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 一报还一报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63 书名:《妹子,你被我看穿了》    [完本] 2017-07-30
A A A A x
b B
    花少的那几名手下见花少在听了徐承泽这个名字后,连话都不敢说完整了。?八一中文网?? ? W㈠W㈠W㈠.?8?1㈧Z?W?.?C?OM那肯定这个人是花少都惹不起的人。本来还想站起来给花少助威,现在这种他们干脆就不站起来,继续倒在地上待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花少?”徐承泽冲花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花少立刻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先送小刀去医院,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担心,我来处理就好。”徐承泽转头冲沫沫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沫沫就搀扶着徐小刀,从包房离开。周裴媛则亲自开车送两人去医院,现在这种情况,那位花少显然不敢造次,他留下来也不能帮徐承泽动手。况且真要说到动手,徐承泽那强大的战斗力,可不是这帮人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在三人走了之后,徐承泽直接走到沙中间,挨着站起来的花少坐下。焦胖子立刻去把包房里的音乐给关掉。要谈判嘛,肯定是要一个安静的环境。

    徐承泽坐着,花少肯定是不敢坐在他身边的。只能站在徐承泽的身边,有些紧张。在羊县,还没人能在徐承泽面前保持镇定呢。尤其是这种得罪了徐承泽的情况,那就更没人敢造次了。

    此时,沫沫的亲哥狗子已经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,怎么说他的理解能力还是有的。结合上前前后后的话,他也明白那个徐小刀有个哥,就是眼前这位气势强大的徐承泽。只不过他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徐承泽那些分光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狗子不知道徐承泽的厉害,可花少都是这样一个状态,说明徐承泽比花少更加的强势。他都不知道徐小刀什么时候有个这样的哥呢?关键的问题是他从来都没听说过,而且徐小刀也从来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正常来讲,以徐小刀的性格,他要是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哥,恐怕早就到处宣传了。不可能这么沉默才对!这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徐小刀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哥,十有是过年的时候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才知道,那说明徐小刀的城府真的是太深了。竟然能把这样的事情一直瞒着,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。不过这个可能性极低,就是狗子自己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徐少,我真不知道那个人是你的弟弟。”花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跟你说不知者无罪吗?”徐承泽直言道:“别天真了,那不可能。如果今天你把我弟弟打了,说不知道,我就放过你。那明天别人又把我弟弟打了,也说不知道,我怎么办?难道要放过所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徐少,我誓,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。求你放过我这次!”花少非常诚恳的说道。装逼和徐承泽硬磕这种事情,他肯定是做不出来的。华夏有句俗话,叫拉硬者痛苦,说的意思就是那些不自量力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徐承泽很直接的说道:“你就别想放过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这事究竟怎么解决啊?”花少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一报还一报啊!”徐承泽直言道:“你打了我弟弟,那我就只能打你一顿,让你和他一样惨。”

    “就只是打我一顿吗?”花少诧异道。如果只是打他一顿的话,那这个结果他完全可以接受啊!只要不牵扯到他爸的身上,不把事情搞大就行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徐承泽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觉得这个惩罚太轻了?还是太严重了?”

    对于徐承泽这么疑问,花少反倒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,从他内心的角度来讲,他肯定是觉得轻了。可要是实话实说,徐承泽说不定就会加重对他的惩罚。可如果说重了,万一徐承泽不相信,认为他说反话怎么办?

    他又看不穿别人的心思,哪里知道徐承泽是怎么想的啊!所以他不敢回话,有的时候,多说多错,不说就不错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了啊!”徐承泽笑了笑。这时候,他已经明白花少的心思了,但具体他是怎么想的还不清楚。就民百,对方肯定是怕说错话,所以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花少,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跟你说了,你不信,还让人把我给抬出去了。”焦胖子笑道:“你说你这是何必呢。刚才要是给我个面子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这事估计也就不会搞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焦胖子,你……”花少十分气愤的说道。不过由于徐承泽的原因,他并不敢把后面的话全都说出来。毕竟现在徐承泽看着他呢,绝对不敢造次!

    “花少,你是打算让我动手呢?还是打算自己动手?”徐承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动手?”花少不明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看这桌子上的酒瓶子不少,你可以尝试用这些酒瓶子往自己的脑袋上砸。”徐承泽直白的说道:“什么时候把自己给砸迷糊了,什么时候就算结束。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跟你算了,这事也到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徐少,这个真不行啊!”花少赶紧说道。他又不是社会上混的人,怎么敢拿酒瓶子往自己的脑袋上砸呢。要是别人用酒瓶子砸他也就砸了,自己砸是真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“小焦、文奎!”徐承泽冲两人说道:“这位花少自己不敢下手,那你俩帮他吧。什么时候砸昏过去什么时候结束。只要没昏,就一直砸下去!要是把酒瓶子砸光了,就再跟服务员要。”

    听徐承泽这么一说,花少咣当一下就跪在了徐承泽身边,万分惊恐的说道:“徐少,我真错了。我再也不敢了,看在我爸的面子上,你放过我一次。就这一次!”

    本来就想要找机会修理花少一次的焦胖子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,都没等徐承泽再说话,他就直接抄起一个酒瓶子砸在跪在地上的花少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!

    酒瓶碎裂,花少的身体向旁边倾斜,靠在了沙上。要是没有沙的支撑,他肯定直接就倒在了地上。随后鲜血便从他的脑袋上流了下来,直接把衣服给染湿,和那时候的徐小刀一样。

    随后花少便用双手捂住自己受伤的脑袋,出疼痛的呻吟声。不过他的声音还没等结束,何文奎就抄着酒瓶子冲他的脑袋再来一下。又是一声闷响,酒瓶碎裂,酒瓶中还有酒,哗的一下全都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酒中肯定都是有酒精的,酒落在伤口上,那种杀毒的痛苦真的让人难以忍受。花少的大脑,现在已经是完全短路的状态,意识也逐渐模糊。假如不是酒精落在他的伤口上,刚才这一酒瓶子,他恐怕就已经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有了那种疼痛,让他并没有昏过去。说实话,他从来都没有被人用酒瓶子砸过脑袋,一直以来都是他用酒瓶子砸别人的脑袋,这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。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决定再也不用酒瓶子砸别人的脑袋了!

    没给花少任何的反应机会,焦胖子的下一酒瓶子立刻出现在花少的额头上。砰的一声,酒瓶落下,或许是焦胖子力量没用好,又或者是这个酒瓶子格外的结实,反正是没有生碎裂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过痛还是一样的痛,花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,直接昏了过去。身体软趴趴的倒在沙上,何文奎这小子有那么一点点的虎,对着昏迷的花少还补了一酒瓶子,而且还是狠狠的砸在花少的后脑上,玻璃片四射,又搞出一条很长的伤口,鲜血哗哗的从伤口里流出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徐承泽都在用仙灵之气帮花少保命,所以才敢让焦胖子和何文奎这么无所顾忌的拍酒瓶。否则一般人是承受不了这种痛苦的。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