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、法拉利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7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哎哟喂,哪儿来的野丫头,说话这么冲!”一直咋呼的那个交井背着手走过去,“信不信把你也给抓起来?”

    “赵哥!”反剪我的那位交井赶紧放手,快步跑过去拉住了咋呼交井,“法拉利!”

    “啥法拉利?”咋呼交井皱眉,看来是不认识这红色跑车。

    “法拉利啊,刘公子的车!”

    “什么刘公子!”咋呼交井不耐烦道,“我管他什么刘公子、李公子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!”

    “啧!是市里那个刘文学老板家的公子,刘凯的车!”

    “刘、刘文学?”咋呼交井当时就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反剪我的交井回身过来,谦恭地问:“这是您的车吗?”

    我晃了晃肩膀:“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!刘公子!你说这扯不扯!”交井连连赔笑,“误会!误会!”

    敢情是把我当成刘凯了,那时候网络没那么发达,信息传播主要靠口头。刘凯他爸刘文学是西城首富,社会上很多人知道他的名号,刘凯作为首富的公子,因为飞扬跋扈,名头甚至盖过老爹,简直就是西城的衙内,但听说归听说,县城的交井未必见过这位市区的刘衙内,不过这个交井显然知道西城唯一一台法拉利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那位同志不是说了么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今天这事儿,该怎么罚就怎么罚!该赔钱,我赔钱就是了!”我看看那个咋呼交警,笑道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说笑了,对不起啊。让您受委屈了,您忙您的,剩下的事儿我来处理!”交井赔笑道,让本公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就像这么让我走,也太便宜你们了吧!

    “我没啥要忙到,今天这事儿,咱得好好说道说道。”我笑着冲蔚岚招招手,伸出两根手指,蔚岚很配合,小跑过来,掏出三五香烟,夹在我手指之间。

    “啧!老子的中华呢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,老板!”蔚岚又跑回车里,打开后备箱,确切地说,是“前备箱”,因为法拉利的发动机在后面,前面的引擎盖下面,就是个储物空间,蔚岚从里面拿出一条未开封的中华跑了过来,边跑边拆,这是从粤东带过来的小花后妈的赠品。足有一箱!

    “老板!”蔚岚拆开烟,重新给我夹好,并点燃。

    现在我是刘凯,得有范儿,对吧?

    “你,过来!”我向雅阁司机招手,他显然也听过刘凯的大名,颠颠地过来,表情纠结着赔笑。

    我抽出一支中华递给他:“抽过这么好的烟吗?”

    雅阁司机双手接住,放在鼻子下闻了闻:“三号中华,刘公子的烟可真香!”

    之前他用他的玉溪奚落我来着,我得用中华奚落回去。

    “还赔两千呐?”我叼着烟,抱着肩膀问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不用您赔了!”雅阁司机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本公子向来仗义,错在我,就得赔钱!”我又向蔚岚招手,示意她拿钱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着急出来,没带钱。”蔚岚小声说。

    我皱眉,怎么这么掉链子!

    “真不用赔了!”雅阁司机说。

    这时,法拉利副驾驶的车门打开,一位美女从里面出来,哒哒哒,踩着高跟鞋夹着个包过来,笑道:“老板,你傻了吧,她是你的安全助理,我才是你的财务助理呀!”

    “噢,对!”我拍了拍脑门,“妈的,助理太多。又都长这么漂亮,老分不清你们几个!”

    来着当然是宋歆芸,估计是怕我惹了麻烦,才跟着一起过来的,之前看我装逼,就没下车。

    歆芸看看雅阁车,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我,然后站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我拆开捆钱的包装纸条。捻出十张递给雅阁司机,他连连摆手,不敢接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我虎着脸说,“看不起我是咋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、没有!”雅阁司机见我急眼,这才接过钱。

    “车的事儿,利索了,现在谈谈我的事儿。”我背着手,低头看向自己的脚面,“刚才撞车的时候,你压着我左脚了,还能动,但是挺疼,骨折没骨折我不知道,同志,机动车弄伤了行人,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?我记得,不管是不是行人不遵守交通规则,机动车都得承担部分责任吧?”

    “是这回事!”交井眼珠转了转,又说,“最少也要承担10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就10!”我咬住了这个数字,“我得去医院拍个片子,但我信不着咱们西城的大夫,得去京城,就开这台法拉利去。这车喝油,进口汽油!这交通费用、住院的费用,包括吃喝拉撒睡,是不是都得算进去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交井苦笑,可能猜到我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住五星级酒店住惯了,四星级的我都睡不着觉,这一来一回,没个三、五万可下不来!”我撇嘴。骄娇地说,反正败坏的不是我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!”交井继续赔笑,我偷看了一眼雅阁司机和那个貂皮大衣女,他俩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三万好了,10,三千,这钱他们得出,剩下两万八我自费。这不算欺负他们吧?”我指向雅阁司机,看着交井说。

    交井瞅瞅雅阁司机,给他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出!我出!”雅阁司机好像还挺高兴,是不是我说少了?

    我想了想,回头看看被惊呆的江影,把她拽了过来:“对了,这是我对象,她有神经衰弱。刚才被那大哥、大姐一吓唬,你看,现在都变成这样了,我得送她去美国看看专家,费用嘛……十万,你出一万就行。”

    交井都无奈了,又看向雅阁司机:“瞅啥呀,拿钱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拿!”雅阁司机黑着脸说。

    我又想了想,毕竟讹钱这事儿不专业,实在想不出来还能找什么借口了,这时歆芸弯腰,瞅了瞅那台倒骑驴:“呀,老板,这不是你爷爷给你留下的那个三轮车吗?咋爆胎了,被撞的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故作惊讶。噗通跪倒在地,爬过去,扶着轮胎嚎啕大哭,“爷爷啊!孙儿对不起啊!你走的那么着急,就给我留下这么一个念想,还被人家给弄爆胎了啊!我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身后,歆芸继续帮我讹钱,跟交井哀怨地解释:“我老板小时候命苦。当时他家很穷,全家老小,都靠他爷爷骑着这台三轮车收破烂来养活,老人家还用这台车带着我老板到处兜风,这台车对我老板有特殊的意义,家里有钱后啊,老爷子没享着两天福,就撒手人寰了。只给我老板留下这台三轮车,唉……”

    嗯,说得很好,作为一个演员,歆芸似乎比江影更有天赋!

    我顺着歆芸的话,继续跪在地上哭我爷爷,哭了一会儿,我突然站起来。愤怒地指向雅阁司机:“你他妈赔我这台倒骑驴!还有,刚才你是不是侮辱收破烂的来着?我爷爷就是收破烂的,你他妈敢侮辱我爷爷,昂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我没说啊!我赔,我赔!多少钱?您说个数!”雅阁司机明知道我在故意讹诈,也没招儿。

    这个数不太好说,说多了,怕逼得他狗急跳墙,于我不利,毕竟我这个身份是假冒的,以后还得在县城混呢,再撞见咋整?

    但是说少了,又不能起到打压他飞扬跋扈之气的作用,我只好用眼神求助歆芸,她冰雪聪明,肯定已经明白是咋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老板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让他们长长记性就行了!”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这位美女!”雅阁司机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跟之前的费用凑个整,十万得了,我跟你去取钱!”歆芸转向雅阁司机,笑道。

    “十、十万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歆芸笑问。

    雅阁司机看看我,苦笑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走吧!”歆芸冲我挤了挤眼睛,径自过去打开雅阁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&n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