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、江影的小屋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刚要跟江影进去,无意中瞥见,院子的角落堆着不少燃放过后的烟花筒,几乎堆成一座小山,旁边还有个三轮车,俗称“倒骑驴”,这应该是那位聋子房东的,记得上次来她家的时候就见过,捡这么多烟花筒干嘛?

    我来到屋子门口,敲门。

    “啊!谁?”里面的江影似乎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江影出来。身上披着一件很旧的黑色棉服,明显大一圈,不像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江影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额,想学校了,路过就回来看看,正好在校门口看见你了,”我扯了个谎,“你怎么没回家过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江影低下头,紧紧咬着嘴唇,在身前揉着自己的手指,原本细皮嫩肉的一双小手,冻得又红又肿,指甲里还有黑泥。

    “不请我进来坐坐吗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江影抬头苦笑:“还没跟你问好呢,东辰,过年好。请进吧!”

    我进了屋子,看向东屋,门上挂着锁,聋子房东夫妻并不在,房间里冷飕飕的,这边没有暖气,得自己生炉子取暖。

    进了江影的西屋,也挺冷,而且床上的被子散着,还放着两件换下来的内衣。当然,被她一进屋就第一时间藏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卧凤沟镇的么,怎么也没回家过年?”江影坐在椅子上,继续揉着手问我。

    “在县里过的年,你呢,怎么大年初一跑这儿来了?”我反问她,结果,江影又低头不语,看来是不想说。

    我闻了一鼻子,觉得不对劲,房间里有股火药味道,但又没看见烟花爆竹,难道……

    我皱眉走到江影面前,抓过她的手闻了闻,火药味更浓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?”江影甩掉我的手,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你早上捡的?”我指向窗外的烟花筒堆问她,房东不在,倒骑驴在,她身上又是一股火药味,肯定是她干的。

    江影见隐瞒不下去。只得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捡那些东西干嘛,卖钱么?”我问,烟花筒是硬纸板做的,我们这边叫“纸壳”,收废品的地方大概一毛钱一斤回收。

    江影又点头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。家里出什么情况了么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别问了行么?”江影显得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关心你嘛!”我放缓语气,坐回她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我什么人,我用得着你关心么?”江影忽地从椅子上起来,冷冷地说,“我还有事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!”我也起身,皱眉,“我是你同学,又是你同桌,更是你朋友,关心你还有错了?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声音有点大,江影委屈地看着我,怂了,低下头哭了起来:“东辰。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吧,也许能帮你。”我扶着她肩膀坐回椅子里,轻声道。

    江影点头,边哭边把她的遭遇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江影是单亲家庭,母亲独自一人带她长大。她母亲在市里的橡胶厂上班,是个车间主任,工资不低,足够她们娘俩正常过日子,可是寒假之前的一天。她妈妈上班,突然晕倒在办公室,被同事们送医院抢救,一查,是白血病。俗称血癌,就是韩剧里那些女主角经常得的病,西城的大夫没法治,直接去了天京,那里有咱们国家治疗血液病的权威。

    白血病分好多种,幸运的是,江影妈妈的这个病并非绝症,治愈的概率超过百分之七十。

    “那不挺好的嘛!”我笑道,“大夫从来都是保守着说,百分之七十。基本就是可以治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好啊,”江影叹了口气,“可是治好这个病,需要一大笔钱,我老姨在天京陪护呢。我回来筹钱,找亲戚东拼西凑,把我家房子都给卖了,只够前三期的治疗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一共几期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得五期,如果好了,就可以出院,不用第六期了。”江影说。

    “还差多少钱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最少十万,”江影的情绪平复下来,“房子卖了,我只能住在这边,幸亏是寒假,我才有时间在县里一个舞蹈培训班打工,昨晚看见人们放烟花,我就寻思把烟花筒捡回来,也能卖几十块钱呢。挣点是点呗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,你昨晚捡多长时间?”我看了一眼窗外问。

    “十二点开始捡的,一车一车拉回来,捡到三点多种,清洁工出来扫大街了。他们也捡着卖钱,我不好意思跟他们抢,就回来睡觉了。”江影也看着窗外的烟花筒堆,苦笑道。

    我不禁鼻子一酸,昨晚我在喜儿温暖的家里胡吃海喝。纸醉金迷,看着璀璨烟花的时候,娇弱的江影却推着那台破倒骑驴,满大街地捡烟花筒……

    “你刚才,是要出去么?”我把眼泪憋回去。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不知道县里哪儿有收废品的呢,寻思想先找到地方,省的白跑一趟,太冷,把我给冻回来了!”江影笑道。

    我看看她身上的打扮:“你该不会是连过冬的衣服都给卖了吧?”

    江影抿嘴点头:“嗯,以前我妈可舍得给我花钱买衣服了,都是名牌,有些没穿过几次,都让我低价卖给初中同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我叹了口气。从兜里掏出钱包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?我可不用你的钱!”江影抓过我的钱包,又塞回我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你,借你的。”我重新拿出钱包,打开,但里面只有一千多块钱,我又想起昨晚喜儿爸爸给我的红包,在衣服内口袋里,也拿出来,一共三千多,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东辰,”江影看着钱说,“一会儿就给我老姨汇过去,可不一定什么时候能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钱可不是给你妈妈治病的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拿去买衣服,别冻感冒了。打针吃药不得花钱啊?”我说。

    江影快速将床上的钱收起,放进自己口袋,笑道:“反正钱在我手里了,你管我怎么花呢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你家房子多少钱卖掉的?”

    “八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卖给谁了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一个房产中介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联系一下,我买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买它干嘛?”江影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家,我帮你买回来,还有,你一共欠亲戚朋友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江影谨慎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反正都是欠钱,欠那么多人。还不如欠我一个人,对不对?阿姨的所有治疗费用,我来承担,该多少钱就多少钱,也不要你利息,你好好上学,等以后挣钱了,再慢慢还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儿来那么多钱?”江影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别管了!”我起身,“走吧,辛辛苦苦捡来这么多烟花筒,扔了怪可惜的,我知道西门那边有个废品收购站,咱们推过去卖了,你用这钱请我吃顿饭,就算是利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能用你这么多钱!”江影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我冷冷地看着她,嘴角渐渐弯起:“我可不是白帮你,而是有目的哒,嘿嘿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嘛?”江影下意识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励志当个演员吗,等你成名后,陪我看一场你主演的电影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?”江影疑惑地问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,吓我一跳,还以为你要把我怎么样呢!”江影拍拍胸脯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兄弟的女朋友,我能把你怎么样?”我撇嘴笑道。

    妈的,一想到当初把江影让给王飞的事情,我就后悔不迭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