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1、敌方高能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6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在县城开车不知道大十字,就跟华夏人不知道故宫一样可笑,我转头打量了他一番,是个眼镜男,挺年轻,还有点小帅,棉服里面穿的是西服,脚上穿的则是皮鞋。

    “直接往前走,下个路口左转就行了。”我冷声说,哪儿他妈有这种装束的出租车司机,到底是谁在布局,到底布的是多大的局,一环套一环的,难道也学我对付吴天那样。来个七擒七纵?

    但我现在只能上车,因为后面有追兵!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司机微微一笑,挂挡起步,缓缓开向前面的路口,我注意到,他系了安全带,我们这边的出租车司机,百分之九十九都不会系安全带,没这个习惯,包括私家车司机在内,也很少有人系,他为什么要系?

    等快到路口的时候,透过右手边的灌木丛,我瞥见那边过来一台出租车,速度比较快,离我们大概有还有三、四十米远,这个路口没有红绿灯,避让完全靠自觉。

    “哎,你小心点,有车。”我指了指右边。

    “该小心的是你吧。”司机阴笑,突然猛给油门,直冲向路口,又一脚刹车剁了下去,拉起手刹,出租车正好停在了路口中央。

    “喂,走啊!”我赶紧喊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眼见着右手边那台出租车。高速冲向我这台车——咣!

    相撞的一刹那,我的脖子向右弯去,颈椎差点折断,车门深深凹陷进来,夹住了我的腰,一个什么尖利的东西,直接刺入我的肋下,连车带人,被横着撞出去五、六米才停下!

    不止是疼,我头晕脑胀,视力模糊,意识失去之前,最后看见的光景,是对方那个出租车的司机,惊慌地下车,跑过来,试图把我从车里救出去,看他的表情,似乎不是同伙,真的是个意外,当然,是人工造成的意外,我用尽最后的力气,喊出一句话:“别动我,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醒来,已经不知是何时,我是被疼醒的,头顶光照耀眼,耳边不断传来啪、啪、啪的金属敲击手心的声音,我稍微转头,看见好几个白大褂围着我,都戴着口罩,手拿刀叉,跟聚餐似得,原来是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病人苏醒。麻醉剂,加量!”一个大夫低沉地说。

    另一个戴着不同颜色圆帽的大夫,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根擀面杖那么粗的大针管子,金属的,向天上呲出一些液体,扎向我的锁骨附近,一针头下去。很快,麻木感开始扩散,等扩散到脑袋的时候,我再次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但这次,我睡的比较踏实。

    至少,我知道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窗外阳光明媚,右侧肋下依旧很疼,麻木的感觉更甚一些,宋佳和歆芸站在我的左手边,而右手边,则站着两名制服男。后面那位,手里拿着记录本,估计是要做笔录,车祸伤人了嘛,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呀,醒了!”歆芸喊道。

    我想说话,感觉舌头有点大,嘴唇发麻,很是费劲地发出声音:“那个司机……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宋佳抱着肩膀,冷冷地说,“张东辰,作为你的老师,我得提醒你,请注意你的言辞!”

    我皱眉,宋佳这话啥意思?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位出去一下,我们要给嫌疑人做笔录了。”站在前面那个制服男对宋佳说。

    嫌疑人?我黑人问号了,又不是我开的车,怎么嫌疑到我身上了?我特么是受害者好不好!

    宋佳和歆芸出了病房,看着宋佳的背影,我想起刚才她的那句话——注意我的言辞,注意什么?

    “姓名。”前面的制服男背着手开口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。”我虚弱地说,后面那个制服男刷刷地在本子上记录。

    “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十六。”我保持警惕,尽量少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男子会馆里面,都干啥了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指的应该是那个沙龙吧,看来这事儿暴露了。便说:“颈椎疼,按一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按,没干别的?”制服男眯起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按之前,洗了个澡,别的没了。”我说,也算是实话,虽然按的尺度有点大,但也只是按,没做违法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不对吧,根据会馆阿兰小姐的供词,她可是为你提供了姓服务。”制服男笑道。

    嗯?阿兰出卖我?还是制服男诈我?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儿,只是按磨。”我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承认?”制服男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没做过,我为什么要承认?”我冷笑。口舌感觉好些了,能说完整的句子。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事实,不过,你承认不承认都没关系,重点不在这里,”制服男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四寸照片,展示给我。“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照片里也是个制服男,看着眼熟,我想了想,记起来了,就是之前我装疯卖傻的时候,下车跟我对话的那个制服男。

    但我留了个心眼,摇头:“没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前,都不看看人家长啥样啊?”制服男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心里一惊,“杀人?他死了?”

    “别装蒜,”制服男收敛微笑,“是你杀死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我喊道,一动真气,抻到了伤口,疼得我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“人证、物证具在。你还想抵赖?!”制服男啪地将照片摔在床上,怒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!什么人证、物证!”我缓了缓,虚弱地说。

    “人证,就是至少三名群众,还有死者的同事,都看见了你当街行凶!”

    “污蔑!我没杀人!”我努力沉住气,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物证。就是带有你指纹的一把卡簧,据你同学交代,是他昨天借给你的,此后你一直带在身上,会馆的阿兰小姐也能作证!”制服男铿锵有力,像是要用他的声音,摧毁我的抵抗意志。

    我不再做声,从制服男的话里,我解读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但自己肯定是被人给陷害了!

    “怎么,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么?给你做笔录只不过是做个形式罢了,等你出院,进了局子,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认罪!”制服男面目狰狞地说完。带着那个笔录员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宋佳和歆芸马上进来,歆芸脸上挂着泪,问我为什么做那么傻的事情!

    “什么傻事?你该不会也以为是我杀的人吧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吗?”歆芸反问。

    我转向宋佳:“你也觉得是我干的?”

    宋佳冷眼坐在另一张床的床沿上,抱起肩膀:“说说吧,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我不能对她隐瞒,只得把事情回顾一遍,从来到沙龙门口。想进去按按开始讲述,讲得很详细,每个时间点都连接得上。

    宋佳听完,点了点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……人是谁杀的?”歆芸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东辰是被人给陷害了,”宋佳苦笑,挠了挠头,“这事儿很难办啊!”

    “井方是怎么说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听到的消息是这样的,你去那家会管里找小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没找,只是按磨!”我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,有几个流氓进去会馆闹事,你以为是冲你来的,所以,从后门跑了。对吧?”宋佳说,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流氓,是胡彪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胡彪想动我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宋佳摇头:“不是,他们得到线报,一个胡彪以前的仇人进了那家会馆,叫小德子,他们是去抓小德子的。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