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、辰东集团成立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和宋佳的约会虽然泡汤,但是坟还是得上,她们姐妹相认,自然免不了长时间的互聊,我开着丰田佳美,一言不发,载着佳、美二妞,出了育才,慢悠悠往卧凤沟镇走,倒是给了我很好的学习粤语的机会,等到了镇子,我下车买上坟用品的时候,开口跟老板讲的都是粤语,搞得老板诚惶诚恐,高看我好几眼,连零头都抹掉了,这要是国人的特性,盲目的崇洋媚外,北方人高看南方人,南方人高看港岛人,港岛人高看西方人和岛国人。

    购齐烧纸等物,开车回村,没进村里,反正家都没烧了,直接开车到山脚下,三人步行上山,因为年前来过。坟墓一切如新,多余的茅草都没有几根,宋佳和我跪在坟前念叨,歆芸不知道怎么想的,看我们一会儿,也跪在坟前,叫爸、妈,给我感动够呛。

    烧完纸,三人下山。宋佳说想回家里看看,歆芸苦笑,说你们家一场大火,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宋佳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,歆芸征得我的同意,便将上次我和她还有小花回来,被高国庆设计,我们又反杀,讹了高国庆不少钱的事儿跟宋佳讲了。

    宋佳听完暴怒:“妈的。这个姓高的太可恶,不能这么饶了他,走,再去弄他一次!”

    “姐,算了吧,得饶人处且绕,跟他计较犯不上。”我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去!”宋佳从我口袋里掏出车钥匙,抢先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关键时刻,得拉住她,”我小声对歆芸说,“你姐脾气太急,容易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用你教我?”歆芸白了我一眼,“我也想再搞那老小子一回呢!”

    果然是姐妹同心,搞得我现在跟个外人一样,我无奈上车,悄悄打开宋佳香奈儿的包包摸了摸,还好她今天没带撸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到了高国庆家一看,大门紧锁,没有人,我去三婶家问,就是上次收容小花和歆芸的那个三婶,她告诉我,高国庆一家年前搬去小连市了,在那边买了房子和商铺,做五金生意,去小连可能因为高菲就在小连上大学。

    “看来上次还是讹少了,”歆芸笑道,“能在小连市买房、买网点做买卖,没有百八十万的可下不来,这个老狐狸,还说自己只有那一张存折!”

    “咱们回去吧,谢谢三婶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狗剩儿,常回来看看!”三婶和蔼地笑,我点头,带着宋佳和歆芸离开三婶的小卖部,只听她在身后跟另一个村妇絮叨,咱们狗剩儿可真是出息了啊,每次回来,都带着不一样的媳妇儿,还一带就是俩。

    “你还带谁回来过?”回到车里,宋佳怒问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膀:“真没有别人,你别听三婶瞎说!”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别人,就看东辰想不想带了,想的话,咱这一台小车哪儿够啊,得用面包车才能装得下!”歆芸打趣道。

    我嘿嘿笑着,心中默默算了一下,好像还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没什么可眷恋的地方,直接回县城,路上,宋佳跟我俩说,她们的姐妹关系。最好暂时保密,歆芸不解,问为什么?

    “你俩不要问,姐有苦衷,”宋佳抱着肩膀,靠进座位里,“东辰,包括咱俩的地下关系,还得继续保持下去。有朝一日,等你真正强大到可以从容应对任何危机,我自然会让你知道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认真开车,没有吱声,歆芸轻轻叹了口气,也没说什么,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,宋佳也把头别想另一边,看着窗外的漫漫荒野。

    大概两公里后,歆芸轻咳了一声:“姐,你能搬出来跟我们一起住吗?我听爸说,你小时候每天晚上都搂着我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宋佳看了她一眼:“你现在比我还高,怎么搂着你啊!让他搂着你吧!”

    “他?谁?”歆芸问。

    “开车那个小子!”

    我脸一红:“姐你别误会,我们睡两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姐,他要是搂我睡觉,你不吃醋啊?”歆芸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吃!”宋佳厉声道,旋即搂着歆芸暧昧一笑,“我吃他的醋,能搂着你睡,多大的幸运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搂我!”歆芸假装生气,“诶,姐要不这样吧,让他一边搂一个咋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啊,弄得他早上起不来炕!”

    二女调笑起来,宋佳的话太过赤果果。把三人在一起的画面描述的绘声绘色,搞得我不得不把座椅向后挪,免得顶到方向盘。

    欢笑到了县城,把宋佳送回育才,姐妹二人拥抱,依依惜别,约定正月十五左右一起回粤州看她们的爸爸。

    宋佳先开车离开,过了几分钟,我和歆芸也离开育才。回到我们住的地方,蔚岚正在收拾房间,她有些轻微的洁癖,许是当兵时候养成的习惯,歆芸加入打扫的行列,我也参战,但是毛手毛脚的,不小心打碎一个杯子后,她俩就不让我干活。让我去玩电脑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亲戚的话,过年其实很没意思,除了打扑克、打麻将,就没有其他娱乐方式,连游戏厅都不开门。

    无聊的时间,总是过得很快,转眼就到了初八,过年的气氛总算结束,各类商业场所开始营业。这七天,虽然很无聊,但是发生了几件小事,我觉得有必要交代一下。

    第一,大年初二和初四,还有初七,我和程小卷秘密约会了三次,地点都是在市区,我可没敢开法拉利过去。怕被刘凯的手下发现,约会选择了酒店,但每次约会的时间都比较短,我俩基本没干别的事儿,净腻味来着,有好几次都差点失身,但每次,都是程小卷到最后克制了自己,她有危机感。担心我得到她的身体后,新鲜感就会消失,不过,她也只是不让我突破最后一关,其他的事儿,程小卷做的非常到位,每次从市里回到县里的家中,我都直接躺床上睡觉,养精蓄锐。初七那次完事后,下午她就回了省城,下次见面,不出意外的话,就得等期中考试,她们考完会放三天假。

    第二,大年初三那天开始,赵大友张罗在县城的修车店,把家也搬了过来,地点就是歆芸帮他准备的那个地方,装修、筹备的过程中,歆芸出了不少力,搞得风生水起。从此,我在县城多了一个坚实的盟友,赵大友也一直拿我当亲兄弟看待,数次通过歆芸向我表态,有事儿必须跟他吱声,否则他生气。

    第三,喜儿的老姑从俄罗斯归来。那边的渠道已经铺好,南方的牛仔裤生产厂家也联系完毕,国产的高品质牛仔裤通过欧亚大动脉,一火车皮一火车皮地往俄罗斯运输,让她赚的盆满钵满,歆芸因为当初就帮我从喜儿老姑那里要来了股份(以她的免费提供帮助为股),俄罗斯没有春节,一直生意兴隆,结果到初八的时候。喜儿老姑第一次给歆芸分红,一下子就让我们俩赚了七十多万,后续还会有不少!歆芸准备把法拉利抵押贷款,凑够五百万,作为公司的注册资本,这是公司硬实力,五百万注册资本和五十万注册资本,肯定不一样。

    第四,初五那天。喜儿下楼的时候,假装摔倒,弄了不少假血,然而在客厅里和我下棋的喜儿爸爸却不为所动,微微一笑说,别装了,早知道你俩孩子合伙骗我,不过为了掩人耳目,我还是陪喜儿去了医院。用钱作假,做手术啥的,对外宣称,喜儿小产,这样她就不用整天在衣服里塞个小枕头,穿孕妇装了。

    第五,吴天的公司我没要,让浩哥和宋佳去半价接收了吴天的势力,归浩哥所有。反正他们和龙天云是一家的,吴天的项目也是龙天云的子项目,运作起来方便些,也算是我给浩哥这个连襟的礼物,他欣然接受,但是给我打了欠条,等以后把钱赚回来,要1.2倍还给我。吴天有二十多个手下愿意跟着他去金州打拼,剩下的人被浩哥收编,龙天云知道浩哥非池中物,不可能一直在他身边当个保镖,也默许了这个事儿,但龙天云应该不知道是我把吴天的势力抢过来的,以为是浩哥设计了吴天,还对他颇为赞许。

    初八那天,我和歆芸去银行,以法拉利为质押,贷款一百万(多了银行不给贷,虽然质押,但是车依旧是我们在开,到期还款就没事),加上之前孙大炮给我们的两百万,还有再之前歆芸从股市赚来的几十万,以及喜儿老姑的分红,最后还差点,喜儿爸爸给填了些,算作喜儿入股。凑足五百万,去工商部门注册,还涉及其他部门,跑手续比较繁杂,忙活了整整两天,初十那天,辰东集团正式挂牌成立,办公室设在县城大十字红馆的对面,租的一栋二层小楼,一楼是接待、集团展示厅,二楼是总经理办公室和会议室,总经理是宋歆芸,法人也是她,董事长是我,但因为我未满十八周岁,不能当法人,宋歆芸贴心地弄了个协议,大意是等我成年那天,自动担任董事长职务,法人也同时发生变更,有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公证函。

    说明一下,注册资金五百万,不是把五百万放在工商部门,只是证明我们有五百万,并不影响这些钱的使用。

    刘志杰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信儿,催我要我欠他的二十万,被我断然拒绝。说没钱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公司有了,那么,第一个项目要做什么呢,本来歆芸打算直接投资房地产,拿一块地皮,跟龙天云合作,投资建设,龙天云手下有建筑公司,而我们没有资质,只能寻求有资质的建筑公司合作,我不想跟龙天云掺和到一起去,还是惦记着红馆这个地方,想把它拿下来,改成城市综合体项目,与国贸大厦对峙。

    这个很难,因为红馆的法人是吴磊,他还在省城住院,这边的生意由他的家人代理,想拿到红馆,还得跟吴磊谈一谈。

    为此,正月十三那天,我和歆芸、蔚岚三人去了省城,找到吴磊所住的医院,但我没有出面,怕吴磊炸毛,而是让歆芸作为辰东集团的总经理去和他谈,不知出了什么情况,歆芸进医院后一直没有动静,我和蔚岚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,觉得不对劲,给她打手机,关机!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歆芸身份被吴磊识破,把她给关起来了吧?”蔚岚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走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俩人刚进医院大厅,就见几个彪形大汉架着一个女人从电梯里出来,头被蒙上了,但衣服和鞋子,都表明这是宋歆芸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