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、五百万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刚过去追,歆芸叫住了我:“算了,他们会抓到他的,走吧,咱们去他的房间等着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车里,蔚岚正用眼神询问我,她是否需要下车,我摇了摇头,虽然不是太懂精神病,但总觉得,人少点对病人的刺激会弱一些。

    歆芸走过来,搂着我的胳膊,缓步朝前面的大楼走去,蔚岚开车去找车位了。

    进了大楼,里面冷冷清清的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医院的大夫,比病人都多吧?”我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后天大年三十,可能都接回家过年了。”歆芸叹道,带我拐进走廊,来到105房间门口,门开着,里面的设施很简陋,跟学生宿舍差不多,只不过是单人间,我注意到,房间里所有坚硬、尖锐的物件,包括床头、桌角等。都用胶带包着一层厚厚的海绵,许是为了防备病人自杀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歆芸指了指椅子,我坐在上面,椅子摇摇欲坠,咯吱咯吱直响,很老旧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爸的病房吧?”我问,歆芸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妈妈呢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自杀了。”宋歆芸目无表情地说。

    我说了声对不起,不好再往下问,歆芸没有坐。慢慢地在房间里走,用指尖去触及一些东西,像是在感受她爸爸平时在这个房间里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走廊里传来一阵喧闹,歆芸爸爸被拿两个白大褂给抓了回来,其中一个好像认识歆芸,很客气地微微鞠躬:“宋小姐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另一个年轻的白大褂想说什么,但是被之前鞠躬的那个白大褂给拉出去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歆芸爸爸勾着头,靠在门里面,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那样瑟缩着,歆芸过去,还没等走到他面前,歆芸爸爸就一哈腰,从歆芸旁边钻过,直奔我而来,我下意识地伸手。要撑住歆芸爸爸的肩膀,咬我咋办,但他并未扑过来,而是折身跳到了床上,手舞足蹈地唱起什么歌,含混的粤语,夹着一些方言,我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歆芸凄声叫了一句,歆芸爸爸停顿,低头看了歆芸一眼,又继续跳舞,脏兮兮的拖鞋踩得床单上到处都是脚印。

    歆芸走到床边,抓住了她爸爸的手,又抱着他的大腿,感觉歆芸爸爸宽松的病号服裤子里的肢体非常细,手脚也都瘦骨嶙峋,正常人不会这么瘦的。

    “阿兰,是你么?”歆芸爸爸捧起歆芸的脸问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阿美。”

    “阿美,阿兰呢?”歆芸爸爸问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妈妈出国了。”歆芸眼泪汪汪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阿兰死了!跳楼死的!死的惨啊,脖子都摔断了……”歆芸爸爸慢慢坐在床上,双目空洞地看着对面的墙壁,忽地,他将视线射向我,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他是我男朋友,叫张东辰。”歆芸抢过话头,把我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噢,”歆芸爸爸点了点头,不再看我,“都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爸,你不是一直催我找个男朋友嘛,我这次就是特意带他回来看你的!”歆芸笑道。

    歆芸爸爸又抬头看看我,面露欣喜,伸手掏向自己口袋,像是要拿什么东西,但他什么都没摸到,抽出手,表情再次黯淡下去,低下头:“要是你阿姊也能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歆芸叹了口气,松开我,蹲在地上,握住她爸爸的手:“爸,我姐都失踪那么多年了。你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亲生骨肉,怎能不想。”歆芸爸爸慢悠悠地说,这个时候看上去还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想她,只许你想我!”歆芸娇嗲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,只想你,不想她!”歆芸爸爸笑了,摸了摸歆芸的脸,却又突然晴转多云,忽地起身。膝盖把歆芸顶了一个屁墩儿。

    我赶紧扶起歆芸,她爸爸跑向门口,打开门,飞奔而出,边跑边喊:“阿兰,起风啦,不要去楼上啊!”

    我扶起歆芸,她的下巴被磕红了,我俩追了出去,幸亏那两个白大褂都在走廊里,截住了歆芸爸爸,一边一个,把他架了起来,跟拎小鸡子似得拎回来,歆芸爸爸两腿凌空蹬踏,哭着喊着,被白大褂弄房间。

    “锁上吧,赵大夫。”歆芸轻声说,两个大夫出来,将门上锁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歆芸挽着我的胳膊,向大楼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看完了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时间长了会刺激到他,让他变得暴躁,上次我来看他,他差点掐死我。”歆芸颓然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没想到她爸爸会是这样,本来我寻思着,想把他接出来一起吃个晚饭啥的。看来是不行。

    出了大门,歆芸跟那个赵大夫嘱咐了两句,便和我走向奔驰车。

    上车出了精神病院,我坐在后座陪着歆芸,问她住院费用上是否紧张,别的忙帮不上,只能从钱上使使劲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”歆芸苦笑,靠进我肩膀里。“我把之前家里剩下的所有钱,都捐给这家医院了,让他们好好照顾我爸,然后,身无分文、漫无目的地北上,流浪了一个多月,最终遇见了你,谢谢你,东辰。你让我又燃起从头再来的希望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家里还有其他人么,爷爷奶奶之类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歆芸摇头:“只剩一个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那个姐姐又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7、8岁的时候,就被人拐走了,至今生死未卜,本来都把她给忘了,爸爸犯病之后,才会经常念叨起她。”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你姐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歆芸摇头:“她被拐走的时候,我才三岁,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算了算,歆芸虽然上学比较早,mba毕业,但她是跳级上的,其实只比我大三岁,今年19,那她姐姐如果还活着,大概也就是22、23岁的样子,正值青春年华,可惜。

    “东辰、岚,我想喝点,你俩陪我行吗?”歆芸从我肩膀上起身,问道。

    我酒量还是不行,一喝就多,本打算今天不喝酒,留着清醒的头脑和身体,晚上跟小花办事,但看着可怜巴巴的歆芸。我不忍拒绝,问蔚岚:“你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回东馆了再喝吧,不然喝完酒开车回去不安全。”蔚岚专注驾驶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之后,夜色已深,我们回到别墅区附近的一家日式啤酒屋,我怕蔚岚太冷,挑不起来气氛,又打电话把昱忆和小花喊了出来,五个人天南地北地胡扯,喝一个叫“朝日啤酒”的啤酒,甜丝丝的挺好喝,一直喝到十一点多,不出所料,我又喝吐了,被她们塞进车里,稀里糊涂地回到孙大炮家,一觉醒来,又他妈是日上三竿,哎……

    小花似乎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,坐在床边,笑吟吟地看着我:“呵呵,看来你的初体验,只能留给宋姐了!”

    我无奈摇了摇有点疼的脑袋,趁小花不备,将她拉进被窝里。不能办大事儿,办小事还是可以的嘛!

    完事儿后,小花略有不满,撅嘴说:“半年了,净让你得劲儿来着,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让你得劲儿啊?”我满足地笑道,伸手去抓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小花打开我的手,娇笑着跑开,跑到门口。她突然想起什么,回头说,“对了,哥,我爸说送你个礼物,让你去院子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啥礼物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小花摇头,说不知道,让我自己去看。

    我穿好衣服下楼,歆芸、昱忆、蔚岚都已经拉着行李箱在等我。来的时候并没有行李箱,里面应该是这两天她们败家来的衣服,北方的服装种类没有南方这么齐全,不过她们买的多是春秋夏装,回去了也没法穿。

    昱忆简单,只拎个包,因为她过完年就回来。

    “走吗,老板?”歆芸问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