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狼心狗肺的东西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57 书名:《妹子,你被我看穿了》    [完本] 2017-07-30
A A A A x
b B
    说实话,徐承泽这都算是仁慈的了,让花少昏过去。?  ?八?一中文? W?W㈧W?.?8㈧1㈠Z?W㈧.?C㈠O?M?否则以他现在对仙灵之气的控制,完全可以不让花少昏过去,就这么用酒瓶子一直砸,砸上一个小时,保准以后花少的心理留下巨大的阴影,甚至能给他吓傻!

    焦胖子还想补一酒瓶子,可这一次,徐承泽直接身手将他抡下去的就瓶子给打碎了。现在的徐承泽,单纯的实力已经很强,再加上三倍放慢,一般的高手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人都昏了,我说过。只要他昏过去,这事就这么算了。”徐承泽直言道:“男人说话要算数,你俩要是再这么干的话,那我就变成言而无信的人了!”

    徐承泽这么一说,焦胖子和何文奎就都把酒瓶子给放下了。让徐承泽言而无信的事情,他俩肯定是不能做的。所以必须要听徐承泽的话,看着昏迷的花少,何文奎倒是无所谓,反正他也不认识对方是谁,也没有过节。

    可焦胖子不同,他一直都有被花少给压过。但他明白,真的要给花少给打成残疾,那还是不太好。毕竟现在还是大过年的!

    随后,徐承泽对花少的那些人说道:“你们几个把花少送医院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如释重负一般,立刻抬起花少的身体,从包房里迅的离开。他们可是害怕徐承泽对他们也用这样的手段。他们的身体虽然比花少硬朗一些,可对于酒瓶子砸脑袋,而且还是一砸再砸的情况,他们也承受不住啊!

    别说是肉身了,就是钢筋铁骨,碰到不要命的砸法,怕是也要受到强烈的内伤。不过幸好,徐承泽针对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花少。而他们这帮动手打徐小刀的人只是手下人,动手也是因为花少的命令,不是主动向徐小刀起攻击的。

    徐承泽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,什么事情都能分得清楚。况且现在又是过年,他真的不想搞事了。如果再搞事,那他就真的和羊县八字不合了,回来一次就出一次的事情,他以后都不敢回来了。

    狗子也准备跟着那些人一起离开,不过他还没等走到门口,就被焦胖子给拦住了,不让他从包房离开。

    “焦少,您拦我做什么啊?我还不如花少的那些手下呢,我就是条狗。”狗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,带着委屈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可以走,那是因为他们仅仅是花少的人。”焦胖子冷笑道:“你不能走的原因还用我说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徐承泽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哥,这小子是沫沫的亲哥!”焦胖子直接说道:“今天这些事都是他搞出来的,他要是不让沫沫来陪花少喝酒,沫沫就不可能受委屈。沫沫不受委屈,小刀也就不能来给她出头。所以说,这一切的根源都在这个人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沫沫的亲哥?”徐承泽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她亲哥!”狗子赶紧承认道。在他看来,这位徐少也许会因为他是沫沫亲哥的身份而原谅他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人也配当沫沫的亲哥?”徐承泽冷笑道:“为了一己私欲,把自己的妹妹都拱手让人。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吧!看起来狗子这个名字还真的很适合你。狼心狗肺的东西,你这辈子也就配做别人手下的狗!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条狗,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,把我放了吧。”狗子直接给徐承泽跪下道。连花少都得给徐承泽下跪,他只是一条狗,怎么敢不跪呢。

    “小焦,你找个地方,把他关起来。”徐承泽冲焦胖子说道:“我先去医院看看,具体怎么收拾他,让小刀来决定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狗子突然从地上站起来,推开一旁的焦胖子,直接冲包房门口跑去。徐承泽要把他交给小刀处理,以他和小刀的恩怨,非得扒了他两层皮不可,狗子可不想受这个罪,所以跑路就是最好的选择!

    焦胖子显然没想到已经下跪的狗子会有这样的选择,还真被他给推倒,不能及时的阻拦狗子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狗子低估了徐承泽的实力,他刚刚跑出一步,徐承泽就已经跟了上去。在过狗子的一瞬间,徐承泽凌空腾起,反身一记扫腿,直接抡向狗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对于徐承泽的攻击,狗子连反应都没有,身体就是那么自然的往前冲。如此一来,就正好撞在了徐承泽扫出的腿上。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狗子的身体便狠狠的摔倒在地面上。后脑还与地面成了严重的碰撞,震的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时候,焦胖子已经从地面上站起来,重新来到狗子的身边。徐承泽说道:“这人狡猾的很,多留点心眼。你这个纨绔公子哥可是不称职啊!且不说你能不能打,就是对人的城府上就差了很多,还得好好学习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徐哥。”焦胖子虚心接受道。以徐承泽的身份背景,能走到今天的程度,他的话不说是至理名言,但对像焦胖子这类公子哥来说,是有巨大的说服力的。

    随后,徐承泽便从包房离开,不再管狗子的事情。而焦胖子和何文奎可不敢再掉以轻心了,刚刚的事情已经给了他俩一个深刻的教训。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不要小看任何人。因为你并不清楚那个人能爆出什么样的潜力来。

    徐承泽从歌厅出来后,直接给周裴媛打了电话,在知道他们去了那个医院后,徐承泽自己打车前往医院。等徐承泽到医院的时候,徐小刀还在处理脑袋上的伤口。因为花少那一酒瓶子的原因,他脑袋上的伤口是需要缝针的。

    处置室外,沫沫正坐在休息椅上等待着,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不争气的往外流。周裴媛正在她的身边站着,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。这时候,他的身份说这些话似乎有点不应情应景。

    见到徐承泽后,周裴媛立刻走过去,跟徐承泽说道:“医生说了,没什么大事。有点轻微的脑震荡,休息休息就好了。打架嘛,这些外伤在所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就行,你先回歌厅。沫沫的亲哥我让焦胖子和文奎给找个地方关起来了。”徐承泽嘱咐道:“张爽、何文静她们三个还在包房里呢,你回去照顾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周裴媛点头道。随后便从医院离开,按照徐承泽的吩咐去做。

    徐承泽坐在沫沫的身边,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道:“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个爱哭的女孩!男人为女人打架受伤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,以前小刀就因为我挨过打,还被抓紧过警局。”沫沫一边抹泪一边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哭,可一看到小刀受伤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”徐承泽微笑着说道:“小刀能为你做这些事情,那说明他是真的喜欢你,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你出头,为你受伤。只要你是值得他这么做的女孩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谢谢你。”沫沫用力的点头道。对于徐承泽的话,她还是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谁让小刀这么喜欢你了,我也只是想让你俩可以修成正果。”徐承泽直言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尽量不要去考验他。不是说他禁不起考验,而是有时候考验会让一个人产生烦感,最后的结果得不偿失!”

    “哥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要考验过他。”沫沫赶紧解释道:“我从内心里其实是想和他在一起的。可我哥总是从中作梗,除了小刀,我真的没有喜欢过其他男孩,我只是希望他能争气一些,让我有办法说服自己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听得出来,你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。”徐承泽说道:“一般来讲,孝顺的女孩也是善良的女孩!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