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、荡寇志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这才想起,刘凯和程小卷的家,就在西山别墅区,上次我差点被刘凯的手下们将肾给踢爆,虽然我也阴了他一把,断其筋,可还是不解气,昨天我听程小卷说,刘凯已经从京城回来,伤势恢复的不错,已经可以下地慢慢行走,有钱就是好啊,回血都快人一等,黄毛现在还在县里医院躺着呢。

    正好,朱大力也和刘凯有过节,我要不要趁着他元气并没有复原,搞他一搞呢?

    但这事儿,我自己拿不定主意,原因有二,我对刘凯,除了知道他有钱,有一些朋克帮手之外,一无所知,我得问问朱大力,现在搞他时机是否合适,第二,刚搞掉了吴磊、王东,心气未免有些高,也就是有些膨胀,这我自己是知道的。所谓盛极必衰,我怕这个时候再出手,会折翼。

    正犹豫不决,手机震动,我掏出查看,是程小卷的一条字数不少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不同的学校,看着不同的灯火阑珊,不同的人来人往,不同的车水马龙,不同的环境。接触不同的人,我却总是,在欢声笑语的时候想起你。”

    小卷的柔情,马上冲淡了我心中的戾气,我望向主城区方向,余晖绚烂,整座城市被红色的光耀笼罩,很美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怎么了啊?”喜儿问。

    “突然想作首诗。”我悠悠地说。

    “哟,你还会作诗啊,来来来!”

    我背着手,迎风而立,沉吟片刻,悠然开口:“算了,走吧,带你们去见识一位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我笑着上车,拉着喜儿和歆芸下山,边开车边给朱大力打电话,他正在干活,让我先去店里找他。然后请我吃饭。

    我没听他的,直接去了上次吃饭那个饭店,先定下一桌,再去“韩城会馆”,朱大力正在二楼给一个美女做头发,我没好意思过去打扰,下楼跟李东等几个店员闲扯淡,李东就是上次在店里跟我发生冲突的那个朱大力的手下,虽然是个桀骜不驯的混混,但熟悉起来,人还不错,蛮幽默的,讲了几个荤笑话,逗得喜儿和歆芸哈哈直乐,她俩是老司机,都懂!

    五点钟过一点,朱大力下来了,能让他亲自上手的,想必是个重要客户,一问,果不其然,是当地街道办主任的女儿……

    我给双方引荐,然后去吃饭,一共七个人,我,喜儿、宋歆芸,朱大力和他那个水嫩水嫩、看上去还没我年龄大的媳妇儿,还有李东和他对象,李东的对象是做美甲的,长相算不上多美,但肉嘟嘟的很可爱。

    到了饭店,点餐吃饭,我一看没啥外人,就跟朱大力咨询,是否要干刘凯,朱大力摇头不答应,说时机未到,不是刘凯现在不够弱,而是我们自己不够强,去市区火拼,可不光是拼人数,市区那帮混子的厉害之处,在于他们上面有人,他们自己能打赢也就算了,一旦吃了亏,那帮家伙会通过大盖帽、法律、检查等官方途径来搞对手,那样就比较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哥我没念过啥书,就是瞎混,但我总觉得啊。以后咱们混,也得朝刘凯那个方向发展,不但要有钱,还得认识些达官显贵,办事方便呐,混能混多少年?最终还不是得娶妻生子、养家糊口?我们城南水浅王八多,我年轻那会儿,这里也有不少大哥,打架狠,下手黑。可现在呢,大部分人都不折腾了,有蹬神牛的,有修车的,有卖肉的,只有两、三个现在说话还好使,为啥?人家有钱,在社会上认识的人多,都认识啥人,机关里的、法院里的、局子里的,出点啥事,只要你钱到位,人家真能帮你摆平,跟他们一比,咱还在玩儿凳腿子、刀片子,太小儿科了!”朱大力玩转着酒杯,自嘲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咱也去结交那些能用的上朋友呗?”李东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结交人家,人家就搭理你啊,”宋歆芸笑道,“首先你得有钱,其次,你得有合法的生意,还得有社会身份,最好还是区一级的戴表、伟员啥的,那样人家才敢跟你结交,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高见!”朱大力冲宋歆芸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我不是弟妹啦,”宋歆芸脸红,指向喜儿。“二喜才是你弟妹呢,我就一小秘!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?”朱大力笑着看我。

    我刚要解释,喜儿大大方方地说:“大力哥,你别听她的,我是老四,她是老五,老大和老二在上班,老三在上补习班,她们都没空,就我跟老五闲着,跟东辰过来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我喷了一口茶水,脸色估计是红里偷着黑,黑里透着红,阴晴不定!

    “自古美女爱英雄,从这点就能看出来,我东辰老弟前程不可限量啊!”朱大力很会说话,举杯过来,“那今天我这个当‘大伯子’的,就先敬四弟妹、五弟妹,那三位弟妹。改日再敬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喜儿跟朱大力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老六啊……”李东对象小声地问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。”李东怼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东哥你别听二喜瞎说,开玩笑的!”我苦笑,搪塞了过去,其实还真有,但我不知道应该是安沐枫,还是赵倾城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七点多的时候。饭局结束,因为我提前付了账,朱大力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非要拉我们去唱歌,那就去唱呗,反正城南不用担心有人要弄我,唱歌的时候又喝了些啤酒,给我灌多了,怎么上的车都不知道,等我稍微清醒过来一点。看向车窗外,已经回到县城,宋歆芸在前面开车,喜儿在旁边靠着我,她也没少喝,就宋歆芸尖,借口感冒吃了头孢,滴酒未沾,话说回来,三个人总得留个清醒开车的,要不我和喜儿也不可能放开喝。

    宋歆芸先开车到喜儿家,我俩把她扶上楼,喜儿爸爸在家,数落了我们仨一顿,歆芸帮喜儿洗洗涮涮,安顿好,下楼看我和喜儿爸爸下棋,我看棋盘都费劲,勉强对付着下,歆芸眼见着我丢盔弃甲。完败,她说叔,我跟你来一局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听二喜说小芸特聪明,来来!”

    连战三盘,这回丢盔卸甲的是喜儿爸爸,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赢的机会!

    “厉害,真是人外有人,你叔我在县城都鲜逢对手。没想到被你这个小丫头给搞得那么狼狈,再来,再来,跟高手下棋,过瘾!”喜儿爸爸下兴奋了,还要来。

    “爸,改日吧,我有点扛不住了,让宋姐送我回家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就一局!一局!”喜儿爸爸跟孩子似得求我,他知道歆芸是我的雇员,跟我合租,倒也没说什么,喜儿跟他通风报信过,让喜儿爸爸知道我的某些事情,挺开明一个老爸。

    但我分析,宋歆芸肯定跟喜儿爸爸就这事儿,有过一番长谈,感觉喜儿爸爸对宋歆芸,就跟对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喜欢,眼神都是暖暖的,宋歆芸这个本事不服不行,能搞定形形色色的人!

    我无奈,只得继续等着,最后这局,歆芸留情,故意让棋,下和了,喜儿爸爸挺高兴,把我们送到门外,约歆芸明日再战。

    下楼,歆芸扶着我往家里走,夜风很凉,吹着可以解酒,等到了录像厅的时候,我已经感觉没啥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哎,要不要去看电影?”我问歆芸。

    “小花还在家等咱们呢。”宋歆芸皱眉。

    “叫她出来一起看呗,我不想睡。”

    宋歆芸撇撇嘴:“那你先找包房去吧,我去接小花,她胆儿小。”

    歆芸走后,我先去了辰东录像厅一部。满员,又去二部,还是没包房,到三部,还是没有,我刚要去四部看看,服务员小蔡喊我,说老板,五分钟后能下来一个包间,正好之前预约那位客人有事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点头,坐在沙发上,不多时,歆芸和睡眼惺忪的小花过来,我说想看古惑仔,她俩说随便,选了碟片,进包房开始看。

    别说,这电影拍得真是不错,让人看得热血沸腾,连看了两部(当时只有三部,第三部是只手遮天,第四部“战无不胜”还没上映),小花和歆芸都在沙发上睡着了,我看看时间,凌晨两点半,怕她们着凉,让小蔡拿了两条毯子,给她们盖上,我出录像厅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挨个录像厅视察了一遍,“上座率”基本达到90,而剩下那几家,门可罗雀,有一家甚至都关门了,照这个势头看,用不了过年,我就能统一这条街,趁着寒假狠狠捞一笔,开学以后,生意如果不好的话,看看是否要转行做其他,比如网吧,感觉现在的孩子都很喜欢玩电脑的游戏,就是来看电影的时候,很多学生也在聊游戏,当时还没有传奇、魔兽、cs等大型网络游戏,只有红警、拳皇之类。

    琢磨着,溜达了一会儿,我回到录像厅包间,半躺在沙发里,渐渐睡着。

    醒来。已经是早上,回到出租屋,小花准备去上班,歆芸上午得看着股票市场,昨天她算错了,只赚了一万多,没赚成三万,今天她想补回来,我闲着无聊,结果王宇一个电话。让我想起了件还未完成的大事!

    “东哥,清河门的那些人我都搞定了,你农村那几十人咋样了?”王宇问。

    “卧槽,我都给忘了!”我出了歆芸的房间,之前有分任务,去说服育才高二、高三的部分人员,等开学之后,一旦我们和高二、高三发生冲突,让他们保持中立,王宇负责清河门区的人,二虎和李金玉负责县城,城南的任务给了大头和安生,我自己负责农村各个乡镇!

    “贵人多忘事,东哥,分给我几个乡镇吧。”王宇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能搞定,你好好养着,多陪陪陈璐。”我挠了挠头,挂掉电话,拿了喜儿老姑的车钥匙下楼,下乡,还得用吉普车。

    到了喜儿家小区,正要上车,喜儿从外面拎着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啊,一大早上的,正要叫你过来吃饭呢,我给你煮了醒酒汤。”喜儿走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东西送上楼,我带你去农村溜达溜达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!”一听是去旅游,喜儿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喜儿下楼上车,我已经按照地图指定好了路线,第一站,东梁镇,需要找两个人,都是高二的,正好,可以趁机看看赵倩,她就是东梁镇的人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