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、女司机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就一个人?”我皱眉,其他四个家伙,还有人质呢?

    噢,我明白了,只是来修车的,修车后,他还得回去,再进行下一步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他抓来,严刑拷打!”昱忆说。

    “不,先别打草惊蛇,李雷,你可以回去了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嗯,东哥小心,有啥事儿,你吱声!”

    我点头目送李雷离开,不想让他这个外人参与进去,毕竟危险系数挺大的。

    送走李雷后,我回到路口,拦下一台出租车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,小帅哥?”没想到司机是个女的,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,长得不错,就是脸色很暗。出租车不允许贴车膜,太阳晒的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想租你一天车,多少钱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啊?租车?你开啊?”司机笑问。

    “连人带车一起租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司机想了想,伸出两根手指:“两百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三百,用完车,你把我俩还有今天的事儿都给忘了,行吗?”我掏出钱包问。

    “哟,你俩这拍电影呐,谍战片?”

    “行还是不行?”我皱眉,她话有点多。

    “行啊,你出钱,你说了算呗!”司机爽朗地答应下来,将“空车”的牌子按下。

    我拉开车门,让昱忆坐在副驾驶,我坐后面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。老板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我指挥女司机开到商务车那个修理部的斜对面,把车倒在一家商店门口,让昱忆下车去买了些零食,堵住昱忆的嘴巴,免得她乱讲话。

    昱忆下车后,女司机神秘兮兮地问我:“大兄弟,你俩是不是按全局的人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我就拉过两个,也是用三百块包了我一天的车,跟踪其他车来着,是不是你同事?”女司机用更小的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大姐,把钱给我,不包你车了。”我虎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你的嘴不严实!我同事给你三百块钱,让你保守的可是郭嘉机密,你却给说出来了!”我低声训斥她道,这叫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女司机拍了拍自己:“呸呸,瞧我这张嘴!差点犯错误!放心。同志,这回绝对不说出去了!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们今天的任务是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不该问的别问,不该告诉的,我也不会告诉你,否则,你应该知道后果,抱歉了,同志,这是我们的保密原则,请您理解。”我和颜悦色地吓唬女司机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您放心吧,首长,保证完成任务!”女司机用右手向我敬了个标准的军礼,我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看你俩年纪也不大啊,是当官的嘛?”女司机又问。

    “啧!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对对,不该问的别问!我闭嘴了!”女司机转了过去,“白当五年兵了,以前我也学过保密守则的呀,都就饭吃了!”

    “大姐你当过兵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要不咋说咱俩还是同志呢!”女司机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部队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成都军……保密!我们可是特种部队!”女司机骄娇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啥!哎,可惜啊,最后一年本能留下的,不小心犯了错误,被撵家里来了!”女司机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犯啥错误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滇南禁毒,围剿毒贩子,我本来是负责潜伏,结果看见一个小姑娘被毒贩子那啥,我就违抗命令,上去把他给弄死,把小姑娘给救下来了,因为我的暴露,那次围剿行动失败。结果上级一来气,就把我开除了呗,但我不后悔!”女司机语速有点快,不过条理清晰,表达能力不弱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被开除之后,地方政府是不包分配的,所以你才来开出租车。是吗?”我问,在当时,当兵的人待遇很好,退役后一般都会分配到地方工作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爸就是开出租车的,常年开车,腰间盘干突出了,本来想给我哥开,可他嫌累,挣钱少,干别的去了,我这也算是女承父业。”女司机说。

    “你开出租车,一个月能挣多少钱,结婚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结啥婚呐,刚从部队上下来,对象都还没有呢,现在冬天,活儿好干,一个月能挣个一千八、九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开两千五,你跟我干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你们单位招人吗?”女司机兴奋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单位招人,是我个人的公司招人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哟,首长还有个人公司呢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干不干?”

    “啥工作?”女司机问。

    “开车,兼我的私人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开啥车?”

    “轿车,丰田佳美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这时。昱忆回来,上车就开始咔吧咔吧地吃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想把这位女司机招致麾下,主要是因为她的前特种兵身份,而且,她还杀过犯罪分子,昱忆当然也杀过,但她是职业的,并非是我的私人物品。过年后她又得去南方,而我身边,需要一个跟昱忆一样嗜血的家伙做帮手,女司机若同意,和宋歆芸她俩,一文一武,黑白双煞,还愁打不下来天下?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了,”女司机转头过来说,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得帮我骗我爸,说我被掉去你们局里工作了,哪怕说是临时工也行啊!我爸因为我被撵回家的事儿,觉得抬不起头来,病挺长时间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我黑着脸,这谎撒得,可有点大!

    “你俩说啥呢?”昱忆嚼着什么玩意,懵逼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俩可以切磋一下,”我看着她俩,一个是职业杀手,一个是前特种兵,不知道谁会更厉害一些。“对了,大姐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副驾驶前面的身份牌应该是她父亲的。照片很老的男人,叫周国强。

    女司机也看了看那个牌子:“我叫周……岚,山风岚。”

    “哎,姐夫,那个司机出来了!”昱忆叫道。

    我看过去,只见那个司机和一个修理工从房间里出来,修理工手里拎着工具箱,来到后保险杠处。修理工蹲下瞅了瞅,打开工具箱,从里面拿出钳子、改锥等物,将保险杠推上去,用螺丝钉还有什么东西拧紧复位,相当于打了个布丁,反正都是黑色,不仔细看看不出来,弄完后保险杠,他俩又去前面,弄了十来分钟,司机给了修理工一百还是两百块钱,便上了商务车,倒车出修理部,开往山北街方向。

    “周岚同志,组织考验你的时刻到了,跟上那台车,别被他发现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首长!”周岚戴上墨镜,打火启动,不远不近地跟着商务车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我发现周边的街景有点眼熟,怎么绕到西城大学来着,这不就是昨晚我和昱忆吃烧烤的那条街么。当然,路边的摊位早上不会出来,不过地上的油污还在,我尤其记得路边有一家叫“逢烤必过”的烧烤店,名字起的和旁边的西城大学很是应景,有才!

    过了“逢烤必过”后,商务车拐入一条我更熟悉的街道,就是旅馆一条街。而且,它打了转向灯,进了一家旅馆的小院子里面,这个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