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、最毒不过吴天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嗯?”赵倾城见我放下电话,疑惑地问。d7cfd3c4b8f3

    “他说有事不来,他让我好好想想,明早给他打电话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关系好,”赵倾城说,“他的意思是给你机会,让你知难而退吧?”

    “不对,”昱忆笑着说,“他是怕我姐夫,不敢来了,给自己台阶下呢!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真有事儿呢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歆芸眯着眼睛,托着下巴想了想:“老板,很危险呐,咱们应该躲一躲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们仨异口同声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了解这个吴天的为人,但也听你只言片语地提过,感觉这个人比刘志杰还要阴险毒辣。一个阴险毒辣的人,你觉得他会忍受头顶的一抹绿,跟你讲什么兄弟道义吗?”歆芸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啥意思?”赵倾城问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给东辰时间,而是给他自己时间,准备动手!”歆芸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能吗?”赵倾城表示疑惑,“我跟他时间也不短了,感觉他不是那样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时间那么久,你被他的兄弟给撬过嘛?你遇见过他被自己兄弟这么挑衅过嘛?”歆芸笑问,赵倾城想了想,摇头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触碰了他作为男人的底线!咱们快走吧!”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我又做错了么?”我皱眉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错,”歆芸说,“谁都没错,就好像第二次世界大战,你说谁错了?是德国错了,还是同盟国错了?”

    “德国呗!”昱忆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德国错。是因为他输了!现在也是一样,谁赢,对方就错了,胜负未分之前,没有对错!”歆芸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,让我产生一种宋佳在教我做人的既视感,她俩有时候挺像的,我的情商确实不如她们。

    “歆芸说的有道理,那你俩走吧!”赵倾城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俩,咱们都得走!”歆芸又说。

    “我走干嘛?”赵倾城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武松会只杀西门庆吗?”歆芸笑问,没有说后面的一句,他先杀的是潘金莲!

    昱忆穿着睡衣,回去换上正常衣服,四人出来锁好门,打车去了县城北门附近一家偏僻的旅馆,开了两个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昱忆多嘴,暴露了她帮我归拢吴天和王东的事情,所以,在旅馆房间里,我征得昱忆的同意,索性把昱忆的事情都告诉了赵倾城,反正她年后就要去南方跟着孙大炮混,不一定何年何月才能回来,早晚得跟她姐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听完昱忆的传奇故事,赵倾城惊讶得合不拢嘴,半天没缓过神来,开口的第一句是:“总那么危险,没被人糟蹋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从来都是我糟蹋别人!”昱忆得意地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点你不用担心,她还是完璧。”我为了让赵倾城放心,也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是完璧!”赵倾城冲我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看过啊。”昱忆说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歆芸咳嗽了一声,“别瞎说,他啥时候看过你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——”

    我赶紧捂住昱忆的嘴,童言无忌,确实看过,但也没看那么仔细啊!

    “张东辰!你要敢打我妹妹的主意,我就阉了你!”赵倾城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儿嘛,我都答应姐夫了!”昱忆移开我的手,天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!”赵倾城气的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出去抽支烟。”我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!”歆芸也跟我出来,她并不抽烟,只想离开战场。

    这家旅馆在北门以北的一条巷子里,清冷的夜,巷子里一个人都没有,吴天绝对不会找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,吴天不能做的那么绝。”我蹲下,点着一支烟说。

    “不信啊,不信回去看看?”歆芸笑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:“好,你去告诉她俩别乱走,我去拿车。”

    出了巷子,我步行潜入喜儿家小区,开走那台佳美,回到旅馆路口,把车给歆芸开,二人往赵倾城家里走。她的驾驶技术在我之上,一旦出事,能跑的快点。

    到了赵倾城家楼下,又往前开一点,歆芸将车停在马路对面,关灯、熄火,等待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个多小时,都没啥动静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他们已经来过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再等会儿吧,如果没有就算了,好冷啊!”歆芸缩了缩脖子,车熄火没法开空调,只能靠衣服取暖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就看见远处缓缓驶来一台黑色轿车,没开车灯,跟幽灵似得,我赶紧和歆芸扳倒座椅,半躺着,只露出眼睛,免得被对方发现。

    是之前吴天开的那台本田车,不过车里的人,看体型轮廓并不是吴天,一共俩人,都在前排,他们慢慢开到赵倾城家的楼下,停顿了一下,又缓缓加速,掉头回去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来踩点的?要动手了吧?”歆芸问,这方面她不太懂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,再等等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,那台本田车再次开了过来,后面还跟了一台小货车。两车停下,本田副驾驶下来一个人,穿着军大衣,带着套头帽,看不清脸,他下车后,从后座拎出一只疑似煤气罐样的东西,该不会是要搞爆破吧?

    这时。小货车的门拉开,出来两个人,同样是军大衣打扮,他们从车里拉出一架伸缩的铝合金梯子,左右看看没有人,小心翼翼地架设在墙上,位置刚要能够到二楼赵倾城家的厨房窗户,这是要上去偷袭吗?

    那个副驾驶来到梯子下面。将一根绳子还是什么的东西递给一个拿梯子的家伙,他用嘴咬着绳子,慢慢爬上去,将绳子塞进赵倾城家厨房窗户的排气孔里,又从怀里掏出些什么东西,堵在排气孔四周,然后,冲下面做了个pk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看向楼下,那个副驾驶,拧了几下煤气罐。

    啊!明白了!是往赵倾城家里灌煤气!

    冬天东北这边为了取暖,都会将门窗封闭的很严实,尤其厨房,因为水蒸气的缘故,窗缝基本都是被冰给冻上的,将唯一的排气孔堵住后,房间算是密封。冬天老百姓最注意的安全问题,就是防止煤气泄漏事件发生,但即便再注意,每年还是会有不少人死于煤气中毒。

    这招狠啊,杀人于无形!

    幸亏她家里没人,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那个人固定好煤气管子就下来了,撤掉梯子,装进小货车。先行开走,只剩下本田车留在原地,副驾驶军大衣也回到车里,他们在,我们也没法走,只能静静看着他们装比,过了大概二十分钟,军大衣下车,走到煤气罐下面,轻轻一扯,软管和堵在排气孔的东西一起落下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副驾驶不紧不慢地卷起软管,把煤气罐等东西装进本田后座,又点着一支烟,抬头看着,等抽完烟,他才进本田车里,缓缓驶离,刚开出十几米远,本田车又倒回来,军大衣下车,捡起了刚才扔掉的烟头,再次离开,估计抽的烟牌子较比少见。怕留下证据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!”歆芸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一般人寻思不出这么完美的招儿,肯定是吴天琢磨的。”我看看手表,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,正常这个点儿,大家都在睡觉。

    “估计咱们家也一样。”歆芸笑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我将座椅扳起,和歆芸离开,绕到南门兜了一圈,回到旅馆,她们姐俩已经睡着了,不知是否吵架,一人睡一个屋。

    “老板,机会哟!”歆芸挑挑眉毛,坐在了昱忆的床上,让我去隔壁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