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、撞车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7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你说王飞么?早就分手了!”江影挑了挑眉毛,“他一听说我妈得了‘绝症’,需要大量的钱,就人间蒸发了,一直没跟我联系,好像我会找他借钱似得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皱眉,没想到王飞会是这样的人,但毕竟是自己兄弟,我得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可能,他去打工挣钱,帮你妈妈治病了呢!”我瞎编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是去打工了,我听一海高同学说的,王飞跟他叔叔做生意,说下学期不会来上学了,他用挣的钱新买了一台摩托车。骑着到处炫耀,”江影不屑地说,“我刚认识他的时候,就知道这人品质一般,那次,若不是因为他舍命救我,我也不会心软答应当他对象,幸亏没把自己身子给他,要不可亏大了!”

    我心中窃喜,还好,没有把江影彻底推进火坑里。

    “其实,那天吧……”我把那天江影被劫持到东边的木材交易市场,然后我们去救她的来龙去脉,跟她讲了一遍,那次是我空手夺白刃,后脑勺还挨了一砖头,制服歹徒,二虎等人才把江影救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江影听完,唏嘘道,突然脸红了,“那我真得好好谢谢你!”

    我把脸凑过去,开玩笑道:“怎么谢啊,要不亲一口吧!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江影轻轻拍了我脸一下,娇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不扯了,走吧,去废品收购站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看那是什么?”江影指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我转头过去,忽然觉得一股香风扑面而来,脸上湿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我转回头来,江影已经跑了,我摸了摸脸上凉丝丝的一吻,好可爱的女孩子!

    出了房间,江影锁上门,本来她一共捡了四趟,也就是满满的四车,一次装不下,我用暴力手段帮她把烟花筒都给压扁,硬是全部堆在倒骑驴上,用绳子捆结实,足有两米多高,至少也有四百多斤,一毛钱一斤的话,这么一大堆东西,才能卖四十块钱,收废品的挺太不容易。

    俩人推着车,有说有笑地出了院子,出了小街,往西门方向走去,这个倒骑驴的一个车胎是坏的,走起来跑偏,而且很重,才推出两百多米我都出了汗,只得停在路边休息。

    “累着了吧,要不要去给你买瓶水?”江影关切地问我,指向路边的商店。

    “顺便买包烟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抽什么烟啊!戒了吧!对身体不好还浪费钱!搞不懂你们男生!”江影嘟囔着去了商店,不多时出来,递给我一瓶矿泉水,还有一包五块钱的“甲秀”烟。

    我抿嘴笑笑,抽完一支烟,继续推车往前走。

    路上的社会车辆渐渐多了起来,都是大年初一出去拜年的,很多都是外地车牌,过年回家嘛,当然得把车开回来当着亲朋好友炫耀一番了,我们的倒骑驴因为上面堆满烟花筒,显得很宽,即便是贴边走,也占据了半条行车道,一台又一台车从身边呼啸而过,感觉有点危险,我就让江影去马路牙子上面走。不用帮我推,免得被车给刮到。

    又推了几百米,我的左手臂因为要时刻和跑偏的倒骑驴作斗争,非常酸痛,一个不留心,我松劲儿脱手,又是个小下坡,倒骑驴斜着往路中间扎了过去。滴,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,我赶紧追上去,拉住倒骑驴,可惜已经晚了,倒骑驴上的烟花筒,和一台黑色的本田雅阁撞在了一起,雅阁的轮子还差点压在了我的脚上。

    “草,瞎啊!”雅阁司机马上下车,骂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没扶住把!”我道歉,毕竟错在我,心里琢磨着事儿,没留神就松手了。

    司机绕过来,看看倒骑驴和轿车剐蹭的地方,烟花筒毕竟是硬纸板做的,并不是很锋利,不过依然给雅阁的前后车门剐出很长的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晦气!”司机皱眉,用手擦了擦白痕,擦不掉,伤到车漆了,得重新喷。

    “咋整啊,私了还是报井?”司机问我,这时。雅阁后座下来一个女人,穿着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,看上去挺贵气。

    “私了吧,报井麻烦,该陪多少陪多少。”我笑道,主要是大过年的,不想麻烦人家交井和保险公司。

    “得赔多少钱啊?”江影凑过来,小声问。

    我前后看了看车上的伤:“两个门子都得喷漆。估计得三百块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块钱?你逗我玩儿呐?”那个貂皮大衣女人抱着肩膀笑道,“我这可是进口车,用的都是进口漆,一个门子,一千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江影不谙此道,就要伸手掏钱,我赶紧拦住她,刚才我是故意少说的。讲价嘛,我好歹也是有车之人,之前还和喜儿她老姑的陆地巡洋舰来过一次亲密接触,知道大概价格,三百块肯定下不来,五百块钱差不多,但她开口两千,明显就是讹人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,您满西城打听打听去,哪儿有这么贵啊,别说是本田,就是奔驰也没这个价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哟哟,还认识本田呐?”貂皮大衣撇嘴,“就两千,少一个子儿都不行!赶紧想招借钱去!我还有事儿呢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看向那个男人:“大哥,你们要是这态度,那就没法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跟你谈呢?你以为市场买菜啊,还带讲价的?赶紧张罗钱去!”

    我看这个男人戴个眼镜,长得温文尔雅,以为能好说话点,没想到也是这个态度!

    “我们张罗不着那么多钱,你也别说两千。我也别说三百,就给你们一千块钱,赶紧把车给我开走!”我沉下脸,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哟呵?小逼崽子挺牛比呗!”男人扒拉了一下我的肩膀,“谁教你怎么说话的?知道我姐是谁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!剐了你的车,错在我,赔你们钱,理所应当。但你们想讹我,那可不行!”我抱着肩膀,保持理智,尽量不引起冲突。

    “挺硬气啊!”男人讪笑道,“我姐夫是交井队的,你等着,我这就给我姐夫打电话,把你抓起来!让你上号里蹲几天!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掏出手机,走到一边去打电话,貂皮大衣冷笑着看我,就跟看傻比似得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这衣服挺贵吧,多少钱买的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一万八,怎么了?”貂皮大衣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“您做什么工作的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的管你屁事?少跟我套近乎!”貂皮大衣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您是老师吧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貂皮大衣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看您气质特像老师!”我坏笑道,其实我是透过雅阁后车窗。看见了几本初中英语教材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一个月工资也就几百块钱,却能开这么好的车,穿这么好的衣服,你老公在交井队可不少挣啊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貂皮大衣白了我一眼,不再看我,回到车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那件大衣,你喜欢吗?”我转头问江影。

    “啊?”江影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俩身材差不多。一会儿我让她扒下来给你穿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别人穿过的衣服呢!”江影撇嘴,旋即低声道,“东辰,要是交井来了真抓咱们怎么办,要不倒骑驴不要了,咱们快跑吧!”

    “跑什么?她不敢抓我!”我笑道,也掏出手机,打给蔚岚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蔚岚马上接听。她应该已经和喜儿爸爸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出事故了,你开车过来一趟,帮我处理下,开那台红色的车。”我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你没开车啊,咋出事故了,被人给撞了?”

    “我人没事,你过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地点?”

    “西门以西。三沟酒厂斜对面的路边,”我看看路对面的酒厂招牌说,“对了,昨晚饺子是不是还剩下不少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正热呢,准备吃早饭。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