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、试探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那个离子烫小弟,也想跟着进屋,结果被赵大友拎着耳朵给拽了出去,边走边踢边骂他没能耐,净给他惹事云云。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赵倩,招手叫她过来,她跟王峰、李晨都认识,这两位是聪明人,大概猜到了我来找他们的目的,没等我开口,李晨先说:“东辰,刚才我哥俩在外围都看见了,打的好,我服,但是,毕竟你是膏一的,如果你想让我们哥俩跟你混的话,未免有点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俩人相视一笑,王峰也说:“是啊,反正我没听说高年级跟低年级混的,传出去,我们俩也就别几把混了,丢脸。”

    话有点硬,但他俩说的很诚挚。

    “我上学晚,年龄比同届大一岁,估计咱仨同龄,”我坐在赵大友家的炕沿上。笑道,“我就不管你们叫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比我们大,也是一年级的。”李晨接过我的话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”我掏出烟,散给他俩,继续说,“我今天来东梁,不是归拢两位,就是希望……等再开学的时候。如果我跟三年,或者二年级发生冲突,你俩能保持中立,当然,我知道两位在六班和七班说了算,我不会去动你们的班级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了看李晨,点着烟,沉默了几秒钟,又看向我:“你的意思。是让我们哥俩退出江湖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”我自己也点着,“两位都很强,我只是不想与你们正面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晨冷笑,“你不会只找了我俩吧?”

    我冲他笑着竖了竖大拇指,向赵倩招手,赵倩把喜儿的包递给我,我打开。从里面拿出那张名单,递给李晨,上面就是我要找的那些人,都分布在各个乡镇,有些是大哥,有些不是,只是单纯的比较厉害的混子,他俩在名单里的分量,已经很重了,这也是我优先选择东梁镇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李晨叼着烟,快速扫了扫,把名单交给王峰,王峰眯起眼睛,认真地从上到下看了一遍,噗嗤一声笑了,他将名单轻轻扔在炕上,看向我:“张东辰,名单不全吧?是不是还有县城、市里的?”

    “市里的没有,县城、清河门、城南,我让手下分别去找了。”我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野心可不小哇,”李晨也笑,“把主要敌人都说服,再捏剩下的软柿子,最后一统育才?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一统育才没错,我确实想这么干,但我可不是挑软柿子捏,相反,软柿子,基本都在整理名单上。”我捡起那张纸,又交给赵倩。

    “草,你说我哥俩是软柿子?”王峰怒而起身,我没动,李晨把王峰拉了回去,让他听听我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两位是软柿子里面比较硬的,”我笑道,见王峰又要炸毛,我赶紧赔笑,“别来气,开玩笑的嘛!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,”李晨皱眉,看向王峰,“咱们的六班和七班,在二年组里确实是最弱的两个班。”

    王峰冷哼一声。别过头去,谁被说自己不行,肯定都得生气。

    “名单之外的那些棍子,你准备怎么办?”李晨又问我,“个个都不好惹啊!”

    “挨个归拢呗,”我轻松地说,“我来找你们,就是不像让你们夹在我和那些棍子中间,给他们当炮灰。咱们没必要伤这个和气,对不对,二位?”

    “把你能的,还挨个归拢,你能干的过龙歌吗?”王峰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龙歌算个吊毛!”喜儿在我身后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晨看看喜儿,转向我:“你该不会想借助她们县高的势力吧?”

    我摆手,正色道:“绝对不会,我懂育才的规矩,这次带金喜儿出来,纯粹是因为她是我对象,出来溜达玩儿的,你别误会,我没拿她压你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,早听说你跟她关系好了,”李晨笑道,“可是,假设你把那些棍子给挨个归拢服了,然后呢?剩下我们这帮软柿子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再挨个归拢咱们呗!”王峰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,到时候还是不会动你们,”我弹掉烟灰,“我统一育才,不是想当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当什么,皇帝啊?”王峰笑问。

    我还是摇头:“我想要的是,和平,不瞒两位,这是曹校长给我的任务!”

    “草。把曹校长都给搬出来了,我就服你这吹牛比不打草稿的劲儿!”王峰讪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赵倩笑问,好像她也不太信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们,等开学你们就明白了,我敢当着曹校长的面打架,不用担心被处分,是他给我的特权,”我笑着说,“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统一育才之后,没有内讧,我就能带你们去扫荡其他地方了,二高、蒙高、职高,甚至包括金喜儿的县高,我都想扫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切!过得了我这关再说吧你!”喜儿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啧,你这胳膊肘咋还往外拐呢!”我皱眉看她。

    “好啊,张东辰,我今天才明白,合着你把我骗到手,就是为了扫清县高的一大障碍是不是?”喜儿抱着肩膀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骗到手……咱俩谁追的谁啊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喜儿脸红:“那、那,诶,你就不能让让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让你,让你,我最后扫县高,估计那时候你都毕业了,行了吧?”我无奈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”喜儿转怒为喜,拉着我胳膊,冲李晨和王峰说,“你俩跟我对象混吧,我给你们介绍我们县高的美女,要多少有多少!”

    他俩不好意思地笑了,毕竟是高中生,还是有些腼腆的。

    正要继续说话,高大友进来,果然换了身干净衣服:“哟,唠啥嗑呢,这么热闹!坐那儿干啥,来来,入席啊!”

    地上摆着一张八仙桌,桌上四个菜,一瓶白酒,原本只有三个凳子,赵大友又让手下搬来几把,邀请我们坐下,边吃边喝边聊。

    赵大友问我来东梁找李晨、王峰干啥,我把实情简单地说了,赵大友滋了一口酒,连着夹了好几颗花生米,丢进嘴里嚼,盯着盘子,半天没说话,怎么个意思,是生气了还是?

    “大友哥,你咋了?”李晨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赵大友放下筷子,举起酒杯,对着我,面无表情地说:“把你的酒干了!”

    我皱眉看看杯里的散装白酒,足有二两半,已经是我的酒量上限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,看不起哥啊?”赵大友楞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!我喝!”我举杯,跟他碰了一下,然后捏着鼻子灌进嘴里,不是我害怕,看赵大友的意思,好像是有话要跟我说,不喝了这杯酒,他就不说,喝了是兄弟。他才肯讲。

    “好!痛快!”赵大友喝掉自己的杯中酒,将酒杯墩在桌上。

    这给我辣的,散装白酒度数高,还拔凉拔凉,到了胃里,犹如冰火九重天,差点直接就吐了。

    “东辰啊,不瞒你说,我上高中那会儿。也有过你这个想法,可惜没成功,还差点让人给废了,有个叫吴磊的小子,比我大一届,他打不过我,就他妈花钱从社会上雇人,弄折了我的腿,妈的。养了半年,搞得老子心灰意冷,就他妈辍学不混了。”赵大友说着,撩起裤管,我们都低头看,果然,他的左腿小腿,有不少横着的疤,像是被乱刀砍过。

    “吴磊?”我笑道,从年龄上看,赵大友和吴磊确实差不多,“是什么号称‘县城四少’那个吴磊么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小子,听说他现在开了个叫红馆的摇子,老他妈牛比了!草!不就几把仗着有俩钱么!”赵大友放下裤腿,骂道。

    我和喜儿相视一笑,喜儿坐直身子,拿起酒瓶给赵大友倒酒。

    “哎哎,弟妹,我自己来,自己来!”赵大友用手拢着杯,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大友哥,您说的那个吴磊,前几天已经被我对象给废了,也算是给大友哥报仇了吧?”喜儿给赵大友倒满酒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你废了吴磊?”赵大友惊讶道,“怎么废的?”

    “也没怎么,就是把他打服了呗,”我笑道,“现在他在省城养病,说以后不回县城来了。”

&nb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