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0、这个锅我可不背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8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出了蒙古包,我又翻过南墙,沿着墙根往东边走去,同时给江影打电话,让她回家,顺便帮我把桌格力没电了的手机和充电器拿过来,因为经过刚才那阵狂奔,剧烈运动,我的脚已经完全肿起来了,走太多的路,我怕出问题,得先找个地方歇歇。

    沿着育才的南墙、东墙走到尽头,就是那条小街,等我蹒跚走到江影家门口的时候,她的身影刚好也从小街另一边出现,她跟个女特工似得。一边往我这边快速跑,一边回头张望,跑到我面前,她也没说话,掏出钥匙,打开门锁,扶着我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你能跳墙么?”我指着院子的矮墙问,一米多高,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跳出去,再把大门锁上,这样更安全一些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进来呀?”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啥,回去上课吧。”我说,她这么笨,耽误两节课再追,估计够呛。

    “不!听安生说,你脚受伤了。我得留下来陪你!”江影噘着嘴,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随她好了。

    江影小心翼翼地翻墙过去,锁上门,又跳回来,结果,落地的时候没注意,她哎呀一声。崴脚了!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跳舞的身体灵活是一方面,翻墙上树是另一回事,我俩相互搀扶着,开门进屋,我又从窗户出来,将房门上锁,从窗户进去,关窗,拉窗帘,房间里没有暖气,得靠自己烧炉子取暖,白天江影不在,那对聋哑人夫妇还未回来,肯定不能烧,所以屋里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晚上回来,都得自己烧炉子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要不咋整?”江影苦笑。

    “再加上练舞,那不得十二点才能睡觉啊?”

    “十二点算早的了,有时候我还会看会儿书,一、两点钟睡觉也正常。”江影呲牙,坐在床上说,我蹲在床边,拿起她的左脚。

    “哎,你干嘛?”江影把脚收了回去,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脚伤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用了……我脚挺丑的。”江影扭捏地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呢?”我问,倒真没仔细看过,江影个子很高,鞋码自然会大些,可大也不代表丑啊。

    “跳舞的人,脚都不好看,总是一个地方着地、旋转、跳跃,脚底上有一块厚厚的茧子,可难看了。”江影噘着嘴说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脚脖子,又不是要看你的脚底。”我笑道,重新拿起她的脚,脱掉那只“轰炸机”,还有里面的白色短袜,还好,脚踝并没有明显肿起的迹象,我戳了戳,她也没觉得疼,脚型略长,倒是很好看,我好奇地看向她的脚底,在大脚趾根对应的足底部位,也就是踮起脚尖时候,脚底着地的部分,果然有一块茧。像是破过许多层了,边缘和年轮似得。

    “干啥都不容易啊。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丑?”江影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我摇头,帮她穿上袜子:“一点都不丑,真的。”

    江影表示不信,还是撇嘴,我为了安慰她,一时脑抽,居然在她脚脖子露肉的地方亲了一下。江影的脸刷地红了,赶紧把脚缩回去,拉过被子盖上,抿着嘴,看向墙壁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我起身笑问。

    江影慢慢转过脸来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:“我……有点害怕,还有点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害怕什么,紧张什么?昨晚都一起睡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一提昨晚的事儿,我更紧张了!东辰,咱俩开房间的事儿,你别跟别人说,好吗?”江影抬头,哀求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放心,不会说的,这是咱们的……秘密,这样吧。反正你脚也崴了,你在床上看书上自习,我需要打几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江影点头,脱掉另一只鞋,盘膝坐在床上,支起带着四个铁架子的小方桌,从床头柜抽出一本物理练习册,认真看了起来,我走到窗边,撩起窗帘往外看了看,一切正常,江影把我的手机和充电器带过来了,我充上电,还得先用赵倩的手机,给周小磊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我未来的老板,这么快就想我了?”周小磊很快接起,在电话那头调笑。

    “想再跟你咨询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吧,免费。”周小磊强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胡彪那个女儿,叫什么,在哪儿上学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刚调查完人家,就想把人家女儿弄进你后宫里去呀!”周小磊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问问。”我尴尬地笑了笑,江影偷瞄了我一眼,许是听见周小磊的话了,但发现我正看着她,江影赶紧转头回去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胡彪为防止进监狱之后,母女二人被仇家报复,所以,提前安排她们娘俩去了省城,并且改了女儿的姓,现在他女儿跟她妈妈姓,叫冯天娇,原名胡天娇。”周小磊说。

    “省城?”我纳闷,我跟省城也没瓜葛啊,就去过两次,难道是自己分析有误。这事儿跟胡彪女儿无关?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吗?我正在桑拿浴,要去汗蒸呢,不能带手机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冯天娇,在哪个学校念书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省育才中学。”周小磊说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忙吧,有事儿我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哒,拜拜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坐在椅子上,此路不通,看来,得换个思路了。

    “省里也有育才中学么?”江影小声问我。

    “有吧。”我说,育才中学是个很常见的名字,估计全国至少得几十所,我正要再找别人问问,忽地想起,程小卷不就是省育才高中的么!

    赵倩手机里没有程小卷的新号码。我将自己手机拆开,换上卡,开机,找到程小卷省城的号码,拨打过去,被挂掉了,估计小卷正在上课,少顷。她发信息过来,只有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我回过去:你认识冯天娇吗?

    小卷很快回复:认识,怎么了?

    我回复:下课后,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程小卷回复:好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了?”江影弱弱地问。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:“好好看书吧你,想考北影,也需要文化课成绩的。”

    江影委屈地噘着嘴:“又不用太多分儿。”

    我没理她,继续给手机充电,脱掉鞋子。将双脚放在床上休息,丝丝拉拉的疼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,程小卷的电话进来:“东辰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冯天娇什么关系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同班同学,又是我老乡,西城的人,你怎么认识她的呢?”程小卷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同学……你跟她提过我吗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提过呀,说你是我男朋友,还给她看过我手机里你的照片,她夸你长得老帅了!”程小卷得意道,我脸一黑,程小卷的手机比较高端,能拍很清晰的照片,如果没记错的话,是上次我和她在酒店约会的时候,趁我刚洗澡出来,她偷拍的,当时我只披着一条浴巾,有些不雅,我让她删掉,但程小卷不肯,说留着,想我的时候看,半夜里忍不住。还会在被窝里看着我的照片,做些坏事啥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讲过我的事儿么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东辰,到底怎么了?”程小卷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问问,讲过么?”

    “讲倒是讲过,”程小卷犹豫了一下,“但我讲的可能有点夸张,说你即是育才的学霸,又是香枫县城的一位大哥,手底下好几百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她听了,有什么反应吗?”我问。

   &n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