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1、阴魂不散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终于搞清楚了,悬着的一颗心,总算放下,我看看手表,下午两点钟,便问江影,要不要回学校?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怕有危险么?”江影眨巴着大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单独留在这里,我怕你更危险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么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可能得出去两天,遇到宋老师你跟她替我请个假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拔下自己的手机充电器,打开窗户,跳上窗台:“等会儿我让王宇他们来接你回班级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你小心!”

    我跳出窗户,跳出院墙,一瘸一拐地往育才大门口走,边走边给王宇打电话,让他带几个人过来,把江影接回去。

    王宇问我打算咋整,我说这事儿我自己能处理。你们保护好学校就行,另外,防着孙雷点,别让他堵住你们几个,等我回来,再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走到校门口,脚疼,有点走不动了,我坐在路边石头墩子上歇了歇,点着一支烟,看着校门口伸缩门左边墙上的“育才教育集团”几个鎏金大字,凉风萧瑟,吹得烟头明媚,我感觉离这所学校,似乎越来越远了,这并不是我的初衷,当初我被李金玉堵在厕所里打的时候,只想让自己变强一些,让他们不敢欺负我,让我能好好学习。将来考个不错的大学,带小花进城。

    可现在,身边的人越来越多,三教九流什么都有,发生的事情,也越来越离奇、复杂,我渐渐走上了另一条路,而且,还是一条不归路,本应是一个少年最纯真的年代,却变成了这样,不知道于我而言,到底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正惆怅,王宇带着安生、大头急匆匆地从学校里面走出,发现了不远处的我,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金子还在医务室?”我掏出剩下的大半包中华,给了王宇。

    “回班级正常上课了,东哥,宋老师,还有曹校长,刚才都来班级找你来着。”王宇接过烟,散大头一根。

    “我手机电不够,你们去接上江影,回去告诉宋老师不用管,这事儿我能处理。”我起身,又掏出宋佳的车钥匙给王宇,然后丢掉烟头,向甬路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县里不敢回,住处已经被人盯上了。想打车去市里,没打着,正好来了一台8路公交车,记得是通市里的,我便了上车,找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还是公交车坐着舒服,忽忽悠悠,跟船似得,宽敞明亮,视野好,可以巡视马路两侧的风景,就是站点不少,每次起步,感觉发动机嘶吼还没有到极限,公交就开始减速滑行,向下一个车站,车门打开,这是个大站,上来不少人,车上座位不够,七、八个人站着,最后上车的是个老同志,身材高大,面色红润,穿着笔挺的中山装,手里拿个包,看样子像是个退休的干部。

    他用包放在公交车感应器上,滴,老人卡。

    车门关上,发动机再次嘶吼,奋力推着公交车前行,老同志往车里面瞅了瞅,盯上我了,走到我面前:“小伙子,大爷腿脚不好,给大爷让个座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祈使句,而不是祈求句,态度有些傲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大爷,我脚有伤。站着不方便。”我抬头笑道,你要是好好跟我说话,我就忍忍,给你让座了。

    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不懂?”老同志楞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呢,我可是祖国的花朵。”我冷笑道,跟我拽文,我作文满分的好不好?

    “要都是你这样的花朵,那这个国家没救了!”老同志摇摇头,倒是没有再说什么。扶着公交车上的横梁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车上的人,尤其是后上来那几个站着的人不乐意了,纷纷低声指责我不懂事,本来不想辩解,但有一个妇女,对她大概十岁的女儿说了一句:“彤彤,以后可别像他学啊,他是坏人!”

    我无奈,大人误解我可以,同为祖国的花朵,我可不能给这个叫彤彤的小妹妹灌注负能量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脚真的有伤。”我说完,脱下运动鞋,小心翼翼地拽下棉袜,脚上裹着的纱布,已经有血渗出来,因为之前狂奔,不少纱布已经异位,脚底的伤口露出来不少。

    “呀。孩子,伤成这样,咋还出门啊?”阿姨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市里……参加奥林匹克竞赛,谢谢阿姨关心。”我苦笑,随便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,我家彤彤也是去比那个,不过她是小学组的,高中组也是今天吗?”阿姨问。

    撞枪口上了,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奥数比赛,随口说的,只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是不是叫张东辰呀?”这时,那个彤彤小声问我。

    “噢?你认识我?”我惊讶道,自己的名号,已经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了吗?

    “我是育才小学的,昨天去找我姐,在高中部墙上看过你照片,上学期你年级组考第一呢!”那个彤彤半躲在妈妈身后,又害怕,又羡慕地说。

    “哇,那个跟海高联考,还能拿下第一名的张东辰,就是你?”阿姨笑道,“我大闺女是你同学啊,叫王丹丹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丹丹的妈妈,简直太巧了!”我笑道,王丹丹是我的同班同学,跟赵倩一个宿舍,丹丹人长得漂亮,身材爆好,不过有对象了,是外班的,她跟我的关系说不上多近,但也不远,偶尔她遇到难题,赵倩有事忙的时候,丹丹也会来问我。

    “真有伤噢,”那位老同志低头看了看我,打开手包,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,“刚才误会你了,小伙子,拿着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接过名片,制作精良,重量很压手,像是表明镀了一层金子似得,仔细一看,省城东药集团有限公司,董事长。沈东阳,下面是个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老同志:“这……是您?”

    老同志点头,我就呵呵了,董事长会坐公交车,逗我呐?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个伤啊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大冬天的,穿棉鞋容易闷着。感染,穿假鞋又容易出冻疮,到时候交叉感染,更麻烦,你得赶紧治治,否则你这两只脚,有可能不保哇!”老同志慢悠悠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啊?”我皱眉问,他说的这么专业,让我不得不信,而且经他这么一说,感觉脚又肿了一圈,更疼了。

    老同志点头:“你应该去趟省城,到医大二院,找他们外科主任,叫刘天明,把这个名片给他就行,我说让你来的,他以前是我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谢谢大爷!”我听明白了,果然是高人。赶紧起身道谢。

    “谢啥,好好学习,我看你是个可塑之才,要是将来有兴趣学医,高考报名的时候,可以来找我,华夏医科大学的校长,也是我学生。”老同志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这时,车到了下一个站点,老同志合上手包。背着手下车了,我看向窗外,是个叫北方花园的小区,听老同志的口音,像是西城人士,但他工作肯定在省城,许是回家探亲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是遇到贵人了啊。”王丹丹妈妈羡慕地说,我笑笑,没说什么。将名片小心翼翼地装进钱包里,运气好,没办法!

    到了中心医院站,我谎称去医院换药,下车,其实是去探望蔚岚。

    给歆芸打电话,找到蔚岚病房,歆芸在陪着,孙小美也已经到了,估计是打车来的。比我快。

    “咋样,伤的重不重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,一个礼拜就能出院了。”蔚岚惨笑,嘴唇呈现白色,多半是失血过多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好好养着,别落下残疾啥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老板,去省城干嘛,为什么明天去,现在就走呗,天黑就到了。”歆芸问。

    “能这么快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车好,当然快啦,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剐底盘。”歆芸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台车针对咱们国家的路况,地盘做过强化,关键部分加了装甲,不怕拖底。”蔚岚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那还等明天干啥,现在就走呗,去省城住一晚,明早先去医大二院,看看脚伤,万一耽误,截肢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明天就把事儿办明白,晚上回来,后天上课,也不至于耽误太多课程,曹校长和宋佳还指望我去冲击清华、北大呢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