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、金城宾馆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开房间?不太好吧!”程小卷扭捏道,说得好像她没开过似得。

    “别装啦,我要是不来,你俩说不定早就去开了呢!”喜儿从后面搂住我和程小卷,“走吧!正好我带身份证了!”

    酒店、宾馆管得比较严,入住需要登记备案,我跟程小卷因为年龄缘故,还没有身份证,所以,理论上来说没法开房间,上次黄毛事件后,我俩在县城开房,也是街边那种小旅馆,不用登记。

    出了电影院。这是市中心核心商业区,视野内就有好几家酒店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先溜达着,我带卷儿去开好了房间,再给你发信息,自己小心点。”喜儿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目送她们二人向北走之后,我转身朝西边溜达。

    口袋里手机震动,掏出来查看,是小花的电话,我心虚,该不是查房吧?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哥,在哪儿呢,怎么这么吵啊!”小花问,不远处是街心广场,有群大妈在放音乐、扭秧歌(广场舞的前身)。

    “在市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上市里干啥去了?”小花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找我有事儿吗?”我有点不耐烦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又看见那个家伙了,寻思告诉你一声。”小花说。

    我马上紧张起来,快步走进身边的小巷,让噪音低一些:“在哪儿看见他的?”

    “刚才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,看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干嘛,跟踪你吗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在一家餐厅里,跟一个女的吃饭,他可能没看见我。”小花说。

    我这才放下些心,兴许只是偶遇。

    我们说的那个家伙,就是自称小花她爹的朋友,操着一口广东话的军大衣男,上次被我撞见她跟踪小花。交手,他有武器,但他没有为难我,告诉小花她爹还活着的信息,又给她拍了张照片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回了广东,没想到还没走,或者说,他又回来了?

    “你在宿舍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昂。”

    “花儿,别一个人出门,发现有什么不对劲,马上给哥打电话。”我没法说,让她小心点,毕竟事关她爹,理论上来讲,不会对小花造成什么威胁,但我总觉得,事情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昂!我知道了,对了,哥,刚才路过,我看育才都封校了,那你晚上住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有地方住,你早点睡觉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好吧。”小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掏出一支烟,点着,想了半天,也没搞清楚其中可能存在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,其实对于小花她爹,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期待的。

    抽完烟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我开始往喜儿和小卷走的那个方向溜达。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,喜儿的短信进来:金城宾馆,214房间。

    我左右观望。并未发现什么金城宾馆,打听路人,才在一条隐蔽的小街里看见宾馆的招牌,本以为是个小旅馆,进去才发现,还挺豪华的,大厅宽敞明亮。顶灯大如簸箕,前台后面的“金城宾馆”四个字下面,标着三颗金色的五角星,这应该是星级酒店的标志。

    此外,墙上有各地的时钟,什么北京、东京、纽约、伦敦,还挂着房价牌,卧槽,好贵,最便宜的普通单间188元,最贵的套房要588,普通标准间198,商务标准间228,不知道她俩开的是哪个种类。

    我没乘坐电梯,走楼梯上了二楼,踩着猩红色的地毯,找到214房间,敲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里面传来稀碎的脚步声,原本橘黄色的猫眼一黑,咔哒,门打开一条小缝,是喜儿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呀!”喜儿把我抓进去,她已经把孕妇服脱了,只穿着紧身的保暖内衣,妙曼的身材曲线一览无余,冬天有冬天的美,夏天有夏天的美。有时候,不露反而比露更具诱惑。

    “卷儿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害羞,猫厕所里啦!”喜儿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,又将窗帘合上。

    房间很宽敞,两张大床,窗边两把椅子。一张茶几,床尾有个电视柜,上面放着一尊二十五英寸的大彩电,应该是高档一些的商务标准间,228那种。

    电视开着,正演还珠格格,喜儿盘膝坐在一张床上。在洗扑克牌,新牌太滑,得插着洗几次,让牌面形成弧度,玩着才方便。

    哗啦啦,洗手间抽水马桶的声音,卷儿从里面出来。所有衣服、鞋子都在身上,面色微红,表情扭捏,看起来比我还拘谨。

    “来吧,来吧!”金喜儿招呼,“都会玩儿吗?”

    程小卷点头,我没玩过。但经常看二虎他们在宿舍里玩,应该很简单。

    我将窗边那个圆茶几搬到两张床的中间,充当桌子,她俩坐在那张床上,我坐在这张的床上,三人开始斗地主。

    玩了两局,喜儿说这么玩没劲,要不来点啥的吧!

    “赌钱?”我皱眉,兑下来录像厅之后,钱包里没剩多少钱了。

    “我俩啊,人都是你的,还谈什么钱啊?”喜儿白了我一眼,说的我心里一抽抽,啥时候人是我的了?

    “那赌什么?”程小卷娇羞问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好热啊。”喜儿拉起衣襟扑闪了两下,“要不,咱们赌衣服吧!谁输就脱掉一件衣服,咋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说,太尴尬了,关键是,刚才我一局都没赢过!

    “小卷,你敢吗?”喜儿问程小卷。

    程小卷低下头:“姐你最大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二比一,那就这么定了!”喜儿将牌分成两摞,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认真起来,开始记牌,算着出,又输三局,外衣输光后,终于摸到一些斗地主的门路,第四局当地主,我赢了,按照规矩,她俩都得输掉一件。

    “哟,厉害了呢!”喜儿撇嘴,居然脱掉一只袜子,丢向我的脸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也算?”

    “嘻嘻,算!”程小卷偷笑,也脱了一只袜子,搭在我头顶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甩掉卷的白袜,继续玩,找到窍门之后,牌运也好了起来,上手的牌不是大,就是顺,又连赢了好几局!

    终于,喜儿输不起了,因为她身上就剩下两件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换个玩法。”喜儿看完自己牌,扣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打完这局再说。”我把牌捡起来,又塞进她手里,结果,她俩又输了。

    程小卷穿得多,衬衣、衬裤都在身上,她想了想,脱掉了衬衣,我已经好久没见她的身体,好像,又发育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先欠着!”喜儿皱眉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合适吧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替金姐。行吗?”程小卷弱弱地问。

    “好呀,好呀!你真是我亲妹妹!”喜儿高兴地抱着小卷亲了一口,程小卷将两条大长腿伸直,慢慢脱下衬裤,叠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换个玩法,真心话大冒险。你俩玩过没有?”金喜儿盘膝坐着,发现我眼神往她不该看的地方看,瞪了我一眼,变成了正常坐姿。

    程小卷说玩过,我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输了的人,可以选择真心话,或者大冒险,真心话的意思是,赢的人问什么,输的人必须如实回答,大冒险的意思是,赢的人让你做什么,必须要去做。”金喜儿解释了规则,很简单,没问题。

    洗牌再来,这次程小卷牌好,叫了地主,而且赢了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选什么?”喜儿问我。

    “真心话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选大冒险,卷儿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程小卷想了想。先看向金喜儿:“姐,你扮个小猪吧,嘻嘻!”

    “就这啊!”喜儿不屑笑了笑,把一只手从头顶倒垂下来,将鼻孔往上扒,学猪哼哼了两声,还蛮像的。

    程小卷被逗得哈哈大笑,差点翻到地上去,笑点可真低。

    “问他真心话吧,可不许问简单的问题哟!”喜儿坏笑道。

    程小卷想了想,果然丢出一个非常不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金姐、我、宋老师,还有小花妹妹,这四个人里,东辰,你最喜欢谁?”程小卷问。

    “哎哎,别带上我啊!”金喜儿赶紧撇清关系,“我俩--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不喜欢东辰?”程小卷笑着打断了金喜儿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喜欢!”金喜儿咬牙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东辰喜欢你啊,是不是,东辰?”程小卷转向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不想撒谎。

    “回答吧,真心话。”程小卷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我吞下口水,如果程小卷自己在场,可能比较好回答,直接说“当然最喜欢你了”,这也不算是撒谎,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当然最喜欢的就是她,可现在喜儿也在场,脑海中,又浮现出宋佳和小花的脸,岂止是左右为难,简直是,前后左右都为难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