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、捡到个宝贝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咳、咳、咳……”正当我要打开包间门的时候,里面传来一连串的咳嗽声,女孩好像是感冒了。

    我冷静下来,人呐,不能太畜生!

    我慢步退回前台,出去,先到对面超市,把账结了,老板问我啥时候拿烟去育才卖,我苦笑,说怎么也得等年后开学的啊!

    老板脸色微变:“你小子,耍我是吧?”

    “哪儿能呢,林叔,我认真的,您就等着发财吧!”我说完,笑着离开超市。

    之前,我确实有耍他的成分,不过从城南回来的路上,仔细一琢磨,这个生意。等开学了确实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回到录像厅,女孩已经换好衣服,站在柜台旁边,规规矩矩地等着。

    我带她出录像厅,锁门,走向主街方向,那里有个面条馆,离这不远,女孩在我身后不声不响地跟着,和我保持着大概一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叫啥名?”我边走边半回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宋歆芸,”女孩弱弱地说,“音欠歆,芸芸众生的芸。”

    “歆芸,”我在脑海中写出这两个字,“挺文雅的名字,为啥流浪街头,你不说你是大学生么?”

    女孩停下脚步,我回头看,她低头不语,眼角还滚出两滴泪珠。双手用力搓着衣襟,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问了,你别哭,脸该哭花了!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”女孩抬头,破涕为笑,“你真是个好人!以后我会告诉你的!”

    我点头,继续往前走,鼻子突然痒了一下,我以为被落了鸟屎,用手一摸,并不是,抬头看,一片白色的绒花,悠然飘落,沾在我的睫毛上,下雪了。

    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,我再度停下脚步,双手插袋。抬头看向远方灰暗的天际线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寂静的下午,无声的雪,似乎可以涤荡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哇,下雪了,老板!”女孩在我身后兴奋地喊道,“我从没看过雪!”

    “嗯?你没看过雪?”我重复了一遍她的话,莫非是南方人?她操着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,根本听不出来口音。

    宋歆芸点头:“嗯嗯,我是广东人!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是用粤语说的。我点了点头,怪不得,那时候的天气还不像现在这么异常,广东的冬天,基本不会下雪。

    等等,广东人?该不会跟孙大炮有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“怎么了,老板?”宋歆芸歪着头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快走吧,呆会儿该下大了。”我径直走向那家面馆,宋歆芸紧走几步跟上我,二人一同进去,坐在靠窗的座位,我点了两碗牛肉面,还有一叠海带丝,等面的时候,宋歆芸一直拖着腮,看着窗外的雪出神。

    “你穿几码的鞋?”我看了看她的脚问。

    “36,怎么了,老板?”宋歆芸转头过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起身出了面馆,地上的雪,已经下了薄薄的一层,踩上去会发出轻微的吱嘎声,我左右看看,像右走了大概二十米,进一家女鞋店,挑中一双棕色的翻毛皮靴,半高跟,里面的毛毛摸起来挺暖和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多少钱?”我问店员。

    “两百八,先生,纯皮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双36码的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店员找来鞋,我交钱,捧着鞋盒出门,冒着雪跑回面馆,放在了桌上:“天凉了,你那破鞋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歆芸打开鞋盒,惊讶地张大嘴:“皮的啊,这得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不贵。怎么了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得从我工资里扣?”宋歆芸弱弱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送你的!不用你花钱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!”宋歆芸抿嘴,眯起眼睛笑,这时我才注意到,她应该是去面馆洗手间洗了把脸,脸挺白,挺干净,鼻梁挺直,嘴巴有点小,还带酒窝,尖下巴颏。微微翘起,长得挺好看呢!

    “换上吧。”我无奈摇了摇头,她简直是掉进钱眼儿里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!”宋歆芸把靴子从盒子里拿出,放在地上,小心脱掉她的破帆布鞋,放回鞋盒,将双脚分别踩进皮靴里,好瘦弱的脚,该不会是从广东一路走过来的吧!

    “哇,怎么这么暖和,跟被两只小猫抱着脚丫似得!”宋歆芸惊讶地说,估计她没穿过里面带毛的鞋子,长江以北的冬天才会穿。

    这时,面上来了,我掰开方便筷,插进她的碗里:“能吃得惯吗?你们南方是不是吃米饭?”

    “偶尔也吃面的啦!”宋歆芸用筷子卷,没错,是卷起面条,卷成一小坨,放进嘴里,闭上眼睛嚼,表情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吃面的方式。

    有面包和火腿肠垫底,宋歆芸这碗面吃的不那么狼狈,但也吃了个精光,还喝了不少汤。

    “够不够,你要不嫌乎的话,我的给你点。”我才吃一半。

    “嫌乎?”宋歆芸皱眉。

    “就是嫌弃的意思。”我笑道,忘了她听不懂东北方言了。

    宋歆芸摇头:“怎么会‘嫌乎’老板呢!但是我吃饱了,谢谢老板。你吃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双手支在桌上,托腮看着我吃,我被她盯得有点尴尬,很快吃完面条,结账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录像厅,我见她还抱着那双破帆布鞋,便抢过来,扔在了垃圾桶旁边。

    “哎哎,别扔啊,限量版的呢,扔了再没地方买了,补补还能穿!”宋歆芸又跑去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限量版?”我问,不懂这些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双鞋,匡威,奥黛丽赫本限量版,我姐从美国代购回来的,全球只有两千双呢。”宋歆芸显然是跟我混熟了,仰起脸,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很厉害,美国产,我看鞋子上有五角星,还以为是国产的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多少美金?”我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八百九十九。”

    我按照当时的汇率(八点几)心中默默算了一下,卧槽,七千多块人民币,可真有钱,这个宋歆芸到底什么背景?

    我疑惑地打开录像厅,进去,宋歆芸小心翼翼地将鞋子放在沙发下面,然后问我:“老板。教我怎么工作吧!”

    我带着她挨个包间转了一遍,教给她怎么使用设备,很简单,就是接通电源,按下电视机和dvd机的开关,把碟放进去,按播放键就行了,宋歆芸很快学会,我又把装碟的那个纸壳箱搬出来,告诉她大概的分类,客人想点什么,她以后自己熟悉熟悉就知道碟片在哪儿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是这么老的电影啊?”宋歆芸翻了几张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老?”我皱眉,自己并不懂电影,前老板娘给我的时候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几个算比较新的了,还是92、93年的呢,而且港台的老片居多,国外的大片少。”宋歆芸抽出几张碟片说。

    “你很懂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宋歆芸抬头看了我一眼,脸色微变:“对、对不起啊,老板,我错了,不该乱讲话的!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确实不太懂,那你觉得应该添些什么电影,知道在哪儿进货吗?”我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说实话你别生气,你这些碟片,感觉都是从南方淘汰下来的二手碟片,还是几年前淘汰下来的,放起来会卡碟的吧?”宋歆芸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,确实会卡,有时候还有大片的雪花,可是都这样啊,客人们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初中同学,她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