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4、恩人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心中骇然,七八百人!

    我们年级组,都没这么多人,上学期末南墙外小树林那场大战,双方加起来也就两百人,场面就相当震撼了!

    “老板,你躺着吧,我去给你弄身衣服来。”蔚岚拽掉了我的制服裤子,把我安顿在被窝里,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有她在,我放心,之前蔚岚应该也被敌人监控起来了,但她肯定有办法出逃,那台黑色轿车,估计是她偷来的,反正过段时间就转移,不用去管,我躺在床上,本想分析分析这个案子,不过既然已经惊动了孙大炮,用不着了,等那七八百人一到。直接谈判就是,谈不拢,那就开干!

    给我搞的还有点兴奋呢,真是没白对小花好这么长时间,关键时刻,小花她爹真给力啊!

    胡乱寻思着,疲惫感渐渐袭来,我闭上眼睛,迷糊过去,居然梦见了安沐枫,她站在床头对我说:“张东辰,别睡,你这是缺血性休克的前兆,如果睡过去,可就醒不来了哟!”

    吓得我立马睁开眼睛,掀开被窝,看看床单,果然流了不少血,不敢睡了,我慢慢坐起来,摸到遥控器,打开电视看午夜的球赛,分散精力止疼,过了十多分钟,蔚岚回来了,手里抱着一大堆衣服,丢在床上,其中不少还没有撕标签,估计是从商场里直接偷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帮你穿上吧,李哥马上就到。”蔚岚掀开被子,拿起一条棉裤,扒掉了我腿上的病号服裤子。

    “转移去哪儿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清河门。那边有老李的一个朋友,开诊所的。”蔚岚说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我换上一身新衣服,蔚岚作为贼,很靠谱,不止内外衣,连鞋袜、帽子、围巾都给偷来了一整套,打扮一新后,我缓缓起身,照照镜子,跟正常人一样。商务人士范儿,有点像许文强,就是皮鞋有点板脚。

    蔚岚手机响起,她看看,直接挂掉,扶着我出了房间,走旅馆后门来到停车场,另一台黑色轿车停在院里,车头前站着一个男人,正在抽烟。

    “李哥。”我过去,用左手跟他握了握。就是那个军大衣,不同的是他今天留着一个小辫子,俗称丸子头,在当年还是很时尚的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李哥打开车门,扶着我上去,等我坐好,蔚岚已经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岚呢?”我问坐进驾驶室的李哥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她,会找到咱们的。”李哥发动汽车,开出院子,向西驶去,没有开车灯,估计怕被人发现,西城不是夜生活的城市,后半夜除了游荡在路上的出租车,几乎没有社会车辆。

    绕过西出口的转盘,我看见路边有人招手,李哥靠过去,减速,但没有停车,那个人跟着车跑了两步,快速拉开车门,坐进来,关门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是蔚岚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把那台车处理一下,否则容易暴露咱们行踪,现在市区的监控摄像头越来越多了。”蔚岚说。

    “监控摄像头?”我皱眉,那时候监控器还是新鲜玩意,只有重要的路段才会设有,大部分商场、个体商户都没有安装,不像是现在,到处都有,已经形成了“天网”,让犯罪分子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皱眉,是因为突然想起一件事!

    “岚,你知道我‘杀人’的过程了吗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蔚岚点头:“下午歆芸回来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咱们小区里有一排车库,三个,还是四个来着,我就看过车库打开过一次,有台奔驰开出来,不知道是咱们小区哪个土豪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台奔驰,一台凌志,还有一台普通轿车。老板姓赵,县水产批发公司的总经理,住咱们隔壁7号楼三层,怎么了?”蔚岚极快地说完,回头问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职业习惯,咱们小区除了你和歆芸,就他一个土豪。”蔚岚笑道,对了,忘了交代,我们租的那个房子。已经被歆芸给买下来了,花了六万五,买下来之后用房证,又从银行贷款出来八万,不知道她怎么运作的。

    “嗯,”我点头,“那你记得,他家车库的雨檐下面,吊着一个摄像头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蔚岚皱眉:“这我还真没发现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天晚上,我回来的时候,看见那个摄像头有节奏地闪着红光,是不是表示它处于工作状态?”我说,这个不太懂。

    蔚岚点头:“应该是二十四小时工作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我用左手打了个响指:“那就行了!我昨天‘杀人’的时候,被一群神秘人给追进了小区,正好路过那个车库下面,如果能调取我和神秘人交手的录像,是不是就能证明我是清白的,因为所有人的供词里都显示,我并没有爬墙进小区,而是直接在路上捅了人,然后打车逃走!”

    蔚岚想了想:“至少是个有利的证据。证明那些是伪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办法去把录像搞来!”我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她去,”开车的李哥说着拿出电话,拨出一个号码,把手机给了蔚岚,“叫他小高就行,卖电脑的,在县城,咱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高,你去丽华小区,想办法调取车库下面摄像头的录像,要昨天下午——”蔚岚又转向我,“老板,大概什么时间段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在进去按的时候,我看过挂钟上的时间,是下午两点四十,然后换房间,到出事的时候,大概是三点钟:“两点半到三点半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半到三点半之间的片段,弄好后发给李哥。”蔚岚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佐证,我心里踏实不少,靠在舒服的沙发里,闭目养神,约二十分后,汽车减速,我睁开眼看向窗外,一个红十字的灯箱,旁边写着“建国诊所”,再看看周围,像是个镇,应该就是清河门,我只参加父母葬礼的时候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李哥停车,和蔚岚把我扶下车,进了诊所,一个白大褂早有准备,让我脱掉衣服,躺在病床上,拆开绷带,查看我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还行,没啥大事,有点炎症,失血挺多的,静养吧。打消炎药就行。”大夫说完,去配药。

    李哥和蔚岚把我转移到诊所后面的院子,这里有二层的小楼,应该是那个大夫的家。

    从里面迎出来一个女孩,穿着睡衣,披着棉袄,长相清秀。

    “这是张大夫家的闺女,学护理的,这两天让她照顾你,”李哥把我给了那个女孩,又拍拍我肩膀。“放心,这里绝对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哥和蔚岚离开,之前我在车里听他俩讨论来着,得马不停蹄地去准备,毕竟好几百人要涌入西城,又都不是啥善类,需要提前做好接待工作。

    女孩扶着我进屋,进了一件拉着窗帘的小房间,很香,房间里的陈设都很女性化,可能是女孩的卧室,张大夫进来,帮我扎上针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谢啥,都是自己人,”张大夫笑了笑,转向她女儿,“小月,好好照顾这位哥哥,这可是咱们恩人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愣,“恩人?您认识我父亲?”

    “你爸是不是叫张进发?”

    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卧凤沟,是不是有个东山?”

    我又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概十年前。我去你们那个东山上采药,不幸被蛇给咬了,银环毒蛇,我坐在地上起不来,本以为要死在山上,正好你爸出现了,他来砍柴,你爸应该很懂医术,他看了看我的脚脖子,让我咬着一根木头,把眼睛闭上,等我再睁开,”张大夫撩起自己的左腿裤管,我低头看,居然是假肢,“就变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中毒了,所以截肢?”我问,父亲生前确实懂得一些医术,从我爷爷那儿学来的,可惜没有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张大夫点头:“当时我骂你父亲来着,他也没说啥,帮我扎紧小腿。把我背下山,开三轮子送医院去了,后来我一想,如果不是当时你爸爸处理及时,遇到一个莽撞的,直接背我下山,估计我连村儿都出不了,就得毒发身亡,所以说,是你爸爸救了我一命!我好了之后,还上你家感谢你爸来着呢,当时你还小,不记得我了吧?”

    十年前,我才六岁,上哪儿记得他去!

    “嗯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