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、第一桶金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然而,次日早上醒来,我却依旧没有从男孩变成男人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,多人,未必能办成事,我估计,无论是我单独带喜儿,或者单独带小卷来,更甚至,哪怕我没将两张床合并,都有可能在这个美好的夜晚,发生一些无比美妙的事情,但却没有,因为喜儿和小卷俩人,一直在床上相互推诿,谁也不肯拿我的一血,到最后,她俩抱在被窝里一起睡了,我自己裹着被子,睡在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早上起床,喜儿和卷儿还没醒,房间密封,烟味儿有点重,我怕小卷回家带一身味道,惹麻烦,便把窗户打开,将她衣服挂在窗口透气。

    我坐在窗口的椅子上,看着这床上的俩货,睡姿喜感,四只形状可爱的脚丫都在被子外面。虽然没有得逞,我心里也是甜丝丝的,早晚她们会是我的人!

    不多时,她俩被冷风冻醒,我关上窗户,把程小卷衣服丢在床上,二女迷迷糊糊地起来,洗漱,穿衣,程小卷先走了。她今天还得去报名参加一个假期补习班,毕竟家里对她的期望值比较高,而小卷其实并不太擅长学习,属于智商中规中矩的那种女孩,这次期末考试成绩不太理想,只能靠努力来弥补。

    喜儿去蹲马桶,我突然想起来,程小卷走了,是不是我跟喜儿可以那个了啊!

    等喜儿出来,我含蓄地表达了这个意思,喜儿立马上跟我抱在一起,可就当我想进一步的时候,她却突然分开,指向卫生间,神秘兮兮地说:“你去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我又扑上去。

    喜儿轻轻将我推开,咬着嘴唇说:“已经晚了,去吧,看看你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进了卫生间,发现马桶里有一抹红,再看看垃圾桶里的卫生金包装。我顿时万念俱灰,啥时候来不好,哪怕,再晚来一小时都行啊!这个喜儿也真是够坏的,明知道不可以,还挑逗我!

    算了,这可能是命吧,我的初次,喜儿肯定得不到了!

    出宾馆,退房,喜儿说附近有个早市,西城最大的早市,卖啥的都有,要去逛逛,我便跟她去了,确实不小,乱糟糟的马路市场,搞得我差点跟她走散,在早市吃完早点,我俩打车回县里,又在她家坐了一会儿,喜儿说昨晚没睡好,想补觉,我说那你睡吧,我去录像厅,琢磨琢磨做生意的事情,喜儿说她半夜里过去,帮我看场子。

    离开喜儿家,我又看见刘志杰乘车出门,不过,这次他没看见我,车里还有个女孩,不知道是不是他女朋友。

    出小区,步行到录像厅,作为老板,我得熟悉熟悉业务,将几百张碟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按照我的喜好,重新分类,还有另外一部分碟片,是限制级的,你懂得,就是差点让我和赵倩看出事情的那种碟片,我将他们单独藏起来,如果客人不主动要求的话,我是不会把它们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上午只来了两拨客人,一对学生模样的情侣,还有三个初中生小毛孩。

    看片的价格是这样的,一张碟3块钱,2小时的时限。当然片子长,可以适当延长一些,总不能不让客人看完就撵走,但长片不多;两张碟是5块钱,限时4个小时,8块钱三张碟,时间不限,基本包宿才会选三张碟看,店里有饮料、瓜子、零食等,相当于一个小型超市。但是价格跟外面超市一样,销量尚可,利润不多。

    那对情侣一人买了瓶饮料,还有些零食,进去看了一部爱情片就走了,我入账十二块钱,净赚大概五块。

    那三个小毛孩看了两部动作片,没有买东西,还是净赚五块。

    一上午,只赚了这么十块钱,但这,毕竟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,还是蛮兴奋的,到了午休时间,我锁上门,出去下馆子,要了盘饺子,点了两个小炒,来瓶啤酒,自己又搭进去了十多块钱……

    下午,一个客人都没有,我以为都被其他店给抢走了,并不是,因为我坐在门口往街里看的时候,发现其他录像厅也没啥人,可能得到了晚上,人才能多些。

    这不行,时间都浪费掉了,既然上午有人,那么下午,就没有理由没人,得做广告,搞营销,扩大宣传。

    首先,这个录像厅的招牌就有问题,就是苍白的“录像厅”三个字,得起个能博人眼球的名字,我琢磨了一会儿,想到个“欢乐剧场”,不合适。太俗,又琢磨一会儿,想到个好名字--好来屋,跟好莱坞谐音,明白无误地告诉路人,这是放电影的地方!

    说干就干,一个小时后,崭新的灯箱戳在了录像厅门口,我还让制作灯箱的师傅在箱顶加了两个会闪烁的小灯泡,这个录像厅的地理位置好。把头第一家,从主街路过,一眼就能看见这里,估计晚上能吸引不少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儿还得放一放,中午吃饺子的时候,浩哥给我打电话,说约了吴天还有那个姓李的副所长吃饭,吃饭地点让我定。

    为的是录像厅的事儿,地点自然离这里越近越好,我去主街踅摸。在一个中档饭店定了一桌。

    五点钟,我先过去饭店等着,三位客人陆续赶到,浩哥给双方介绍,入席,浩哥说,东辰是我小兄弟,开了个录像厅,请李所多关照关照,他没提我有宋佳这个背景。也没说我是育才的学生,可能是有所保留,小事李所能帮着摆平,万一真出大事,还得浩哥、宋佳出马才行。

    吴天当然知道我的背景,浩哥跟李所说的时候,他没吱声,就嘿嘿地乐,那位李所给我的感觉有点冷,他问明白录像厅地址。喝了杯白酒,表示会关照的意思后,就借口有事离开了,人家肯来,是给浩哥面子,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,辖区商户那么多,估计找他“关照”的也不在少数,肯定不能因为我请他吃顿饭,就特别上心。

    李所走后。剩下三人知根知底,气氛反倒是轻松了不少,吴天表示,只要不出命案,他都能罩得住,让我放心大胆地干,还给了我一个他手下的电话,那哥们叫大海,家就住我录像厅对面的住宅楼,接到电话。一分钟就能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我说两位大哥,差不多得了,咱来日方长,我还得回小店照看生意。

    去前台结账,服务员告诉我已经结过了,我问他俩谁干的,浩哥和吴天都说没有结啊!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肯定有一个人在骗我。算了,爱谁结谁结吧,反正他俩都不差钱。

    临分开的时候,浩哥又给了我三千块钱,说是宋佳给我的,怕我的流动资金不够,我不要,他说不你收我没法交差,我只好收下。

    送走两位大哥,我溜达回录像厅。看看时间,已经晚上7点多了,其他录像厅的招牌都亮了起来,我进去,也赶紧打开灯箱,开门迎客,很快就上人了,年轻情侣居多,两、三结伴的学生也有,还有俩个长得挺不错的女高中生,要看神秘的片子,还调戏我,说我长得像金城武。

    我给她俩推荐了一部欧美的碟,让她们进最里面的包间看,免得被打扰。

    没到九点钟,所有包间,居然只差一间全满,酒水、饮料也卖出去了两百多块钱,果然是暴利行业!

    我喝了二两白酒,有点迷糊。便出去,坐在马路牙子上吹凉风抽烟。

    这时,从主街方向又走来两个年轻男子,一看就是混子,头发烫得跟鸡窝似得。

    “卧槽,好来屋,牛逼,你的录像厅啊?”一个黄鸡窝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拍拍屁股起来,冲他们微笑,顾客就是上帝,什么人都得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还有屋没?”另一个棕色鸡窝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屋,二位里面请!”

    我撩起门帘子,请他俩进屋,端出纸壳箱,让他们挑碟片。

    俩人挑了几张,似乎有点不满意,黄鸡窝皱眉问:“小老板,有没有那种碟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。”我苦笑,俩大男人躲在包间里看那种碟。不觉得别扭吗?

    “拿出来给哥挑挑!”

    我拿出那些碟片,给他们挑,可他们挨个看了一遍,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老板,有没有那种人和动物的?”棕鸡窝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,说的啥玩意,我都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算了,凑合看吧。”黄鸡窝随便抽了一张,我领他俩去剩下的唯一一个包间,将碟片插进去。调试机器,正常播放,我按下暂停键,把遥控器给了黄鸡窝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,有没有烟?”黄鸡窝接过遥控器问。

    “抱歉,没有,只有饮料和零嘴儿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去给我买一包大会堂,不用找了!”黄鸡窝从兜里掏出十块钱。

    妈的,欺负我不知道烟价啊,大会堂就是十块钱,还找个屁!

 &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