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5、冯天娇的故事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7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时间不够吧!”我苦笑,这还是程小卷第一次主动请缨,之前的几次约会,虽然也是在宾馆,有条件,但她都不让我做到最后的那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程小卷舔了舔嘴唇,哀怨地起身,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别回宿舍了,留这里过夜,行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程小卷犹豫了一下,羞涩地点头。

    我再度穿上鞋袜,和小卷离开房间,开车去她说的那家黄河大街的咖啡馆。

    距离不算远,停车入位后,我也懒得罩车衣了,路人爱看就看吧,反正没牌子(原来是港粤双车牌,到西城后让蔚岚摘了。新车牌还没办下来),他们看不出来是哪个城市的车,程小卷倒是不以为然,可能之前已经习惯了这种注目礼。

    进咖啡厅,上二楼,要了个包间,程小卷给冯天娇打电话,冯说刚出门,正在路边打车,程小卷告诉她在二楼的五号包间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咋介绍你呢?”程小卷放下电话问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就说我过来找你了呗,我倒是想看看,她会是什么表情,”我坏笑道,“你先点些喝的,我去窗口看着,怕她带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卷点头,我拿着她手机,出包间,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,盯着楼下,大概七、八分钟后,一台出租车停在咖啡馆门口,后座下来以个长相靓丽的女生,十六、七岁上下的样子,她左右看看,进了咖啡馆,应该就是那个冯天娇,就在这时,我手里的电话响了,我一看是浩哥号码,赶紧接起。

    “东辰,我问着了,歆芸确实在刘云手里,但人没事儿,你放心。我听他那意思,好像是……你把他那边一个女生给整怀孕了?人家正到处抓你呢,认识歆芸是你一起的,这才抓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浩哥,我被人给冤枉了,这样吧,浩哥,你和那个刘云,一起来黄河大街的凯伦咖啡馆。带不带歆芸无所谓,我会当着刘云的面,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我看着出现在楼梯的冯天娇说。

    “行,不带人质他能答应,我这就给刘云打手机。”浩哥比我更懂这些事情,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迎着冯天娇走了过去,她正问服务员,五号包间在哪儿。

    “你是冯小姐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冯天娇皱眉,抬头看我,她长得,怎么说呢,漂亮倒是挺漂亮,就是有种——愁眉苦脸,即便是我不懂赵倾城的相术,也能一眼看出来,此女命苦——嗯,就是那种感觉,可能跟缺乏父爱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东辰,程小卷的男朋友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冯天娇一惊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:“我他妈好歹也是个老大,你觉得你能跑得过我?”

    她穿的是高跟鞋,肚里又有小孩,我主要怕她急匆匆下楼摔伤。

    “走吧,请你喝杯咖啡。”我放开手,装作不经意地撩起外衣,向她展示插在我腰间的撸子,就是法拉利车里的那两把之一。

    冯天娇看见了,吓得脸色煞白,呼吸急促,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“手机给我。”我又说,冯天娇从兜里掏出手机,交给我,默默向包间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我跟在她身后,虽然有身孕,但冯天娇的身材真的不错。比程小卷高挑不少,走起路来,有种模特的范儿,算是低配版的江影,不是我贬低冯天娇,江影的身材,就是放在真正的模特堆里,那也是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可惜啊,这么一个大美女。家里条件也不差,居然去给人家当小三。

    到了包房门口,冯天娇回头瞅我一眼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我跟进去,让她和小卷坐在一起,我坐这边,伸出脚就能挡住门,防止她逃走,之前我是吓唬她,如果冯天娇真跑,第一,我可能对她开枪,第二,我脚上有伤,跑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“喝点什么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冯天娇看看程小卷,程小卷对她怒目而视:“真没想到,天娇,你居然会这么对我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小卷。”冯天娇抿嘴,惭愧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脚步声,我手里电话响了,是浩哥,我推开门,只见浩哥和一个近一米九的男人并肩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我出门,笑脸相迎:“浩哥,这位就是刘老师吧?”

    男人冷眼看我,伸出手,跟我握了握:“刘云。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我扬手示意,这个包房是六人间,两边各有一座长条沙发。

    “诶?小姐,你怎么在这儿?”刘云看见冯天娇,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刘哥!帮我扁他!”冯天娇看见大救星,马上来了劲儿。

    “别闹,有事儿说事儿。”刘云苦笑,估计是忌惮浩哥在场。

    我没有给在场任何人面子,又不是我理亏,我怕什么,便直接掏出撸子,拍在桌上,厉声道:“冯天娇!当着这把抢的话,你把话说清楚,你肚子里那孩子,到底是不是我的,如果是,你他妈就一抢打死我,我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“哎哎,东辰,这是干啥,别伤了和气嘛!”浩哥赶紧劝我,刘云脸色有点挂不住,可他没有掏家伙——我看见他腰里别着的一把黑星,也就是国产的撸子,体积较大。

    我将撸子推到冯天娇面前。坐回座位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到点咋回事?人家都找上门来了,明天彪哥就出来,你可别拿我当抢使啊!”刘云估计也看明白了一些事情,冷声道。

    冯天娇被逼到绝境,没有办法,只得把实情交代出来。

    跟我推理的差不多,孩子确实是那个开奥迪车男人的,他叫朱辉,三十二岁,省团韦的一个处长,算是年轻有为,但厉害的不是他,而是他岳父,人家是省韦大院里的领导,虽然已经退休,但影响力还在,也是当年省城正坛的风云人物,朱辉的火箭提拔,跟这位岳丈大人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朱辉和冯天娇相识于上学期九月份,团省韦在育才高中组织了一个活动,朱辉作为领导代表讲话,当时冯天娇虽然才上高一,但因为身材样貌出众,进了学校的礼仪队,当司仪,全程陪同朱辉,朱辉见冯天娇颜值高、身材好,举止谈吐都不俗,不觉对她心猿意马,要了她的手机号码,回去之后,开始发动短信攻势,展开猛烈追求。

    一开始,冯天娇对这位“大叔”没什么好感,只是觉得有点帅而已。但禁不住朱辉的甜言蜜语,半个月后,她答应了朱辉处对象,当时,冯天娇并不知道朱辉已经有了家室,孩子都三岁了,处了一个月,朱辉趁着周末,带冯天娇去开房间,享受鱼水之欢,我估计这个朱辉经验老道,技术好,让初尝人事的冯天娇不能自拔,每到周末,都会跟朱辉去酒店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朱辉不喜欢戴小雨衣,以为弄外面就没事,结果有一次他中午陪客商,喝多了。下午跟冯天娇开房,忘了那事儿,冯天娇也不懂事后吃药,一星期后,该来的大姨妈没来,冯天娇没太在意,过了一个礼拜,还是没来,冯天娇开始慌了。去医院一查,果然中枪。

    这是放寒假之前的事情,冯天娇在酒店房间把怀孕的事儿告诉了朱辉,朱辉说没事,打了呗,冯天娇说这是咱们的爱情结晶啊,怎么能打掉呢,想生下来,朱辉也没说什么。敷衍了冯天娇几句,就又推倒了冯天娇。

    寒假期间也是如此,朱辉隔三差五就约冯天娇去酒店,好像他对冯天娇,只有身体方面的需求,东西倒是也给她买了一些,名牌的包、化妆品什么的,但从来没跟冯天娇在宾馆之外的地方见过面。

    等到年后开学,冯天娇的孕期反应越来越强烈,她跟朱辉说想休学,回家好好养胎,安安稳稳地把孩子生下来,朱辉又提出去医院打胎,冯天娇生气,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,俩人大吵一架,冯天娇看朱辉好像心里有鬼,回家后。找朋友打听了一下,朱辉是团韦干部,认识的人多,认识他的也多,很快就打听出来,冯天娇这才知道朱辉有家室,一直在欺骗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偏偏在这时,冯天娇怀孕的事情败露,不单是程小卷她们知道了,冯天娇的妈妈也知道了,大骂冯天娇一顿,让她交代,孩子到底是哪个畜生的,冯天娇不肯说,跑出家门,把朱辉约出来,质问他为什么骗自己,朱辉怂了。跪地求冯天娇,这事儿千万不能声张出去,否则他的仕途就完了。

    冯天娇心软,答应了朱辉,俩人开始合计该怎么处理,于是,冯天娇想到了远在西城的程小卷的男朋友,也就是我,刚好去年怀孕的那段时间,冯天娇回西城,去监狱里看望胡彪,就决定栽赃给我,说她在县城的时候,我作为程小卷的男朋友,接待了她,带她去ktv唱歌,给她灌醉,趁机侵犯了她,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冯天娇把这个谎言告诉她妈妈,她妈妈又告诉了狱中的胡彪,胡彪勃然大怒,这才有了后面我被胡彪的马仔,就是那个孙向荣,几度追捕的事情。

    真相大白后,冯天娇叹了口气,居然笑了,像是一下子轻松了好多。她转向程小卷:“亲爱的,明天周末,你陪我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卷拉着冯天娇的手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”冯天娇又转向我,“对不起,我得谢谢你,把我给打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师在这儿呢,我可没打你啊!”我高举双手,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,小姐,朱辉那边你准备怎么办?如果你还想保他的话,彪哥那边,你又怎么解释呢?”刘云问,现在我听明白了,刘云压根儿就是胡彪的手下,进育才当老师是幌子,其实是为了保护冯天娇。

    “那种人渣,弄死他得了!”程小卷义愤填膺地说。

    “别!”冯天娇皱眉,“要不,就这么算了吧,明天我回西城,当面跟我爹道歉,请求他的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天娇,这事儿交给我,你放心吗?”我笑问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