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3、省立育才高中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5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很快,法拉利追上了那列货车车队,超过去,再往后看,并未发现新的追兵,前方坦途,歆芸害怕,开启了飙车模式,平均时速超过一百公里每小时,估计即便有人追,也追不上我们了。d7cfd3c4b8f3

    一路无事,要说这车真他妈费油,四十多公升,跑到省城,又见底了,幸亏进城不久就遇到一个加油站。加满后,太阳刚好落山,我看看时间,五点二十,挺快。

    “老板,是先找个住处,还是咋的?话说我都还没问你来省城干啥呢!”歆芸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听打听育才省高中在哪儿,去那边附近找个酒店入住。”我说,没打算瞒着歆芸,想着等安顿下来,再跟她详细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在哪儿,坐稳了!”歆芸踹向油门,冲出加油站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法拉利停在了一座学校门口,校门左侧竖着一块木头牌子,白底黑字。省立育才高级中学,这才是正牌的育才,历史悠久,印象中,似乎是当年张雪良将军筹建的,而我们那个育才,是山寨的私立高中,才十年校龄。

    歆芸左右看看,把车拐向马路对面,那边戳着一座酒店,看上去还不错。

    下车,歆芸问我还走不走,不走的话就把车衣罩上,即便在省城,法拉利也是太惹眼了些,我说不走,从前备箱里拿出车衣,二人合力罩上,固定好锁扣,进酒店。

    “开几个房呀,老板?”歆芸笑问。

    我还怎没有跟歆芸单独睡过,说开两个,其实也有点小心思,万一晚上程小卷过来呢,三个人一张床,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结果一问前台,单间没有了,双床的标准间倒是有几个,此外就是套房,太贵,划不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个标准间吧。”我说,两张床,大家都有睡觉的地方就行,反正平时在家里,歆芸穿的也比较随便,该看的,不该看的彼此都看见过了。

    上楼进房间,我赶紧脱掉鞋袜,洗脚,伤口已经有化脓的迹象,歆芸说要出去给我买药,我说不用,帮我去买点纱布,还有两双袜子就行。

    不多时,歆芸回来,蹲在床边帮我重新缠脚,缠到一半,她又给拆了:“老板,你别出去了,有啥事儿我去帮你办!”

    我感激地看着她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有些事必须得我自己办,这样吧,你先去帮我把程小卷约过来,我有事儿要跟她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程小卷?你那个省城念书的女朋友?原来就在这个高中呀!”歆芸来到我身边的时候,程小卷已经走了,她俩并不熟悉。只是知道小卷的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我点头,往床里面挪了挪,让双脚悬空,晾着,给程小卷打电话,这个点儿应该是晚饭之后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“喂,东辰。”小卷很快接听,背景里很是嘈杂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能出来吗?”我问。刚才看见育才的大门紧闭,估计也是封闭式管理的高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今晚不行,明天周末才可以,平时出来,得有家长接才行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找个家长。”我笑道,把手机给了宋歆芸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你好!我叫宋歆芸,是东辰公司的经理,我去接你吧!”

    我抬手示意歆芸,可以把电话拿走,歆芸点头,一边跟程小卷串谋如何逃出育才,一边披上衣服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歆芸走后,我闲着无聊,爬到床边,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。找了一圈,没啥可看的,感觉有些口渴,便穿上了旅馆的一次性软拖鞋,小心翼翼地来到窗,这边的茶几上有两瓶矿泉水,应该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我拧开一瓶水,坐在椅子上,看向窗外,这里是七层,窗口朝南,整个育才高中尽收眼底,面积可不小,至少有四个我们的育才那么大,毕竟是省属重点高中,据程小卷说,一年清华、北大给我们省的指标大概150人左右,这个育才,就能考进去三、四十人。

    等了能有二十分钟,还没见程小卷和歆芸出来,已经开始上晚自习了,校园里没有人,只有昏暗的路灯,我担心歆芸出事,她把我俩的手机都给带走了,只好爬到床头,研究了一下酒店座机的使用办法,给我的手机打了过去,没接。

    我又给歆芸的号码(为数不多让我背下来的手机号)打,还是不接,当我再给我号码打的时候,关机了!我心里一惊,该不会是出啥事儿了吧,应该不能,酒店和育才就隔着一条马路,以歆芸的智慧,肯定可以顺利进去,在学校里面还能出啥事?

    我忽地想起,自己的那部手机,本来就没多少电。可能就是那么巧,我的电话进来就没电了,而歆芸呢,看见是陌生的省城座机号,也许正和小卷谈话,就没接?

    然而这个拙劣的借口并没能安慰自己多久,两分钟后,我拆开歆芸新买的袜子。套在脚上,穿上鞋盒外套,拔房卡,乘坐电梯下楼,法拉利车还在原地,看来得用它了,车是男人的金属名片,我掀开车衣。开着法拉利,大摇大摆地穿过马路,堵在育才大门口,按喇叭。

    保安马上出了门卫亭,将伸缩门打开一小条,挤出来,跑到车边,啪地敬礼:“您好!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开门啊!”我装出一副痞气,歪着头说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,先生,本校禁、禁止外来车辆进入!”保安目视前方,磕磕绊绊地说。

    “认识这车吗?”我用左手拍了拍车门外侧。

    “认、认识!法拉利!”保安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开门?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!先生,法拉利也、也不行!除非有、有校长的电话!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这个小同志,咋这么死性呢。”我佯装恼怒,打开车门,趁机试探一下,“之前不是有个美女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、她不一样,”保安说,“她是校长的侄女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校长侄女的对象!她刚才打电话让我进去接她,怎么,非得我亲自给你们校长打个电话啊?”我楞起眼睛,瞪着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也瞪着一双牛眼:“那你打、打吧!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傻乎乎的,但他却是个挺正直的人,面对法拉利,居然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“兄弟,听口音,你不是省城人吧?”我放缓语气,从兜里掏出中华烟,递给他一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不会抽,我是苏家屯,农、农村的!”保安说。

    我叼着烟,点着,又从兜里掏出钱包,四下看看没人,抽出一沓纸币,抽钱的时候。不小心掉出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“钱你拿着,放我进去,我很快就出来,这行了吧?”我笑道,这是最后的试探,如果他通过考验,那这个人,我就把他挖回去。留着自己用,现在这种不惧权贵的小人物,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尊重我的职业和人、人格!”保安依旧不为所动,啪地给我敬了个礼,然后捡起名片,双手递给我,“请离开这里,不要妨碍我、我的正常工作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。正要跟他商量雇佣他的事情,保安扫了一眼名片上的字,然后又凑近眼睛,扫了一眼:“您、您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大爷,咋了?”我不经意地说,就是之前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老头,沈东阳的名片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保安突然按下手中的遥控钥匙,伸直胳膊。指向大门,伸缩门徐徐打开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救过我娘的命,既然您是沈、沈先生的亲戚,那,请进,出事儿了,大、大不了炒我鱿鱼!”保安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我拍拍保安肩膀,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。输入我的号码:“明天,不,后天,给我打电话,我给你换个工资翻倍的工作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回轮到保安一脸懵逼了。

    我笑笑,没说什么,进了法拉利,开进育才高中,之所以给他提供工作,一是因为惜他这个人才(我不知道歆芸到底怎么混进去的),二是因为,十有八九,歆芸在学校里面遇到问题了,我再进去这么一闹,把事情搞大,这个保安的饭碗肯定得丢。

    进学校。走了二十米,我又倒车回来到门口,问那个保安:“哥们,一年十四班在哪儿?”

    是程小卷的班级,他们人多,一个年级组二十多个班级。

    “直接往前走,第二个路口,左转,3号教学楼,一楼,左手边!”保安说的很详细。

    我点头,换挡重新起步,慢慢开着,尽量将引擎声声音降到最低,在第二个路口,左转。看见了教学楼上的阿拉伯数字“3”,我停好车,车头向外,熄火下车,进了教学楼,有个门卫大爷,在房间里正看报纸,戴着老花镜,看的很认真,并没有发现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吱声,蹑手蹑脚地从他面前经过,进左手边的走廊,一年十六班、十五班,十四班,到了,我趴在门口往里面瞅,同学们都在上自习,前面有个老师看着,我扫视一圈,很快在第四排发现了程小卷,她眉头紧皱,眼神游移,一副心慌意乱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轻声敲门,推开,刷,同学们的眼神都集中过来,包括看自习的那位老师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找程小卷。”我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哥。”

    “噢,去吧。”老师说。

    程小卷起身,快步走向门口,出来,回手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宋歆芸呢?”我俩异口同声地问对方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