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5、红旗塑机厂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呵呵,老板,你该不会怀疑‘家贼难防’吧?”宋歆芸回头瞅我一眼,讪笑,用粤语表述,意思是我在怀疑是她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“歆芸,你别误会,我们还认识其他的粤东人士。”我拍了拍宋歆芸肩膀,指的自然是那个伪装成军大衣,手里有撸子的家伙,可他说是小花爸爸的朋友,又怎么会对小花下手呢?

    其实,除了宋歆芸和小花爸爸,我还认识一个跟粤东有关的人,那就是赵昱忆,她伤了龙歌后,跑去粤东避难,也有可能他把仇家勾过来,不知怎么就扯到我和小花身上了,当然,这种可能性非常低,因为我和昱忆关系私密,赵倾城都不知道,小花更是连昱忆的面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。反正绑架小花,就是不行!

    我布置完任务,不再吱声,拉下车窗,吹着凉风,深呼吸,吸入大量氧气,得赶紧让血液里残余的酒精分子滚蛋,酒虽能助兴,但严重影响脑力和行动的敏捷性,以后能不喝,就尽量不喝。

    宋歆芸开着双闪,车速不慢,王宇带路,约二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,月朗星稀。工厂中设备、厂房的轮廓清晰可见,看起来是个废弃工厂,大门已经坏了,宋歆芸跟随另一台社会车辆,正常地从门口开过,停在大概五十米之外的路边,放安生下车,他身材瘦弱,目标小,悄无声息地从围墙裂缝中挤过去,很快消失在工厂里面。

    我打开车门,踩着座椅翻身上了车顶,往工厂内部眺望,里面很大,到处都是黑黢黢的,并未发现异常,也看不见安生。

    约莫十几分钟后,一道身影在视线里闪过,我赶紧蹲下,不多时,身影又在更近的地方再次闪出,猫着腰,跑向这边,从围墙缝隙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样?”我跳下车问。

    “有纸和笔吗?”安生穿着粗气问。

    “先上车再说。”我打开车门,推着安生进去,这边不时会有车辆经过,容易暴露。

    宋歆芸包里有圆珠笔和笔记本,不是笔记本电脑,就是纸制的笔记本,安生翻到空白页,快速将工厂的平面图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共有三排厂房,小花和绑架小花的人,躲在第三排厂房靠近东边的位置,而且是在二楼,一共有四个人,因为太黑,安生无法确定他们是否携带武器,小花被绑着,坐在一张椅子上,情绪还算正常,有一台黑色面包车停在厂房门口,车里有个司机,也即是说,绑匪一共有五人,在二楼的绑匪中,有个女的。

    “塑机厂还有个后门,开着,面包车应该就是从那边进来的。地上有新的车辙印记,咱们可以从前门进入,穿过第一排厂房,进入第二排厂房,埋伏在里面,那里距离面包车和劫匪的位置大概有四十米,随时能上去帮忙,而且。厂房里到处都是钢筋头、大螺丝杆之类,可以当做武器。”安生用笔指点着介绍道。

    这些跟我关系不大,主要说给王宇听的,安生说完,我看看时间,七点四十八分。

    我拎着装有三万块钱的牛皮纸袋,拿着手机,下车,走向塑机厂正门。

    “老板,拿着!”走出几步,宋歆芸叫我,我回头,她从车窗丢过来一个什么,我接住,是我送她的那把卡簧。

    我蹲下,将卡簧插在左脚内侧的袜子里面,他们即便要搜身,也未必会检查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藏好卡簧,我走到工厂门口,给小花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快就到了?”还是那个男人阴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?”男人反问。

    “工厂大门口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前门还是后门?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前门,不对,他似乎在试探我,便说:“不知道这是前门还是后门。大门坏了,旁边有个木头牌子,上面写着西城市红旗塑机厂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进来吧,沿着厂区中间的道,直接往前走——对了,是你自己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没有犹豫,撒谎道。

    对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跳进破旧的大门。顺着中央大道往前走,穿过第一排厂房,穿过第二排厂房,果然看到安生所说的那台黑色面包车,确切第说,是一台俗称“子弹头”的丰田商务车,半截车身藏在设备后面,我假装不知他们的藏身之处,再次给小花打电话:“快走到头了,你在那儿?”

    “往你的右手边看。”男人说。

    我向右看去:“看见一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车边。”男人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走向面包车,驾驶室的车门打开,司机下来,服饰倒是很专业,一袭黑衣,脑袋上套着一只女人穿的黑色丝袜,口鼻和双眼挖了三个洞。

    “举起手,趴在车头上!”司机下令。

    我举手,走到车头前趴下,司机在我身体两侧,从上到下摸了一遍,又让我翻过来站好,身前自上而下再摸一遍,搜身不是很专业,没有发现我袜子里那把卡簧,而且也没摸我后面腰带,即便藏把枪在那里,他也摸不着。

    “袋子里是什么?”司机搜完,问我。

    “赎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打开!”

    我慢慢打开袋子,给他展示,司机死死盯着我,把一只手伸进牛皮纸袋摸了摸。抽出: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进哪儿?”我佯装不知,其实刚才趁着在车头上翻身的时候,已经瞥见二楼窗口站着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门!”司机指向车间门口,我微微点头,走向他手指的方向,进了车间,里面很宽敞,设备可能都被搬走了。

    “嘿。这边!”左手边传来声音,我寻声望去,一个人站在楼梯拐角,我走过去,上楼,他一直站在那里,并没有跟我一起上二楼,可能是要留在这里站岗。这样的话,二楼应该只剩下三个绑匪了。

    但当我来到二楼,却只看见两个绑匪,一个站在小花身后,另一个坐在小花对面的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正在抽烟。

    安生的情报没有问题,因为这俩人。身影都是男人,也即是说,还有一个女绑匪,不知藏身何处。

    “哥!”小花看见我,大声喊。

    我没理她,慢慢走向坐在椅子上的人:“放人!”

    “钱呢?”男人笑问。

    我走到离他三米远的位置,把牛皮纸袋袋口的白线燃烧了两圈,丢给他,男人接住,并没有打开查看,用手捏着纸袋的一角,悬空晃了晃,手松开,纸袋落地。

    看来不是冲钱,而是冲我来着,想来也是,三万,有点少。

    “放人。”我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在命令我吗?”男人用粤语说,从声音判断,他并不是之前闯进小花宿舍的那个军大衣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我抱起肩膀,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给你爸打电话!”

    我爸?我心里一惊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嗯?不要告诉我,你也没有孙大炮的电话。”男人笑道。

    啊,我明白了。他把我当成是小花的亲哥了!

    原来不是冲我,而是冲小花他爸来的!

    “我确实没有我爹电话,他在南方,很久没跟我们联系了。”我将计就计,看了一眼小花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男人语气失落,放下二郎腿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走到小花身边。把手放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放人!否则我让你们走不出西城!”我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,厉害呢!你叫什么名字,怎么没听你爸说过你?”男人丝毫不为所动,笑着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,老子叫孙小光,我还有个姐姐,叫孙小美,你也‘母鸡’吧?”我冷笑道,把孙小美加进来,是为了迷惑绑匪,进一步伪装我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一个!”男人信以为真,点了点头,“她也没有你爸电话,是吗?”

&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