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、不打不相识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7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是他先骂我的好吗!”喜儿要上前理论,被我拦下,作为三人当中的主心骨,什么时候该袖手旁观,什么时候该挺身而出,我还是心中有数的,刚才喜儿说得对,那个离子烫不配让我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初来贵地,多有冒犯,不好意思啊,其实是场误会!”我陪笑过去,从兜里掏出玉溪烟,抽出一支,递给他。

    男人没接,抽了下鼻子,把钢钎抗在肩膀上,歪着头问:“哪儿来的啊,你?”

    “卧凤沟,咱们是邻居。”我笑道,把烟插回烟盒里。

    “谁他么跟你是邻居,”钢钎男有点不耐烦,低声道,“到底咋回事啊。你打得我弟?”

    “哥!不是他,是那个娘们!”地上坐着那个离子烫蹬着腿,撒泼一样大喊,“哥你帮我削她!”

    “娘们?”钢钎男歪头瞅瞅,我也回头看,喜儿在我侧后方,抱着肩膀,扬着下巴。一脸不屑,好像在说:就是老娘打的,你能怎样?

    “你他妈先给我站起来,被一娘们打坐地上了,磕碜不磕碜!”钢钎皱眉,又看向离子烫。

    离子烫委屈地起来,畏缩着站在钢钎身后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,你打他干啥?”钢钎问喜儿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我试着解释,所谓先礼后兵,就是打架,也得先把是非搞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特么问你!”男人用钢钎子扒拉了我肩膀一下,走到喜儿面前,“妹子,我这个人讲道理,你说你为啥打他。理在你的话,我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我,遇见这么讲道理的大哥,肯定把刚才的实情说一遍,矛盾化开就拉到了,然而,喜儿不是我,她飞扬跋扈惯了,居然白了钢钎一眼:“埋了吧汰的,回去换身干净衣服,再来跟老娘说话!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她这大小姐脾气一上来,连我都管不住。

    “啊?”钢钎挠了挠头发,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“诶,你这小娘们,说话挺硬啊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”我赶紧过去,挡在两人中间,“别跟我媳妇一般见识,我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滚蛋!没问你!”男人又想用钢钎扒拉我,被我一把抓住,笑着跟他较劲。

    男人试图往回抢了两次,没抢回去,冲我楞起眼睛:“还挺有劲儿,是吧?放手!”

    我突然松开手,男人夺回钢钎,因为用力过猛,差点戳着自己眼睛,其实他劲儿也不小!

    “大哥!”我收敛微笑,指向离子烫,“刚才是他挑衅在先,说我打球技术不好也就罢了,还用眼睛瞄我媳妇儿,言语猥琐,我媳妇抽他两巴掌,教教他怎么做人,没毛病吧?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用他妈她教吗?她是谁啊?”钢钎瞪大眼睛,举起钢钎。作势要打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躲闪,抱着肩膀,看着钢钎。

    “草!你不害怕?”钢钎呲牙问。

    “你要跟我们讲道理,我跟你讲了,你却要打我,还用铁器,昂?”我笑着问,除非是个没有任何打架技巧的菜鸟。否则这么一根大杀器在手里,即便是喜儿,也未必能打得过,这玩意是撬货车轮胎用的,钢筋制品,还带扁平而锋利的刃口,戳在身上,一戳一个洞,削在胳膊上,直接干骨折,杀伤力比匕首都强,这男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鲁莽的人,不会直接上如此凶残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有种!”钢钎冲我竖起大拇指,蹲下,把钢钎插进地面中,站起来,“来吧!话都说这份儿上,这些人瞅着,不削你一顿,我没法给兄弟们交代!”

    “指不定谁削谁呢!”喜儿在后面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那来吧,大哥,点到为止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后退,让开一块球台之间的空地。

    “哥!我来!干这个怂比!不用你出手!”离子烫突然牛了起来,撸胳膊挽袖子。要上来跟我单挑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!”钢钎将离子烫给扒拉到后面,钢钎跟我较过劲,知道自己弟弟根本不是我对手。

    “来!”钢钎向我招手,我也没客气,起脚朝他踹去,钢钎后退躲闪,待我脚落地,他前冲,挥拳向我砸来,我让开半个身位,用左手格挡,俩人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钢钎好像不会用腿,但拳势刚猛,又很灵活,我跟他碰了几拳,打得我双臂生疼。两手发麻,只能用腿攻击,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钢钎挨了我两脚,出手变得谨慎起来,俩人绕着圈,相互试探着寻找战机,且战且观察。如果是第三方视角来看,应该跟两只战斗中的公鸡差不多。

    绕了两圈,我故意卖个破绽,吸引钢钎来攻,钢钎果然中技,挥拳打来,我趁他肋下空虚,哈腰前冲。抱住他的腰,想将他推倒在地,熟料他反应很快,马上后撤一条腿,压低重心,死死蹬在地上,同时用手肘连续砸我的后背,都快给我砸背过气去了。我一看这招不行,便横向发力,跟他一起倒在地上,顺势抱住了他一条胳膊,翻身过来,双腿剪住他的躯干和颈部,将钢钎死死压在地上,我双手一较劲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钢钎惨叫。一条手臂完全被我钳制,寝技中的反关节技能,喜儿跟我使用过这招,疼的跟脱臼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大哥,可以了吧?”我喘了口气,笑问,钢钎虽然只被我压住一条胳膊,但因为他是趴着,其他身体部位,都无法形成有效攻击力,右手只能徒劳地、小幅度击打我的小腿,跟蚊子叮似得。

    钢钎还想挣扎着将手抽出,可他一条胳膊怎么能拧得过我全身的劲儿,加上我不断加力,疼的他直用另一手拍打地面。

    “草,弄死你!”离子烫突然出现在我余光中。拔出那根钢钎子,趁着我和他哥纠缠,上来要戳我!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自己现在这个姿势,还真没法躲,正踌躇,忽见一道黄影出现,离子烫马上向后跌飞出去,撞在台球案子上,是喜儿冲上来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我哥都被他们打了!上啊!”离子烫怂恿身边的人,他们一窝蜂扑向喜儿。

    “哎,哎!”钢钎叫唤着,想阻止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喜儿主动冲了上去,拳脚并用,以一当十,大开“杀”戒!

    台球案之间地方狭窄,对方虽然人多,但是没法形成围攻之势,很快被喜儿踹倒了好几个人,我没有放手,这样打下去,喜儿并不会吃亏。在家养胎挺长时间了,让她过过瘾也好。

    我正观战,忽见一道白光快速袭向喜儿,喜儿仓促间侧头躲避,她身后的一个家伙脸上中招,哎哟一声,倒在地上,我定睛一看,是个白色的台球。

    “谁!”喜儿厉声问,视线落在了离子烫身上,勾着头朝他走去,一把抓住离子烫脖领,单手,直接把他给拎了起来,其他人一看喜儿这么猛,都不敢上了!

    “你个小傻比。打架也得有个限度,知道吗?”喜儿厉声教训离子烫,“台球能乱扔吗,能砸死人的,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说完喜儿松开手,不等离子烫落地,一膝盖顶了过去,离子烫再度倒地,却还在叫嚣:“弟兄们,给我弄死这个娘们!”

    众人蠢蠢欲动,有两个家伙,还抓起了台球杆。

    “都几把住手!”钢钎趁我放松,终于喊了一句,又转向我,“我认输,别打了!”

    我这才放手。松开腿,从地上站了起来,走到喜儿身边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打你打,我打我的,不用管我。”喜儿撩了一下头发,意兴阑珊地说。

    “完事了。”我扑扑身上的土,笑道。

    钢钎被两个手下从地上扶起。表情痛苦地甩了甩胳膊:“真他妈有两下子!”

    “不服再来啊?我还没跟你打呢!”喜儿对钢钎挑衅。

    “你们厉害,中了吧!”钢钎丧气道,“兄弟,你叫啥名,卧凤沟那几个狠人我都认识,怎么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大友哥,他叫张东辰,我们育才膏一的杠把子。”人群外围传来一个声音,众人纷纷转头看过去,说话的人我认识,叫李晨,我要找的那两个人之一,他旁边站着的,就是另一个叫王峰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扛把子,可以啊!”钢钎男晃了晃脑袋,走过来,喜儿以为他还要打,上前一步跟钢钎男对峙。

    “如果猜得没错,这位美女就是县高单挑第一人金喜儿,东辰,我猜得没错吧?”王峰冲着我说,我微微点头,原来喜儿也是声名远扬。

    “哟,我也是县高毕业的。哎不对,辍学的,后生可畏,厉害厉害!”钢钎拱手笑道,“不打不相识,二位吃饭了没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,没吃也不吃你的饭,埋了吧汰的,看着就没胃口!”喜儿依旧没有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诶,行了你,”我笑着过去打圆场,“大友哥是吧,你别介意,我媳妇儿就是嘴损,没有恶意,正式认识一下,张东辰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钢钎跟我握手:“赵大友!走,我修一上午车,还没吃饭,陪哥整两杯?”

    “大友哥,我来东梁是找那两位学长谈点事情的,借你的酒一起喝点行不?”我看向王峰和李晨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这俩都是我好兄弟,来来来!上屋,上屋,”赵大友搂着我肩膀,热情招呼,“弟妹说得对啊,是埋汰了点,晨子,王峰,你俩先招呼客人,我去换身衣服!”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