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、阖家欢乐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6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他们有撸子,吓得我赶紧上了马路牙子,想夺路而逃,然而,道路两侧没有胡同,商铺又都关了门,我只能一边往前跑,一边回头看,就在三菱车要追上的时候,我灵机一动,急停转身,猫腰向后折返,反方向跑去,三菱急刹车,不过等它开始倒车的时候,我已经离它二十多米了。继续跑,到了之前那个街角,我重新跑进了酒吧里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在酒吧里上厕所的时候,我看见厕所旁边有个后门,跑过去打开,外面是个小胡同,跑到胡同口,这里是另外一条街道,正好有台出租车由远驶来,我招手拦下,上车离开,出租车启动的时候,我看见周东东和那个女保镖从酒吧后门出来,周东东追到街口,出租车已开出二、三十米远,他气急败坏地从女保镖手里抢过撸子,但没能第一时间开火,而是低头鼓捣了一下,没搞明白,女保镖帮周东东摆弄了一下,可能是保险没开,弄好后,周东东这才冲车尾放了两抢,可此时出租车已经在五十米开外,脱离了撸子的有效射程,周东东两抢都没能击中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怕周东东再开车追来,让司机拐弯,钻进另一条路,七拐八拐了好久,彻底甩开追击之后,才告诉司机去孙大炮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我估计,那个女保镖肯定是对我手下留情了,第一,以她的洞察能力,应该可以第一时间猜到我从酒吧后门逃走,不至于追出来那么慢;第二,我怀疑她是故意将撸子上了保险,使得周东东不能及时击发,为我安全逃走又争取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算是女保镖投桃报李,她的格斗技能未必有我强,之前,我要是在酒吧门口跟她死磕,孰胜孰败,亦未可知。

    蔚岚她们仨已经到别墅了,我回来的时候,看见孙大炮正和她们坐在院里的小凉亭闲聊,小花和小花后妈系着围裙,端来不少甜点给大家品尝,蔚岚拉我到一边,轻声告诉我,放心,孙总刚才已经通过中间人,取得了那位周公子的谅解,毕竟他只是吃瘪,并未吃多大亏。

    我这才放心,回到凉亭,听孙大炮吹牛比,说自己当年是怎么追到的小花后妈。

    他说小花后妈在遇到他之前,她是开蛋糕店的,他看上她了,每天都去她店里买一小块蛋糕,那时孙大炮还只是一个流落南方的东北混子,一天的工资,都未必能买到一块蛋糕,为了吃蛋糕,孙大炮开始奋发图强,不再给人看场子,自己做生意,机缘巧合,慢慢扑腾起来了,很快挖掘到人生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但小花她后妈并不知道。还以为孙大炮是那个性格憨厚的东北大哥,孙大炮也没告诉她,依旧每天去她店里坐坐,风雨无阻,直到一年多以后,孙大炮彻底崛起,开着奔驰来小花后妈的店里,小花妈震惊了。面对孙大炮999朵玫瑰的表白,小花后妈喜极而泣,答应了孙大炮的求爱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干爹这么浪漫,我姐夫就不行了,榆木脑袋一个!”昱忆听完,调笑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他瞎说!”小花后妈白了孙大炮一眼,“当时追我的有钱人可不少,比老孙有钱的大老板也有几个,我就是觉得老孙人踏实,才跟他的!”

    合家欢,笑语不断,一直聊到凌晨三点多钟,大伙才回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孙大炮家不算管家、仆人的的房间,楼上楼下还有四、五个卧室,两个女孩可以睡一起,足够我们休息,孙大炮可能以为我和小花早就那啥了,默认我俩睡楼上装修最豪华的一个公主房,床头还摆放着小花小时候的照片,估计在买房装修的时候,就特意给小花留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夜,我想和小花将对象关系坐实,小花知道自己留在南方,将来跟我见面的次数会减少。也有此意,然而,因为没有经验,鼓捣半天并没能成功,都很困乏,就睡觉了。次日早上又试了一次,好不容易看见点希望,熟料。阿豪那个小崽子突然闯了进来,吓得我赶紧翻身下来,拉过被子将小花盖上。

    “姐,姐夫,你俩干啥呢,咋还不起来啊?”阿豪天真地问,一嘴东北味儿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那个,你先出去呗。姐马上下楼。”小花红着脸,尴尬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嘛不嘛,姐你陪我玩!”阿豪撒娇,爬上了床。

    我无奈,只得先陪这小兔崽子玩儿,让小花在被窝里穿衣服,她完事儿我穿,穿好后,我留她们姐俩玩,自己下楼吃早餐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只有歆芸和老管家,俩人正在聊天,我问歆芸其他人呢,歆芸说孙大炮和蔚岚上班去了,昱忆吵着也要去熟悉熟悉干爹的产业,阿豪妈妈出去买食材,晚上要亲自下厨做大餐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我闲着无聊,加上昨晚没睡好,便在沙发上迷糊了过去,今天开始幼儿园放假了,阿豪特别喜欢他的小花姐姐,须臾不离左右,连上厕所都让小花陪着,让我不再有机会跟小花办事。不禁感慨,果然小舅子都不好惹啊!

    睡到中午,吃饭,下午孙大炮回来了,带我们几个又去商场购物,然后去游乐场玩,晚上回家吃饭,白酒、啤酒、红酒,把我给喝多了,不知道睡在了哪里,也不知道谁伺候我睡下的,等第二天早上再起来,已经日上三竿,我发现自己在歆芸的房间里,她非常严肃地说:“老板,我找了几个朋友,约在深镇开个茶座会,都是各个行业的商业翘楚,你必须得参加!”

    我点头,知道她是为我好,洗了个澡,换上昨天刚买的新西装,蔚岚开车(她已经办理了离职手续),带我俩去隔壁的深镇市,在一家咖啡馆跟歆芸那几个朋友见面,有搞地产开发的,有开食品厂的,有倒腾服装的,还有个年轻漂亮的美女,说是要做玩具工厂,他们都很年轻,其中最年长的也不过三十六岁,不得不说,南方商人的脑瓜真是活络,聊着聊着,几个商业项目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三点多钟,茶座会才结束,我意犹未尽,满脑子都是未来的美好蓝图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老板,是不是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?”送走客人之后,我和歆芸回到咖啡馆,她得意地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确实,之前觉得你很神,见了他们几个才发现,这样的神人在你们这边遍地都是啊!”

    “切!哪儿有那么多,整个粤东就这么几个未来精英,都让我给你抓来了!”歆芸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听他们都叫你阿美。认识他们很久了吗?”我试探着问,记得她真名叫宋美,后来觉得太俗气,自己改成了宋歆芸。

    “有些是小时候就认识的,有些是后来在国外读mba的同学,还有再后来我跟着家里做生意时候认识的朋友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那你家原来做啥生意的,咋认识这么多人呢?”我很自然地问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的小伎俩被歆芸识破。她瞪了我一眼:“说好不问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我不问,可明天咱们就回东北了,你如果想去看看这边的家人,这是最后的机会,去看看吧,都过年了。”我喝了一口蜂蜜柚子茶说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宋歆芸不耐烦地起身。“走吧,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跟她出了咖啡馆包间,来到前台结账,出来,蔚岚一直等在门口的车里,二人上车,蔚岚打了个哈欠,启动车辆:“哎吗,你们几个可真能聊,然后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真不去吗?”我又问了宋歆芸一次,“过了这个村儿,可就没这个店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蔚岚问。

    “看她的家人。”我说,宋歆芸不吱声,似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地址给蔚岚,中途后悔的话,咱们可以随时返回。”我进一步劝道。

    宋歆芸想了想。点头,抿着嘴说:“粤州市第四人民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?”我皱眉,怎么亲人在医院,歆芸还乱跑而不去照顾的?

    “是精神病院。”蔚岚淡淡地说,挂挡起步,掉头朝粤州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歆芸坐在后座都没再说话,一直看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我答应过她不问。只能跟蔚岚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,四点半时,车进入粤州市区,五点到达第四人民医院,是在一座山上,环境幽静,大门不让进,歆芸下车。掏出自己身份证,去门卫那边登记,才让我们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院里,我就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从灌木丛里冲了出来,蓬头垢面,眼神吓人!

    “快刹车!”我大喊。

    蔚岚正踩油门提速,见有人冲过来,一时慌张,啊地一声,懵逼了!

    我赶紧用左手拉起手刹,奔驰车头猛地往前一沉,堪堪刹停在那个精神病面前!

    定睛一看,是个中年男子,虽然知道他是个精神病患者,我还是憋了一肚子气,下车怒道:“你瞎啊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着我,嘿嘿地笑。

    “东辰,他是我爸。”歆芸下车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回头看歆芸,她脸色黯然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又回过头来看那个病人,这时跑来两个穿白大褂的男子,用粤语喊着“那儿呢,快抓住他”之类,病人见状,跳回灌木丛,消失在棕榈叶中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