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8、天王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说完,周小磊挽起我的胳膊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不行!”我被她拽起身,但轻轻地拂掉了她的手,明确而礼貌地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我不漂亮?”周小磊歪头问。

    “不,你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不性感?”周小磊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,很性感,非常性感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,你嫌我身子不干净?或者太老?”周小磊抱着胳膊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我还是摇头:“我并没有那种情节,而且你也不老,风华正茂,我喜欢你这个年纪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,”周小磊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,回头看看吧台,又回过头来,神秘地说。“是你……那方面不行吧?”

    我脸一黑,皱眉坐回座位,扬手示意她也坐下。

    周小磊坐在椅子上,依旧托着腮,很有兴趣地看着我:“亲爱的,有病可以治嘛,是起不来,还是太快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的身体很健康,一切正常。”我端起咖啡杯,遮挡住下半张脸,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虽然没真的做过,但是从和小花在一起时间的反馈来看,应该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问题,也不是你的问题,那你为什么……”周小磊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坦白跟你说吧,”我放下咖啡杯,开始吞吞吐吐地找借口,“我也对你的身体有想法,但我觉得,咱们还是太早了些,我骨子里是蛮传统的一个人,你看现在,咱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,我只是听了你一个故事,你对我一点都不了解,所以,还不能接受你,而且,我答应过我的……头号女朋友,第一次要留给她,我和她已经认识七年了,嗯,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,自己都觉得有点语无伦次。但没办法,心里很矛盾,因为我确实想推了周小磊,但又不能,我们正在做生意,生意就是生意,这是我的原则,就像上次我没有推赵倾城一样。

    熟料,待我说完这番话,周小磊居然变了张脸,恢复之前的高冷而又戏谑的表情,抱着肩膀,冷笑着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生气了?”我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恭喜你通过了我最后一关考验,小磊果然没有看错人,”赵小磊说着,起身,隔着桌子伸手过来,“张东辰,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脸懵逼,跟她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想让我单独跟你,我觉得,你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,并非没有人聘请过我做他的专职咨询师,其中也不乏大人物,但都被我拒绝了。我是独立的,这点毋庸置疑,除非有一天,整个西城你张东辰一个人说了算的那天,我或许会考虑真的跟你。”赵小磊不冷不热地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敢情把我折腾了半天,咱们谈判又回到原点了?”我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原点是,你得把你自己的情报给我,我才会给你胡彪的情报,现在,你不需要对我说什么,我会给你想要的东西,而且免费,以后有什么需要,给我打个电话就行,对你,唯独对你,我免费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好歹,罗奔没有白奔,总算换回来点什么,不是钱的事儿,我在她的话语里,听到她对我的效忠之意。

    “咱们换个地方谈吧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周小磊回头看了看,我俩说话的当儿,咖啡馆又来了两拨客人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开个房间啊。敢不敢?”周小磊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。”我也笑,起身,掏出钱包,重新结这两杯咖啡的账,和周小磊出了咖啡馆,上宋佳的车,开出去没多远,路边有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商务酒店,停车进去,用她身份证开了个单间。

    房间不大,很整洁,靠窗的位置有两张椅子,中间一个茶几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帮你买些云南白药?”周小磊指了指我的脚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小伤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周小磊把包丢在床上,过去窗边,往楼下看看,拉上纱帘。坐在椅子上:“那就开始谈吧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切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感觉周小磊的脑子,就是一台巨大容量的计算机,光是一个胡彪,她就讲了整整两个小时,从胡彪出道,到他入狱服刑,再到现在即将出狱,甚至连他有用手指使劲抠自己左脸的习惯都知道,而且,讲的还很有水平,跟说评书似得,我憋着一泡尿,始终没舍得去撒,不忍心打断她的讲述。

    “后天,就是胡彪出狱的日子,他的旧部蠢蠢欲动,而他的仇人,几乎都闻风丧胆,正所谓,几家欢喜几家仇,想必,县城又会是一番腥风血雨!嗯,讲完了。”周小磊喝了口茶,放下皮裤二郎腿,坐直身子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精彩!”我鼓了几下掌,“我去下洗手间!”

    眼见着自己的小肚子一点点憋了下去,尿毕,我抖了抖,系上裤带,洗手出来,却发现赵小磊已经不在房间里,包也不在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给她电话,到饭点了,得了她的免费咨询,怎么也得请她吃个饭啊!

    “喂,这就走了啊?”电话接通后我问。

    “恩啊,后会有期咯。”周小磊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改日吧,有的是机会,对不对?”周小磊轻佻地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很耐人寻味,我看不透她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,我脱掉鞋袜。进洗手间将脚底的赃物用水冲掉,还好,都是被小石子割的小伤口,并无大碍,我把一双血袜子丢进垃圾桶,直接穿鞋离开宾馆,旁边就是针织用品店,买了双纯棉的厚袜子穿上,应该不会感染吧,还是回学校找安沐枫看看比较妥当。

    随便找家面条馆,吃了碗面,然后开车回县城,趁着热乎劲,我一边开车,一边把关于胡彪的事情又在脑海中梳理一遍,浩哥说的对,不能冲动,并非每个对手。都可以用斗狠的方式让其屈服。

    据周小磊讲,胡彪现年四十二岁,是改哥开放后的第一批大学生,但是大学期间因为作风问题,被抓了,其实是一场误会,有个女同学跟男朋友偷吃禁果怀了孕,男朋友不想承担,女同学就栽赃给胡彪,说是胡彪软磨硬泡地强了她。

    胡彪表示,这个锅他不背,盛怒之下,趁着还没有判他刑,胡彪堵了那个男朋友,弄残了他两条腿,终于让真相水落石出,胡彪洗脱了强间罪名,但因为那个男朋友是高杆子弟。胡彪故意伤人虽有情可原,还是被判服刑两年,学籍当然被剥夺。

    两年后,胡彪出狱,回到西城农村的老家,原本他是家里乃至全村人的骄傲,现在变得人人唾弃,胡彪忍辱负重,决定混出个名堂,来县城打工,先是蹬神牛,也就是人力三轮车,渐渐的,纠集起一批车夫,成了他们的老大,等积累了一部分资本,他开始做生意,赚的少。赔得多,但因为胡彪为人仗义,结交了不少当时县城江湖的人士,有他们提携,胡彪渐渐做大,有个老大看上胡彪,把女儿嫁给了他,就跟喜儿爸爸把女儿给浩哥和我的性质差不多,有了岳父大人这个靠山。胡彪的势力迅速扩张,短短两、三年,就成了县城的四大天王之一,成为八十年代末,九十年代初期的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,何况四只实力相当的老虎,四大天王之间明争暗斗,搞得县城乌烟瘴气、鸡犬不宁,胡彪因为没有强悍的背景。渐渐在争权夺势中败下阵来,全靠一股子硬气撑着,到后来,有个天王想对胡彪下黑手,彻底打残他,就绑架了他的老婆和女儿,胡彪大怒,一个人,两把刮刀。深入虎穴,救出老婆孩子,伤敌无数,自己也身受重伤,只得跑去外地躲起来养伤。

    半年后归来,县城已经被绑架胡彪老婆、孩子的那个天王统一(不是龙天云,龙天云是上一代的超级天王,那时候他已经开始转型经商了,争斗从来都是年轻人的事情)。胡彪回来后,扯旗招揽人马,对抗那个天王,最终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大乱斗,双方都损失惨重,最终胡彪逮着个机会,终于在一家夜总会堵到那个天王,把他的四肢都给废了。

    由此,胡彪成为县城的新天王。但当天王是要付出代价的,那段时间正赶上全国范围内的严打,胡彪废那个家伙的事儿,惊动了上头,上头亲自做出批示,查办胡彪,作为典型,把胡彪定义为黑恶分子,判了十年重刑。

    那件事。发生在七年前,因为在狱中“表现良好,积极改造”,胡彪先是被减刑一年,后又被减刑两年,将于今年,确切地说,将于后天,从西城看守所出狱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。靠背景起家的人,很容易被打败,只要你比他狠,让他害怕就行,比如吴磊,而靠聪明伶俐、圆滑世故起家的人,也很容易被打败,因为他懂得权衡利弊,只要你开出他觉得合适的条件,他就会屈服,比如吴天。

    胡彪既不是吴磊那种人,也不是吴天那种人,他受过冤、吃过苦,几乎算是白手起家(他岳父看上他的时候,胡彪已经起来了),而且还经历过大风大浪,是前任的县城天王,这种人,光是跟他斗狠绝对不行,因为,他只会比我更狠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