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7、全城搜捕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南方人玩起脑子来,不服不行,我估计他们五个人中,只有领头者一人会武功,其他四个人都是领头者雇来的,在侦查到我们人数也不少后,才会出此阴招,用计取胜,之前我跟领头者对峙,我在拖延时间,他看似装腔作势,其实也是在拖延时间——给他那两个同伴潜伏的时间,我们偷袭不成,反被偷袭,输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输在我自诩最强的“计谋”上,妈的,真窝囊!

    “都赖我,太不小心了。”安生给了自己一嘴巴,还要打第二巴掌时,被王宇拉住。

    “生子,不赖你,是他们太狡猾,也是我低估了他们的实力。”我自我检讨,不是替安生抗罪,确实是自己不够细致,少了两个大活人。愣是没注意到!

    “东哥,下步该怎么办?”王宇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两手准备,第一,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咱们的人,全城搜索那台商务车,车号是奉a-24324,他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王宇点头,“我这就开始打电话。第二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不用你们管了,我得去找一个人帮忙。”我点着一支烟,不是孙大炮,我他妈上哪儿找他去,我要找的,是赵昱忆。

    你不是跟我玩阴的么,我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更阴!

    回到县城,大家分头去准备,王宇、安生负责联络,散出斥候,今晚就开始,全城搜索那台省城牌照的车,赵大友说他在市里也认识几个哥们,发动起来,帮我一起找,我让他先回东梁镇,他不回,说要留在我身边,随时听候调遣,我只得先给他开了个酒店房间,让他等我电话。

    布置完,已经快十点了,我这才给赵昱忆打电话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上次她帮我归拢完吴磊,又躲藏起来,说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才会回来,这段时间我俩一直没联系。

    “啊,在市里呢,咋了,姐夫?”昱忆身边环境嘈杂,好像是在游戏厅里。

    靠,早知道她在市里,叫上她去塑机厂多好,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儿了!

    “你找个旅馆,开个房间,然后告诉我位置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姐夫……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!”我心里烦乱,挂了电话,回家拿了充电器,出来又在路边超市买了包烟,打车往市里走。

    半路上,昱忆把地址发了过来,是个叫“明月旅馆”的地方,105房间,位置在西城大学附近。

    到达目的地,我付钱下车,这是个旅馆一条街,视野里就有十几家旅馆的霓虹灯在闪烁,不过街上人并不多,可能是因为大学生放假的缘故,我进了旅馆,找到105房间,敲门,里面传来塑料拖鞋趿拉趿拉的声音,门打开,昱忆抱着被子站在房间里,头发湿漉漉的,小腿露在外面,小脚丫上趿着一双旅馆的红色拖鞋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刚洗完澡,你不是要开房间么!”昱忆娇羞道。

    我进来关上门,反锁,瞥了一眼床上,她的内外衣裤,还有袜子都整齐地叠放在那里。看来她是误会我意思了,我要找也找她姐啊,找她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干嘛!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上,跟你说个事情。”我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干呢,等身子干了再穿,你说呗!”昱忆歪着脑袋说。

    我便将之前发生的劫持事件跟赵昱忆讲了一遍,讲的比较细,得让她尽可能知道所有细节,有助于“破案”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我讲完,去窗帘后面,看着窗外的街景抽了一支烟,等抽完烟出来,昱忆把衣服重新穿好了,俩人又对此事交流一番,然后躺在床上休息,看着电视等待,这里,现在就是我们蓄势待发的基地。

    虽然王宇和赵大友都散出去了一些人寻找那台商务车,可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,都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“睡觉吧,明早再说。”我抬头关掉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还没吃晚饭呢……”昱忆弱弱地说,小肚子还配合地咕噜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说,都这个点儿了,吃啥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不远有条烧烤街,做的小吃都可好了!”昱忆从床上坐起来,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,小心点。”我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一起去呗!”

    “不去,没兴趣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姐夫,去嘛,去嘛,一个人吃没意思,吃饱了才有力气战斗嘛,对不对?”昱忆拉着我胳膊撒娇。我只好穿上外衣,跟她一起出去,沿着旅馆一条街走到尽头,左转入小巷,里面烟熏火燎的,很多烧烤摊,其中不乏带着条纹帽、蓄须浓密的南疆人。

    买了些羊肉串,说实话,因为中午在赵倩家吃的那只羊。我现在对羊肉还有些反胃,幸亏烤的不错,外焦里嫩的,我才吃了几串,昱忆想喝啤酒,被我制止,怕她喝多,影响待会儿可能存在的营救行动,再说,还未成年喝什么酒,多伤身体啊!

    一顿胡吃海塞,昱忆总算是饱了,回到旅馆房间,我感觉有点冷,开足空调,把手机充上电,继续等待,等到凌晨两点钟,电视台都没节目了(那时候还没有众多的卫星电视台),昱忆早已睡着,我实在熬不住,才在她身边睡下。

    一夜噩梦,都是小花被折磨的内容,早上醒来,昱忆从被窝里紧紧抱着我,就像是小孩子抱着大人似得,没办法。她从小缺爱。

    我将她轻轻扒拉到一边,去洗手间洗漱,正刷牙的时候,昱忆顶着乱蓬蓬的头发进来,就像是没看见我似得,直接坐在马桶上,开始方便。

    “哎哎,能不能注意点啊你!”我皱眉,也太随便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外人。”昱忆眯缝着惺忪睡眼。挠了挠头发,起来,提上裤子,把我从洗手台前推开,照照镜子,捋顺头发。

    我把漱口水吐在马桶里,擦擦嘴巴出来,昱忆很快洗完,二人出去吃早饭,等出了旅馆大门我才想起来,手机还在床头充电,算了,懒得回去取,也不差这一会儿,路边有早餐摊,东北路边摊的早点基本都是油条、豆浆、豆腐脑,还有馄饨摊,我吃的豆浆油条,昱忆要了碗馄饨,做的比较慢,我快吃完,她的馄饨才上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人家饭量小,吃不掉这么多,你帮人家吃几个!”昱忆掰开一双筷子给我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你,是昨晚吃肉吃多了吧!”我白了她一眼,昨晚她一个人干掉了三十串羊肉串!

    “嘻嘻,被你识破了哈!”昱忆眨了眨眼睛,俯身吹,很热,她得边吹边吃,慢吞吞的,我惦记着落在旅馆里的手机,就让她先吃着,我回去拿,结果,事情就这么凑巧,手机里真有几个未接来电,都是王宇的,第一个,看时间也就是在我们出房间门的时候!

    我赶紧给王宇回拨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妈,东哥,你可算接电话了!”王宇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哥们在市里看见了,但是没跟上,跑掉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位置。”我拆下充电器。将屋里我和昱忆的个人物品一股脑装进她的背包里,边打电话边出旅馆,直接去前台退房。

    王宇告诉我,位置是在花园市场,离大宫不远,就是上次我和程小卷、喜儿一起看电影的地方,他那个哥们看见那台商务车的时候,它已经快拐弯了,等那哥们追过去,商务车消失不见,那条街,叫山北街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我背着包,跑到早餐摊前,拉起昱忆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我才吃了四个!”昱忆临起身,还用勺子盛了一颗混沌,塞进嘴里,边走边哈热气。

    打车去山北街。王宇的那个朋友还在原地,跟他沟通了一下,他觉得面包车应该没有走远,因为山北街又长又直,红绿灯还多,以他当时追的速度,如果面包车保持直行的话,他肯定能在过了拐角之后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那台车拐进了附近的某条胡同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那个哥们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台车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?”我问。

    哥们想了想,摇头。

    我举目远眺,两侧的路口不少,谁知道商务车会钻进那条胡同,而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