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、有些人,不能惹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跟我?”我笑道,“你指的,是哪方面跟我呵?”

    蔚岚脸一红,挑挑眉毛,假装听不懂地说:“当然是跟你回去当司机啊!之前在西城我借的那台出租车里,你不就是要花3000块一个月雇我么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是有这回事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仨先走,我留下搞他,对了,他叫啥名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周东东。”

    “东东……好娘啊!”我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是娘,这些高棺后代的男性成员,很多都喜欢起这种叠字,”蔚岚解释道。“部队上就有不少,可能显得特别吧!”

    “姐夫你俩唠啥呢?喝酒哇!”昱忆有点醉了,端着酒杯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举起杯,陪她喝了一口:“岚,带她俩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能搞定?”蔚岚皱眉,“我劝你最后下手的时候,还是好好琢磨一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包借我,手机拿走。”我不在乎地笑道,蔚岚点头,从她包里掏出自己手机,把一脸懵逼的昱忆和歆芸都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还好,蔚岚的是个半大的手拿包,黑色,不仔细看上面暗纹的话,看不出来是男款女款,我伸手进去,熟悉了一下撸子的位置,合上,夹在腋下起身,端着一杯酒,走去周冬冬他们的半包厢,此时没有舞曲,酒吧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,噪音不大,适合聊天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看见我过来,停止嬉闹,五个人基本都是一个表情,就跟看傻比似得。

    “大哥,之前的事儿是个误会,小弟特来向您赔罪来了!”我举着酒杯,谦卑地说。

    周冬冬很有戒心,把手伸进那个女孩的包里,掏出撸子,压在了沙发上,才跟我说话:“谁他妈是你大哥。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,不该冒犯您!”我含混地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丫滚蛋,爷没功夫跟你废话!”周冬冬嫌弃地说,他的几个同伴都笑,只有个边上一个女的没笑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我假装没听见,探身凑过去了一点,“你说谁没功夫跟我废话?”

    爷一般来讲是帝都混混的自称,相当于东北人说“老子”。

    “你丫聋啊!爷!”周冬冬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,敢占爷便宜!”周冬冬抓起那把撸子指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啥?大哥我耳朵有点不好使,占谁便宜?”我用手拢着,侧耳过去。

    “爷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回听见了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!”周冬冬二度中套,急眼了,手指移到扳机上,朝我晃了晃,但我估计他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冲我开火,之前我怕他动手,是担心他被蔚岚突然掏出的家伙吓到,但现在我不怕,他愤怒,但却处于优势地位,只是吓唬我而已。

    “哎妈,大哥,你这是干啥啊!”我假装被吓到,哆哆嗦嗦,就差给他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那个刚才没笑,一直坐在边上的女人起身。过来对周冬冬贴耳说了句什么,估计是不要让他在公众场合耍虎之类。

    周冬冬听完,愤然放下撸子,给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感觉这女人有两下子,长相一般,身材不高但略显壮实,应该是周冬冬的保镖。

    “管我叫三声爷爷。爷就放了你!”周冬冬指着我鼻子说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叫行吗?”我弱弱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叫,就打到你叫!”周东东给了另外那个男人一个眼色,就是之前出去跟踪蔚岚的那个,男人领命,绕过茶几奔向我,我忌惮那个有家伙的女保镖,拔腿就往酒吧门口跑,男人不知是计,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出酒吧,前文说过,这里不是什么酒吧一条街,相对僻静,而且时间是凌晨,街上没啥人,适合动手。

    很快,男人追了出来,喊我“站住!”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走啊?”我笑着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家少爷是谁吗?”男人并未着急动手,而是用大拇指得意地往酒吧里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是谁啊?”我说。

    男人张了张嘴,但没有说周冬冬的身份,而是改口道:“识相的就跟我进去。别逼我动手啊你!”

    我把蔚岚的包放在那台三菱跑车的引擎盖上,转向男人,摆出架势:“我不识相,咱还是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草,给脸不要脸!”男人勾着头冲过来,挥拳砸向我的脑袋。

    我向后错步避开,反手回了他一拳。这个男人是个菜鸟,几乎不会功夫,压根儿连躲闪的意识都没有,脸颊被我结结实实地击中,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甩甩手,蹲下摸他的衣服口袋,并没有武器。只有个手机。

    我将他的身体拖到了跑车后面的灌木丛里,然后,坐在跑车的引擎盖上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钟,那个身材略矮的女人出来了,她四周看了看,走到我面前,眯起眼睛问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别装蒜!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蒜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女人二话不说,抬膝便向我撞来!

    我重心在跑车上压着,没法躲,只能用手去按,别看她个子小,但腿长,膝盖直接奔着我下巴就来了,我用两只手才堪堪按住,把她向后推去,女人可能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快,劲儿又那么大,踉跄几步站稳,又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动,”我从背后掏出撸子,顶上她的额头,“你不是我对手,我不想打女人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人!”女人临危不惧,眯起眼睛问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家少爷惹不起的人!”我将左手伸过去,从女人后腰摸到了一把撸子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家少爷身份?”女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周大公子嘛,”我讪笑道。“我知道你身不由己,但你今天,必须得晕过去,否则你没法交代,你是个聪明人,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我动手?”

    女人想了想,叹了口气,把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我冷笑,拿回撸子,刚要学昱忆的样子,击打脖颈,让她倒地,女人却突然哈腰,用头顶向我的下巴!

    我猝不及防,被她顶了个正着,又坐在了跑车的引擎盖上,她跟着扑上来,压住我的同时,抢下了我左手里的撸子!

    我下巴没事,撞得并不重,就是有些突然,我俩几乎同时用撸子顶住了对方的太阳穴: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平局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跟你玩游戏呢,把家伙拿开,然后滚蛋,我不为难你!”女人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抢了我的台词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让我难做,我全家老小的命。可都压在人家手里,他有事,我也会没命!”女人贴着我的脸,一字一顿地说。

    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,这就是大人物家族重要成员的保镖的宿命,跟企业老板可不是一回事,这些保镖。多半不是雇佣的,而是某些部门派来保护当事人的宫职人员!

    而我,只不过是想教训一下李冬冬罢了,跟她玩命,我确实玩不起。

    “好,我滚蛋。”我收回撸子,女人慢慢起身,按下了我手里撸子的一个部件。

    咔,弹夹掉出来,被她接住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,我很欣赏你。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用不着你欣赏,快滚!待会儿他出来你想走都来不及了!”女人警告道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回身捡起蔚岚的包,绕过车头,后退着离开酒吧门口,女人侧头,看见了跑车后面的男人,但她没有过去,待我远离后,她也退回到酒吧里面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栽了。可是没有办法,玩儿归玩儿,有些事情不能太过较真,再说我也没吃啥亏,算了吧。

    我离开酒吧门口的视野范围,点着一支蔚岚包里的三五香烟,边溜达边琢磨。蔚岚说的对,这个周冬冬,确实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物,即便刚才是我赢了,制服了那个女保镖,然后又进去打周冬冬,虽然出了口恶气,可之后呢,以周冬冬的性格,肯定会比龙家更用心地来把我揪出来,修理一顿,甚至直接弄死,他有这个胆量,也有这个能力!

    看来。以后不能太过意气用事,该认怂的时候,就得认怂!

    相比蔚岚也是这个意思,给我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我给蔚岚打电话过去,问她在哪儿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解决了?把他打啥样啊?”蔚岚笑问。

    “没打,我已经在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你会这样做,我正替你和昱忆擦屁谷呢!”

    “擦啥屁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弄了白慧琳的三个保镖么,我得出抚恤金给人家家属,这是孙总定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慧琳呢?她说她有个儿子。”我忽地想起这事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连婚都没结过,哪儿有儿子?你被她骗了吧。”蔚岚说。

    我正要追问,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引擎声浪,回头看。不好,是那台三菱跑车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