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3、一个好人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7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挂了电话,正好程小卷发信息过来,给我拜年,管我要红包,我也祝“小老婆”新年快乐,红包见面亲一口才给,调戏了几句,我趁机问她,你知道小雨衣是什么意思吗?

    结果,程小卷用符号拼过来一个害羞的表情,我发了个问号过去,小卷说去吃年夜饭了,回头再聊。

    这边,喜儿也叫我过去吃饭,最后俩菜炒好了,一大家子人围坐在餐桌旁,嘻嘻哈哈,当然免不了要喝酒,我就知道今晚躲不过去,肯定得喝多,其实喝多了也挺好的,啥都不用想,睡得很踏实。

    十二点整的时候,小花打电话过来,代表她全家给我拜年,她打完,换成孙大炮,还有小花后妈,以及阿豪,我这边说完。又换蔚岚,歆芸和昱忆也要抢电话,我一看轮不到自己了,便和浩哥、喜儿爸爸滋滋儿的喝酒,喜儿爸爸看着这些小姑娘,非常高兴,说他就喜欢女娃,可惜喜儿妈妈去世的早,要不非得再生几个女儿不可。

    赵倾城看了一圈,说金叔。反正我们几个都没有爸妈了,要不认您当干爹,您同意吗?

    给喜儿爸爸高兴的,连连点头,这时候歆芸和昱忆电话打完了,纷纷表示同意赵倾城的提议,几个女孩下了桌,站成一排,一起管喜儿爸爸叫了声干爹,喜儿爸爸哈哈大笑,起身去房间里,不多时出来,手里拿着一沓红包,不偏不向,人手一个,我和喜儿、浩哥、金馆长也有,我打开看了看,两千块呢,可真下血本!

    一群人折腾到凌晨一点钟,饭菜都冷了。几个女同志又开始张罗打扑克,浩哥一看这么多美女陪着打扑克,左看看,右看看,挺乐呵,结果遭到金馆长的斥责,而且她只说了一句话:“别瞎看,都是东辰的!”

    众女偷笑,喜儿爸爸肯定听见了,但他并未表现出不满。说你们太吵了,拉上歆芸,去他房间里下象棋。

    我不太愿意玩扑克,瞅了一会儿他们,觉得无趣,便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,继续欣赏焰火,抽完一支烟,蔚岚也搬一把椅子出来,坐在我旁边,把军靴翘在栏杆上,掏出她的三五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,输啦?”我笑问,刚才我连看三局,她的牌打得相当之烂。

    “你们北方过年可真热闹。”蔚岚叹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不是北方人似得。”我笑道,她是鲁东人士。

    蔚岚看看我,又望向星空:“很久没在北方呆这么长时间了,更别说是过年,我是不是挺可怜的?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拍拍她肩膀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别拽文,我文化水平低,”蔚岚白了我一眼,“对了,东辰,你要用我多久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愣,“你这话啥意思?”

    蔚岚抱起肩膀,皱眉看我一眼,想了想才说:“我是女人,也老大不小了,总不能在江湖上飘一辈子,最终还是要找个男人结婚生子、过日子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我点头,传统思想,大部分华夏女子都是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想找个啥样的,可以在这边帮你找嘛,再说,我也不用你去打打杀杀,给我开车、帮我办事就行了,这和你结婚生子并不冲突吧?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呵。跟着你混,你觉得我能找到好男人吗?”蔚岚将两条腿交叠,冷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不是好人,我身边也没好人?那你觉得一个好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”我坐直身子,重新点着一支烟,反问她。

    “好人……”蔚岚想了想,“首先,他得有个正儿八经的工作,比如公务员啊、事业单位啊。最次也得是个国企的工人,如果都不是,那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也行,不过最好能干净一点;第二,我没有父母,他得有,家里没有长辈,遇见大事缺个能拿主意的人,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;第三,他人必须得忠厚老实,不用挣多少钱,对我好就行了,不打我、骂我,不欺骗我,两个人相濡以沫,过平凡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了,就这三条,说完啦。”蔚岚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男人,一抓一大把,太普通了,你的要求就这么低吗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,可我就想要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正接触过这种男人么?”

    蔚岚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一个月的生活费多少钱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一两千,怎么了?”蔚岚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知道普通公务员的工资是多少么,二十多岁的科员。”

    蔚岚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我伸出五根手指:“五百,不够你半个月开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少?”蔚岚皱眉。

    “事业单位更少,国企员工跟他们差不多,但是福利待遇比不上机关坐班的,最关键的一点,他们择偶的标准,跟你是一样的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想找和公务员、事业单位、国企上班的女人结婚生子。不会选择你这样的女人的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蔚岚瞪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没正式工作,不够热情、不够温柔、不会做饭、不善解人意,”我列举了五条,没等她反驳,我又继续说,“虽然你有不少存款、虽然你能打、虽然你长得漂亮,身材还好,但真正要跟你谈婚论嫁的男人,不会在意这些;在意你这些的,也只不过是在意你这些东西。不会跟你结婚,玩玩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蔚岚把脚从栏杆上拿下,重重地墩在上:“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不堪,而是你太过优秀,举个例子,你觉得巩莉,会嫁给一个农民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了,可我也不是明星啊!”

    “但你也不是凡人,鱼找鱼、虾找虾,乌龟找王八。人是分三六九等的,而好人和坏人,也不是靠他们的职业和财富就能判断的,可能你觉得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,这指定和你的经历有关,但你觉得,普通人就一定是好人吗?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绝大部分都不是!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去做坏人的资格,才会安分守己,过平凡的日子。你看到的平凡,只是表象,社会哪个阶层都有好人、坏人,而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,也不完全是一成不变的,你想找个好男人做归宿,这没有问题,但是,首先,你得正视你自己,你是好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是吧。”蔚岚有点被我说蒙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的事儿我不太清楚,但也知道个大概,把你犯过的事儿都罗列出来,不说死刑,也得判个无期,对吧?”我笑问,蔚岚点头,我知道她手上有几条命,跟着孙大炮混,收入又这么高,不付出点什么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有些路,一旦开始走,可就不能回头了。”我长叹一口气,靠进椅子里,自己何尝不是如此,蔚岚也叹了口气,两人继续看向夜空,沉默良久。

    一支烟燃尽,我揉了揉眼睛,从椅子上起身:“困了。回房间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我再坐会儿。”蔚岚说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有空,我带你回一趟农村,让你见识见识你眼里的‘普通人’到底是啥样。”我拍拍蔚岚肩膀,她点头。虽然我跟高建国闹僵,但这两天还是得回去,我们这边有习俗,过年和七月十五,得给亲人扫墓。清明节倒不怎么重视,去不去都行。

    我跟喜儿说先回房间睡觉,她们打牌打得正嗨,没人理我。

    上到二楼,我简单洗漱,躺在喜儿床上,酒劲儿开始上来了,很快就迷糊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梦,还是真实的,我看见蔚岚站在我床边。盯着我看了好久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,在她的眼里,我是一个好人,还是坏人。

    次日早上醒来,喜儿在我右手边,睡相感人,一直以为她在左边呢,转头看,原来左边是歆芸,她昨晚可没少喝。估计是之前在喜儿家住的时候,跟喜儿一起睡习惯了,半夜里自己挤了过来,幸亏我没对她做啥坏事。

    我扒开歆芸的胳膊和喜儿的腿,小心翼翼爬到床下,窗外蒙蒙亮,穿上衣服出了房间,满屋子弥漫着浓浓的酒气,隔壁金馆长的卧室门半开着,床上睡着赵倾城和昱忆姐妹。金馆长和浩哥应该是回浩哥住的地方过夜去了,毕竟他俩夜夜笙歌,在这里不方便,我轻轻进去,帮昱忆盖上被子,下楼,不知道蔚岚是否一夜未睡,还是昨晚那身打扮,静坐在沙发上,正看电视里重播的春晚。

    “这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