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、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聊什么呐,这么热闹!”小花她后妈从房间里出来了,阴阳怪气地说,不知道是不是我对白慧琳印象太深的缘故,感觉看面前这个女人,也有点像白慧琳,或许都是南方美女的缘故?

    但即便我再讨厌这个女人,也不可能对她使坏,毕竟,她是小花的亲人。

    这时,小花、歆芸也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啊,没聊什么,公司的事情,”孙大炮之前的盖世英雄范儿,立马消失,讪笑着起身,“那,今天就先聊到这里,东辰,小花,你们晚上住家里吧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孙叔,我想带小花出去溜达溜达,见识见识大城市。估计得很晚才回来,就住酒店得了,明天我们再来拜访!”我也起身,知趣地说,孙大炮用疑问句,那就明显是不想让我们住家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们出去溜达溜达,好久没晚上出门了!”孙大炮精神为之一振,像是老夫聊发少年狂。

    “幼儿园老师给布置作业了,需要爸爸参与。”小花的后妈抱着肩膀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孙大炮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哥,咱们走吧。”小花不悦地过来,搂着我胳膊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这娘们挺刁啊!老爷们儿的事儿,你瞎管啥?在我们东北,你这样容易挨削你知道不?”昱忆突然用浓浓的东北方言,狠狠甩了小花后妈一句。

    “诶!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!老孙!她谁啊?”小花后妈被呛,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孙大爷,咱们走!别理这个泼妇!”昱忆强拽着孙大炮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哎、哎,别啊,别啊!”孙大炮嘴上拒绝,脚步却很诚实,就好像他真的没有昱忆劲儿大似得,很快就被拖到门口,磕磕绊绊地换鞋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你就别回来!”小花后妈气愤地一跺脚,扭头要回房间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等一下。”我放开小花,叫住了那她后妈,让小花、歆芸她们几个先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小花后妈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沙发:“阿姨请坐,我想跟您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个小屁孩儿有什么好谈的!”小花后妈白了我一眼,又要走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儿?”我笑了笑,“你知道萧太后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小花后妈皱眉,长她这么漂亮的女人,可能大都不是很喜欢读书。

    “萧太后他老公去世的时候,她的儿子才12岁,孤儿寡母,被满朝文武欺负。你知道她是怎么把皇室权利夺回来,成为一代名后的吗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小花妈妈面色狐疑,但没有走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我扬手,再次邀请,小花妈妈终于过来,坐在了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她穿着睡袍,膝盖以下都漏出来了,但我不可以看!

    “萧太后您可能没听说,但杨家将的故事,您总该听过吧?”我点着一支烟。不紧不慢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大概知道这个人,契丹萧太后么,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!”小花后妈冷冷地催道。

    “萧太后叫萧绰,契丹、也就是辽国皇帝,景宗的皇后,这个女人很有才干,几乎和咱们汉族的武则天齐名,她老公景宗,体弱多病,后期很多朝政都是她帮着处理的,当时辽国很强盛,与她的功劳密不可分。可她毕竟是个女人,她老公景宗死后,新立的皇帝,也就是萧太后的儿子,辽盛宗只有十二岁,根本不当事儿,王亲贵族、朝野贵族当然不服这对母子,但最终,萧太后凭借自己的政治手腕吗,把他们都给弄服了——我讲这个故事,就是想问问您,阿姨,您有萧太后的本事么?”我慢条斯理地说,关于萧太后的事儿,初中时候我就看过了。

    小花后妈想了想,摇头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算诚实!”我点了点头,“现在我孙叔家大业大,就好比是皇上,您是她的皇后,阿豪是少不更事的太子。我听蔚岚说,孙叔的公司是股份制公司,他是董事长兼最大股东,除了他,还有几个股东,这些股东,就好比是王公贵族,孙叔今年都五十多岁,眼瞅着奔六十的人了,您觉得他还能掌控公司多少年?即便是十年,十年后,阿豪大概十四、五岁,一个被你们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十四、五岁的乖儿子,能斗得过那几个老狐狸吗?说句不好听的,哪天我孙叔不行了,到时候,你们娘俩能分多少财产?能不能分到财产,都得两说吧!”

    “你咒我老公早死?”小花后妈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咒我叔死,他是我未来老丈人,我咒他干嘛,巴不得他多活两年罩着我呢!可现在的事实是,他是老来得子,跟阿豪基本是爷爷和孙子辈儿的,中间出现断层,而你,又觉得小花是来抢你和阿豪财产的,非要把她扫地出门,如果小花就这么走了,从此不介入我孙叔公司的事务,阿豪又那么小。你能跟萧太后似得执掌公司吗?”

    小花后妈想了想,眯起眼睛盯着我:“我可以找个能人帮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能人?”我摇头笑了笑,往前凑了一点,“阿姨,我说几句肺腑之言,希望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小花后妈往后靠了靠,跟我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“您很漂亮,又很年轻,孙叔去世了之后,您大可以凭借姿色,再找个老公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那样的人!”小花后妈打断了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不是那样的人。但您如果找到一个能人,他可未必会跟你想的那样,只帮你,而不贪图你的美色,这很正常,就是你主动续弦也很正常,这点你不必介意。我要说的是,不管你找什么样的能人,你觉得,他会怎么对待阿豪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如果他不对阿豪好,我就把他扫地出门!”小花后妈上道儿了,进入了我的假设,不过,这确实是个很现实的问题,孙大炮后继无人呐!

    “呵呵,请神容易送神难,阿姨,你的能力本事,你自己应该知道,别说是找个能人,就是我,就是现在,让我以孙叔女婿的名义进入公司,用不了半年,我就能让你们娘俩扫地出门,你信不信?”我眯起眼睛,警告道,我确实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挺厉害,怎么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?”小花后妈得意地笑了笑,我一直盯着她,不说话,很快,小花妈妈脸上的笑容消失,变成了惊恐。“你到底要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小花是孙叔的女儿,当年孙叔穷困潦倒的时候,把小花给卖了,他欠小花的,这种愧疚感,和父女之情,阿姨,别说是你来要挟他,就是天打雷劈,他也不会放弃这个女儿!你要搞清楚,阿豪是小花同父异母的弟弟,孙叔没了之后。阿豪就是小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你觉得小花会和阿豪来争么?你对小花这么抵触,非要赶走她,甚至心里想着处之而后快,结果我都帮你想好了,无外乎两种:第一,孙叔妥协,赶小花走,你们夫妻感情破裂,孙叔去世后,公司四分五裂,你们孤儿寡母被扫地出门;第二,孙叔不跟你妥协,执意要给小花一半的家产,没准儿还得把你给休了,到头来,你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用我们东北话讲,你这么作,你说你到底图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说的,并非忽悠她,确是肺腑之言,小花后妈也不是十分刁蛮之人,只是没有把事情想得这么深的能力。听我说完,她细细品了一番,诚恳地问我: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,直接把一半的家产拱手让给小花……还有你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的问题就出在这里,”我点着第二根烟,“从根儿上讲,你就没有把小花和我当成自己家的人,这是所有可能产生的恶果的根源!我跟您实话实说吧,有个算命的给我算过,我的生意没法过黄河,过了肯定破产。只能在黄河以北发展,我信这个,所以您放心,我绝对不会来南方插手您家的事情,再说了,我只是和小花有婚约,又不是真的孙叔的女婿,但小花不同,无论从法律,还是从孙叔的情感来说,小花都是他两个继承人当中的一个,您为什么不这么想呢。心平气和地接纳小花进门,拿她当您的亲生女儿看待,让孙叔把小花放进公司里,重点培养,准备接班,等到二十年后,阿豪有能力接班的时候,小花和您现在的年纪差不多,让阿豪从他姐姐手里接班,我这个当姐夫的,跟他南北呼应,再扶他一把。不就能实现平稳过度了吗?到时候,您才能享萧太后的福啊!”

    小花后妈点了点头:“好像是这个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我将香烟在烟灰缸里碾灭:“道理,我都跟您讲清楚了,您再好好想想吧,下午我说的那些都是气话,如果你不想让小花留下,我明天就带她走,不会要你们一分钱,我唯一担心的事儿,就是孙叔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,最终便宜了外人!”

    说完,我起身,走向别墅门口,这些话,够她琢磨半宿了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我看见孙大炮正和小花、昱忆、歆芸还有蔚岚坐在院子里的小凉亭中谈笑风生,这位老孙同志,感觉挺好,就是怕老婆,像我这样多找几个练练胆儿,可能就不怕了,不过他又不是那样的人,哎,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小美女陪着,叔好像都年轻十几岁了呢!”孙大炮见我出来,高兴地说,“走,叔带你们‘血拼’去,随便买,我买单!”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