认,表述的有点煽情。可说的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然、然后呢?”喜儿还算镇静,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然后,阴差阳错,咱俩结了婚,当时我觉得,很对不起你,让你受了委屈,让你背负了太多的东西。直到那晚,我偷听见你和那位叔叔的对话,知道你也喜欢我之后,心里才感觉舒服了一些,那晚,我发了个誓,没跟你说,也从没告诉过任何人。”我笑着说。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幼稚,小孩子才会发誓。

    “什么誓?快说,快说!”金喜儿着急地催问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程小卷:“卷儿,说了,可能会伤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说吧!”程小卷抿了抿嘴唇,从表情看,八卦的心思比较多一些。

    我又转向金喜儿。认真地说:“早晚有一天,我要给你补办一场婚礼,真的婚礼,我们的婚礼!”

    金喜儿仿佛痴呆了,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足有五秒钟,突然哇地一声,隔着桌子把我扑倒在床上,嚎啕痛哭。我被喜儿压在床上,拍着她的肩膀安抚了一阵,她才起身,说对不起,失态了,去洗洗脸。

    “该到我了吧,好紧张呢!”程小卷攥紧小拳头,挡在身前。鸭子坐。

    “咱俩还用说什么吗?”我又点着一支烟,笑道。

    程小卷疑惑地看着我:“怎么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我回答,最喜欢谁的问题,我真的没法回答你,但如果你问我,”我停了一下,回头,喜儿从洗手间出来。慢慢走向这边,示意我继续讲,我回过头看向程小卷,“如果你问我,最想保护的人是谁,最想带出去旅行的人是谁,最想同床共枕的人是谁,我都可以毫不犹豫地说。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……只有情欲?”程小卷皱眉,拳头攥得更紧了些,女人呐,都喜欢选择性地听别人的话,我明明说了三点好不好!

    “是情欲没错,可是,有情,才有欲。我相信,我对你的这种原始冲动是真情实意的,毕竟,咱们曾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。”我点到为止,黄毛的事情不宜讲,会伤害小卷。

    “嗯!”程小卷重重点头,像是在自我安慰,“反正你喜欢我就行了,管他排第几呢!是不是,金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几个抢正宫吧,我排第四就行!”金喜儿坐在我身边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,我最小,我第四才对!”程小卷摆手说,她比我小一岁,确实最小。

    我长舒一口气。好歹算是对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东辰,我给你总结一下啊,你看对不对,”喜儿又坐回到程小卷身边,搂着她,笑眯眯地说,“四个人里,佳姐是你最珍惜的,小花是你最亲近的,我是你最依仗的,而小卷呢,则是你最想上的!”

    “胡说啦,他才没有最想上我!”程小卷跟喜儿在床上厮闹起来,按理说,程小卷远非金喜儿对手,但她故意让着小卷。居然处于下风,被小卷压在了身下,不过,这只是计谋,喜儿趁机把手伸到了小卷后背,把那个扣子给解开,一把扯了下来!

    “啊!”程小卷惊叫,赶紧坐起来。捂住,不知道是她手太小,还是那个太大的缘故,基本跟没捂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不是最想睡她吗,给你机会了哟!”金喜儿把卷儿的那件小衣服在手指上转着,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不玩斗地主了早点休息吧。”我起身,走到门口,把全部点灯开关按下,房间里瞬间陷入一团漆黑。

    “我要独占一张床,剩下的你们俩分吧!”黑暗中,传来喜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姐你真坏,一共就两张床啊!”卷儿笑道。

    我怕撞到什么,又按开洗手间的灯,开着门,没说话,走到两张床中间,将床头柜搬走,将两张床推到一起,合并为一张大床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,嘻嘻,我先去洗澡。”喜儿从床上下来,光着脚溜进了洗手间,关上门,不多时,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。

    房间里又黑了,我摸到床边坐下,感觉一道温热从身后贴了过来,紧紧抱着我:“东辰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我回头问,嘴唇刚好擦到了小卷的脸。

    她往后缩了一下,身体离开我一些:“谢谢你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谢谢你。”我转过身来,摸到小卷的手,拉住。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程小卷笑问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鼓励我去创造属于我自己的前程似锦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我没有继续说下去,怕她伤心。

    我指的,是她爸爸对我的奚落。

    “东辰,吻我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金喜儿出来,我和程小卷赶紧分开,她也去洗澡,然后是我。

    外面是喧闹的城市,静静的房间里,一个不眠夜……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