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、七擒七纵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1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你、你要干嘛?”赵倾城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白兔,向后缩着,一直被我逼到了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我记得,歆芸和我说过,人在睡梦初醒的时候,最为真实,最为自我,丝毫不做作,这应该才是赵倾城最本质的样子,与平日里见到的八面玲珑的赵大美女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化妆,眉毛显得有些淡,但只在那一瞬间,我便对赵倾城好感倍增,真想将她推到在床上,就地正法,但我忍住了,今天是大年三十,争取在晚上十二点之前,将所有事情解决,让大家伙,都踏踏实实过个好年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我不舍地往后退了半步,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问:“倾城,你和殡仪馆的人熟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倾城眼睛睁得老大。许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殡仪馆、火葬场,还是什么,我对殡葬行业这方面不是太懂。”我只去过清河门殡仪馆,去年冬天,当时都是村长帮着跑前跑后料理后事,我就一直和小花跟着流程走来着。

    “倒是真认识一个市里殡仪馆的人,怎么了?”赵倾城小心翼翼地问,“该不会是你昨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,我在录像厅过的夜,”我笑道,她以为我昨晚杀人了,“你认识的人什么职务,能说的算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办公室主任,不知道算不算大。”赵倾城说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够用了,你把她俩叫起来。咱们开个会。”我指向隔壁,肚子有点不舒服,先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冲完水出来,歆芸和昱忆已经起床,来到这个房间,我将自己在录像厅中琢磨的计划跟她们说了一遍,听完后,她们仨都皱眉。不太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我摊手问,她们又都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照我说的去做,歆芸,你作为唯一的‘幸存者’,在外面主持全局,昱忆,你不要出手,容易被龙家发现,估计中午蔚岚就能到了,她和我干就行,你们姐俩就得受委屈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昱忆和赵倾城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老板?”歆芸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藏在暗处,咱俩随时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尸体能骗的过别人吗?”歆芸又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,我用一个兄弟来代替我,让昱忆给我俩化妆,对调身份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歆芸点头,旋即又问:“吊唁的时候,出了纰漏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,就得靠你和喜儿两人了,连宋佳我都不打算让她太早介入。”我又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瞒得住吗?”歆芸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看你了!”我笑道,掏出手机,分别给王宇和喜儿打电话,让她俩过来旅店,共商大事。

    趁着他们来的时候,昱忆溜回家,去拿化妆包。

    叫王宇过来,是因为他和我身材差不多,昱忆的化妆技术独树一帜,随便改改王宇的相貌,化妆成死人的脸色之后,看起来跟我更像了。

    叫喜儿过来,则是没有办法,毕竟她是我“妻子”,老公煤气中毒去世,她作为“遗孀”肯定得出面协调后事。

    六点半,一切准备就绪,趁着她们准备的时候,我让歆芸回家,确认一下是否出租屋也被煤气攻击过,然而并没有。可能仓促之间,吴天并未能找到我的住处,又或者,他认为我肯定在赵倾城家里过的夜。

    确定之后,昱忆和赵倾城带着王宇、歆芸悄然潜回她们家,五分钟后,歆芸报警,救护车到来。医生已经被我们买通,直接判定“张东辰”、“赵倾城”、“赵昱忆”三人死亡,连医院都没去,便拉至西城市殡仪馆。

    我一直开王宇家的小轿车跟在队伍后面,默默看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多的时候,喜儿和喜儿爸爸,还有金馆长、浩哥赶到了殡仪馆,喜儿爸爸伤心欲绝,想最后看我一眼,被喜儿阻止,撒泼打滚,谁也不许看她老公的遗容,很快,宋佳得到消息,带着龙晓钰赶过来了,宋佳想看“我”,喜儿不敢阻挡,这时,歆芸出现,跟宋佳耳语了几句,不知她说了什么,我估计是歆芸觉得没法隐瞒,跟宋佳讲了实话。

    宋佳疑惑地看了歆芸好久,把她拉到一边。拉出我的视线,不多时,宋佳重新出现,趴在王宇身上哭了几声,就和龙晓钰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午,我的“亲朋好友”陆续来殡仪馆吊唁,其实也没多少个人,主要是育才的同学。和最近认识的一些朋友,包括朱大力、赵大友等,都专程赶来;还来了一些不认识的,估计是赵倾城的同事、朋友等,至于昱忆,她的身份是隐蔽的,没人认识她,因为认识她的。多半都死了。

    先后来了数十人,但吴天,作为我和赵倾城的双料“好友”,并未出现。

    呵呵,这算不算是做贼心虚?

    我觉得他虽没有亲自来,也肯定派人过来查探虚实,三具“尸体”中,只有我的是王宇冒充的。赵倾城和昱忆的“尸体”是真的,只不过脸上化了妆,足以骗过绝大部分人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基本没啥人了,歆芸说大家别在这儿干耗着了,把尸体存在殡仪馆,都回去吧,后天出殡、火化。

    三具尸体被推进了尸体贮藏间,因为是寒冬腊月,不用冰镇,直接推进去就行。

    女眷只留下喜儿和歆芸,还有浩哥,李金玉和安生三个我的好哥们,他们仨即便不留下,我也会让喜儿叫他们留下,下午的行动中,还有他们的任务。

    闲杂人等都散去之后,我悄然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正围成一圈商量着什么,李金玉最先看见我,还冲我点了点头,然后,回过头去接续跟其他人交谈,一秒钟之后,他再次转头看我,两眼一翻,瘫软在安生怀里,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又是掐人中又是做心肺复苏,搞了老半天才把他救醒,我将真实情况跟他们交代一番,李金玉摸着自己胸口:“妈的,我还寻思东哥挂了,宇哥咋连手机都打不通了呢,原来死的是宇哥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没死!”王宇突然掀开蒙脸白布,从棺材里坐了起来,吓得李金玉差点再次晕过去!

    “去个厕所,快憋死我了!”王宇翻身出来,夹着腿跑去尿尿,歆芸把赵倾城和昱忆也都弄出来,去解决个人问题。完事儿后,他们仨又赶紧躺回去,省的被人撞见,反正暂时不用他们三个帮忙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就是这样,我给蔚岚打电话了,她已经入关,预计下午三点到达西城,咱们不着急。等天黑再动手,大家按照计划行事,务必一击必胜,将吴天的势力一网打尽!”我介绍完情况说。

    “抓住之后呢,你打算怎么办?”浩哥抱着肩膀问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!”昱忆在棺材里阴笑道。

    “睡你的!”我拉过布帘将她的脸挡住,交给她的话,吴天就该废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知好歹的人,用不着对他怎么样。让他知道知道厉害就行,想留在县城,就给他一条生路,想走也可以,我已经让歆芸在金州帮他谋划了一个项目,稳赚不赔,足以东山再起。”我看了看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项目?”喜儿问。

    “金州的棚户区改造陷入僵局,正需要他这样一个‘外来人才’去搅局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噢。这倒是个很好的机会啊,”浩哥点头,“棚户区拆迁,油水可不小!”

    “不扔出一块肥肉,狗是不会走的。”歆芸冷笑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,按照计划,步步为营,彻底璀璨他的斗志!”我伸出手。众人将手放上来,达成一致后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歆芸留在殡仪馆负责后事,喜儿作为任务的一部分,跟我回了县城,她可是当头炮,必须打响!

    喜儿回家准备去了,我来到四号录像厅。趁着蔚岚还没到,独自看了部电影,准确地说,是电视剧的一部分,三国演义,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那部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蔚岚给我打电话,说到县城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在县城里到处闲逛,刷刷法拉利的存在感再说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蔚岚又给我打电话,说饿死了,让我先管饭,我无奈,只得出了录像厅,跟她吃了口饭,当然。去的是巷子里隐蔽的小饭店,法拉利,则被蔚岚停在了喜儿家的楼下,她说有不少人都跟进小区来看这台车,毕竟整个香枫县只有这一台。

    吃完饭,蔚岚载着喜儿,风风火火地去殡仪馆,作为我的朋友表示哀悼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。安生传来消息,说吴天正和几个朋友在县城一家饭店吃饭,喝酒,欢声笑语,似乎在庆祝什么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马上出动,和喜儿奔赴酒店,喜儿下车,安生上车。喜儿一袭紧身衣,带了两只“拐”当做武器,冲进酒店,从一楼打砸到二楼,饭店里的人狼奔豸突,纷纷逃了出来,三分钟后,喜儿拽着吴天出来。高高跃起,当街给了他脑袋一拐,把他打趴在地上,怒骂道:“姓吴的你给我老娘记着,这事儿没完!”

    归拢完吴天,喜儿快速撤离,又进了饭店,估计从酒店后门走了。她前脚刚走,后脚就来了好几台面包车,下来不少刀手,将吴天给保护了起来,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直接和吴天正面刚的原因,他的实力和应急反应能力相当强,也就是“单挑王”喜儿,而且是趁着吴天最大意的时候,才会这样一击得手并全身而退,换了其他人,除非是昱忆,否则都做不到这点,因为吴天本身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此为一擒一纵。

    吴天满头是血,狼狈地上了面包车,往医院方向去了,我和安生开车,默默跟在面包车队的后面,待吴天入院,我放出安生,去查他的病房号,开始实施下步计划,该是浩哥和宋佳登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浩哥带着宋佳赶到医院,门口有吴天手下想拦他们,宋佳二话不说就给了那家伙一嘴巴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