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、肮脏的女孩 (为金大喜打赏玉佩加更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4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大力哥,您别误会,”安生及时开口,帮我打圆场,化解尴尬,“喜儿姐和小卷认识,俩人的关系非常好,她们都是我东哥的红颜知己!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看不出来啊,兄弟,挺招女生稀罕啊!”朱大力又拍拍我肩膀,重重点了点头,“嗯,不错,颇有你哥我年轻时候的风范呐!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你长得这么吓人,年轻时候还能好到哪儿去,有美女喜欢你就怪了!

    “你别不信,”朱大力看出了我的想法,挑了挑几乎没有几根毛的眉毛,“哥年轻的时候。那也是玉树临风胜潘安,一树梨花压海棠,哥在城南说自己第二帅,就没有人敢说第一!”

    “嗯,大力哥你现在也挺帅的!”我连连点头,违心地说。

    又寒暄了一阵,朱大力看看墙上挂钟:“这都十点多了。走,小哥几个,请你们搓一顿!”

    “别了,大力哥,还有三十多个兄弟等着我信儿呢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大力哥,这次来城南。我带了不少人,嘿嘿……”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朱大力恍然大悟:“你小子,可以啊!带那么多人来归拢我!还带家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,这不是有备无患嘛!”我赶紧摆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儿?”朱大力问。

    “某个游戏厅里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等会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朱大力从沙发上起身,走进阳台,关上了推拉门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城南地方不大,游戏厅可能就那么两家,我就这么把大海他们给卖了,万一朱大力找人去归拢他们咋整?

    转念一想,应该不能,毕竟我没有向朱大力动手。来城南打游戏又没坏什么规矩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朱大力开门回来:“安排好了,我在鸿宾楼订了五桌,咱们一起搓一顿!”

    原来是安排吃饭,三十多人全请,还是大饭店,朱大力出手可真够大方的,鸿宾楼就在何欣欣家小区门口,刚才去找她化妆看见了,招牌不小,应该是城南地区不错的酒店。

    推脱当然是要推脱一番的,但我的本意也是想留下吃这个饭,毕竟把大海他们给“借”来了,架没打成,还没吃着饭,让他们白跑一趟,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带他们回县城,我自然可以安排一顿,几桌酒饭倒是没多少钱,一千足够足够的,但这饭,我请,和朱大力请,可是两码事,我请,谁都没面子,朱大力请,他有面子。大海有面子,我也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东子,叫上咱们几个能喝的,过去陪酒!”朱大力对李东说。

    “好咧!大哥,那我先过去安排安排?”李东说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我也给海哥、二虎分别打电话,让他们去鸿宾楼赴宴。

    闲话不多说。又聊了一会儿,朱大力带我们三人下楼,开他的车去鸿宾楼,到了一看,李东还找来几位女发型师作陪,我便把何欣欣也给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混社会的,大都酒量不错,两伙人一直喝到下午两点多,我一看这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就假装不胜酒力,其实只喝了一两酒,剩下的被安生偷偷换成水了,我说先回去,你们继续喝,大海等人见我要走,也都张罗着散席,毕竟这次出征,我才是老大。

    朱大力留了一阵,没有强挽,说来日方长,改天去县里再喝。

    出了鸿宾楼。趁着面包车热车(老式低端汽车,冬天得热车)的时候,朱大力将我扶到一边说:“兄弟,那些钱被刘凯给讹去,哥认了,哥还有别的买卖,不差这点钱,但这口气,哥必须得出,哪天我去找你,咱哥俩合计合计!”

    “哥啊,你应该知道刘凯现在住院吧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脚筋被人给挑了,不过听说没啥大事,去省城做的手术,能接上。”朱大力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他那脚筋,我挑的。”我酒量确实不行,真有点喝高了,居然把真相给说了出来!

    这事儿除了赵倩、程小卷和安慕枫,没有第五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朱大力明显楞了一下:“你干的?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后悔了。毕竟才跟朱大力认识不到半天时间,太容易相信人!

    但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我只能苦笑:“大力哥,可别说出去啊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别人知道吗?”朱大力看看四周,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的傻兄弟啊,可别到处乱讲!刘凯要知道是你,他弄死你都不用偿命你信不信!”朱大力皱眉,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小子可真够狠的,”朱大力又笑了,“行,哪天咱哥俩再聚,想招再阴他一回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跟朱大力握手,他扶着我上了面包车,亲自关上车门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车到了那个山口的时候,我让司机停车,下车吐了,醉酒不会让我呕吐,醉酒而且心烦才会,刚才的表现,简直太傻比了,这事儿要是捅出去,或许真的会像朱大力说的那样,让我丢掉性命,自己还是嫩了些,还得多磨练,以后,谨言慎行,酒量,也得加强。

    吐完,回到县城,大海等人也全都喝高了,纷纷散去。我在街口下车,从安生手里接过自己的东西,让他和二虎回家休息,看看手表,正好下午三点。

    送走他俩后,我转身往自己的录像厅走去,一眼就看见门口的破沙发上。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,她穿的衣服很是单薄,像是初秋的服装,正双腿蜷在沙发里,紧紧抱着,低着头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我快步走过去。她听见脚步声也没有反应,可能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哎,醒醒!”我推了推女孩的肩膀,不用问,肯定是哪个应聘的。

    女孩动了一下,慢慢抬起头,但是头发遮住大半张脸。看不清长相,倒是她的一双帆布鞋引起了我的注意,破了两个洞,脚上还没穿袜子,左脚的大脚趾完全伸了出来,脚趾甲里面都是黑色的泥,形状蛮好看。就是太脏了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经历,让一个女大学生变成这样啊!

    “你是?”女孩将双脚放在地上,撩起额前秀发,迷茫地看着我,脸上也是脏兮兮的,还是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灯箱,笑道:“我就是你老板。”

    女孩双目放光,马上起身,对我鞠了一躬:“谢谢您肯聘我!”

    “试用期,一个礼拜,干的好我才会留你。”我背着手,假装严厉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嗯!我肯定好好干!”女孩捏着自己衣襟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没有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还、还没……”女孩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“啧,这个老林,我不是让他先给你吃的么!”我怒道,转身要去找超市老板理论。

    “老板!不赖他!那位大叔给我了,是我没吃!”女孩拉住我的胳膊,指了指沙发旁边的一袋面包、两根火腿肠,还有半瓶矿泉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,你不说自己饿了两天了么?”我皱眉看向她的手,比脸还脏。

    女孩见我盯着她的手,马上把手抽回,抿着干裂的嘴唇,低头道:“我怕你不回来,没人付钱,就没敢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店都在这儿,怎么可能不回来啊!傻不傻!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!我错了!老板!”女孩捡起面包,撕开包装。一口撕下去一半,跟头小饿狼似得,看得我不觉舌下生出津液,也不嫌噎得慌!

    我掏出钥匙,打开录像厅大门,让她进屋吃,呛风冷气的,怕她吃坏肚子。

    很快,女孩吃光了面包和火腿肠,甜嘴巴舌的,似乎没吃饱。

    “还饿?”我问,女孩眨巴一下大眼睛,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去吃面,热乎的。”我说,自己也有点饿,跟朱大力他们净喝酒了,没吃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!谢谢老板!”女孩起身,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看她的破衣服,去柜台里面,掏出自己从育才带出来的换洗衣服。找了一套厚实的秋衣秋裤以及外衣裤,还有毛衣、一双厚袜子,递给女孩:“去后面包间换上吧,至少比你身上的暖和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老板,我身上脏,不能穿您的衣服!”女孩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冷不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冷。”女孩犹豫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换上,穿脏了洗呗,你洗!”我继续严厉,老板嘛,得有范儿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女孩捧着衣服,进了包间,关上门,咔哒,锁上了。

    真是的,难道我还能偷看你不成!

    会看吗?不会看吗?

    我记得那个锁是坏的,酒劲儿有点猛,我心头发热,不禁涌起一丝小邪恶,犹豫五秒钟之后,我走到包间门口,握住了球形门把手……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