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、妇人之仁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昱忆对我这个姐夫,至少从谋略方面,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,毕竟她太小,智力还没发育完全,虽然很独立,但遇到我这种觉得可以依靠的,就变回小孩了。

    所以,听我说白慧琳要杀人灭口,给昱忆气够呛,直接降档,拉手刹,在马路上来了个甩尾,吓得其他社会车辆纷纷鸣笛抗议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最近的医院在哪儿吗?”我问昱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掉头干嘛?”我懵逼地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问问呗!”昱忆挠了挠头,打转向灯靠向路边,我无奈地按下车窗,问晚饭之后溜达的路人,路人告诉了我。离索菲亚酒店不远,以东大概一公里,叫什么圣玛利亚医院,昱忆再次掉头,很快找到那个医院,进院子,绿化很好,西式风格,建筑主体有点像教堂,可能是外国人投资的高档私人医院。

    “车头向内,掩盖伤痕,免得让人起疑心。”我说,昱忆点头,直接把车头扎进车位,怼进那边的低矮灌木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车哪儿来的?”下车后我问。

    “偷的啊,用完就可以扔了。”昱忆连车钥匙都没拔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偷车?”

    “撬门、压锁、电工、瓦工、木工、修理水电气,啥都会,姐夫你可别小看杀手,高级技术工种呢!”昱忆娇笑,诶,我就喜欢她笑的样子,特像她姐姐,赶紧长大吧,都有点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门口,我低头,看见了几点零星的血迹,还没有干透。进一步证明白慧琳就是来的这里,二人进医院的旋转门,里面不大,也没啥人,没有挂号处,我看见楼梯,就想走过去,有个女护士过来拦住了我们,很礼貌地说:“你们好。这里是私人医院,请问二位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受伤了,刚刚入院,手腕穿刺伤,我们是她下属,过来照顾她的。”我比划着白慧琳受伤的手腕部位,也很礼貌地说。

    “噢,您说的是白小姐吧?她刚做完紧急处置没多久,请跟我来!”护士被骗过,带我们来到电梯口,进去,按下三层。

    “您告诉我们病房号就行了。”我笑道,其实这样是为了她好,昱忆下手可没有轻重。

    “不不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,二位,请!”护士很客气,非要引领我们。

    出电梯,左转,不用护士带,我就知道白慧琳在哪个房间,因为不远处站着两个黑衣人保镖,分立门的两侧,我和昱忆一出现,那两个保镖就转头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手。”我搂过昱忆肩膀,对她贴耳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到了那个病房门口,护士停下脚步,扬手指了指:“就是这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对护士微微鞠躬,护士微笑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黑衣人,狐疑地打量我一番,问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东北人,好像东北人在南方混的不少,因为东北男子长得普遍五大三粗,如果再有点胆魄和功夫,大多会干保镖,徒有其表的,也能弄个保安队长当当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转头看看那个美护士,待她进了电梯间,我又转头过来看昱忆,两人相视一笑,同时出手,昱忆对付的那个保镖很菜,我用余光瞥见。昱忆只一掌,就劈在他脖子上,把他弄晕了,我这个不太好对付,他准备得很充分,我一招偷袭失败,反倒中了他一拳,幸亏昱忆过来帮忙,黑衣人出拳打昱忆。她灵巧地从黑衣人腋下绕到他身后,又是一掌,将其劈晕。

    这时,房间门打开,出来个女的,穿的小西服,眼神类似蔚岚,不算长的头发,应也是个保镖,不过她就更菜了,被昱忆一脚踹进了病房,没等倒地,又被昱忆抓住头发,撞向墙壁,慢慢瘫软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病床上的白慧琳惊叫,伸手摸向床头柜上的包,我怕里面有撸子,赶紧抢步上去,夺下包,打开,还真有一把,包看起来很廉价,兴许是那个女保镖的包,好险,幸亏她没有第一时间掏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白慧琳惊讶地问我。

    这是个单间,宽敞明亮,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。对不起,这是你逼我的。”我把撸子拿出来,包丢在地上,冲白慧琳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我将撸子口指向白慧琳,算是我的回答,有些人值得留情,有些人不能原谅,这女人心如蛇蝎,要不是我歪打正着。躲过一劫,要不是她恰好雇佣的是昱忆,现在,我和蔚岚、孙大炮就横尸街头了!

    这种人,留着只能是个祸患!

    “哎哎,别杀我啊,求你了!”白慧琳哭哭啼啼地从床上翻滚下来,跪在地上,“只要你不杀我!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!你让我给你做牛做马,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谢谢。”我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放了我吧!”白慧琳跪着爬过来,抱住我的大腿,“我还有个儿子,才上幼儿园,我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可怎么活啊!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句话,我心里抽了一下,不觉动了恻隐之心,因为我妈没了。所以特别能理解那种感受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,放了我吧,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白慧琳继续哀求,眼中的哀伤,又夹杂些些许妩媚,“你放了我,我天天服侍你,我可会伺候人了呢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蹬腿。厌恶地踹开她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,姐夫!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我叹了口气,到底还是下不去死手,毕竟是条命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妇人之仁!”昱忆失望地摇了摇头,跟我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身后,白慧琳的“谢谢”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到电梯口的时候,按了下行键,电梯刚上到三楼。昱忆突然抢过我手里的撸子,转身,边跑边说:“不行!不能放了她,否则咱俩死定了!”

    我想拽她,但没有拽住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先下去等我!”昱忆回头冲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我犹豫了两秒钟,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门关闭的时候,我听见病房方向。传来连续三声撸子开火的声音!

    下楼,我双手插袋,在前台护士疑惑的注视下,快速走出医院。

    刚出医院大门,就听得不远处传来咚的一声响,我转头看过去,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,侧身躺在地上,似乎是头先着的地,一片殷红从她的头发下面溢出,在水泥地上肆意流淌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三楼的窗口,窗户开着,昱忆冷漠地看了我一眼,身影消失。

    门里面的护士听见动静,纷纷跑出查看,有的喊着叫医生,有的给白慧琳做急救,我勾着头走向那台车,进了副驾驶,不多时,昱忆从侧面的一道门溜出来,还特意从白慧琳坠楼处经过,之前引导我们的那个美护士疑惑地看了看昱忆,昱忆转身,加快脚步向我这边跑来,开门上车,快速启动、离开。

    “确定死亡了么?”我问。昱忆点头,我叹了口气,也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大门,开出一段距离,昱忆把本田车拐进一条小街,二人下车出来,打车去孙大炮的别墅。

    到了家,孙大炮正在沙发上焦急地等着我,虽然是在别墅里,但在场的只有我、昱忆、孙大炮和蔚岚,这事儿还是不让其他人知道比较好,我将昱忆介绍给他,简单把情况说了下,请孙大炮帮忙善后。

    “这好办,局里我认识人,弄个自主坠楼就行,就是怕白慧琳那几个手下把你们供出来。”孙大炮听完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孙大爷。他们不会说的。”昱忆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恐吓他们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恐吓太麻烦,直接弄没了,然后把撸子上咱俩的指纹擦掉,握在了白慧琳的手里……”昱忆诡笑道。

    我不觉打了个激灵,昱忆居然把那仨人都给那啥了,还栽赃给白慧琳,再让她坠楼!

    这样,即便是被追查出来,我和昱忆也可以洗脱罪名!

    不愧是职业的。要是换了我,绝对想不出来这么完美的办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