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、初识互联网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哥你快去追啊!”小花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不用,歆芸不是那种耍小性子的人,一会儿就该回来了。”我弹了弹烟灰,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欺负我,现在你欺负歆芸,我俩都欠你的,是吧?”小花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哟呵,你俩穿一条裤子了,是吧?”我调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哼!你不去追,我去追!”小花穿上羽绒服,抱着宋歆芸的羽绒服,换完鞋,打开门,只听哎哟一声,宋歆芸捂着鼻子,皱眉站在门口,被小花开门给撞着了!

    “宋姐,你没走啊?”小花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大冷天的,我能去哪儿?”宋歆芸没好气地进来,穿上拖鞋,“给他挣钱,他还那么大脾气,这老板也太难伺候了!”

    “吃早饭了么?”我问宋歆芸。

    “被你气饱了,不吃,补觉去!”宋歆芸径直走进了她和小花的卧室,将门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“花儿,我去买饭。”我起身,腰有点疼,昨晚歆芸不在,我和小花一床。折腾到很晚才睡。

    下楼,溜达出小区,到主街上买豆浆油条,又去早餐店里打包一碗皮蛋瘦肉粥,歆芸吃不惯面食,几乎顿顿以米饭为主。

    回到家,小花正在轻手轻脚地打扫房间,冲我伸手指,说歆芸睡着了,让我小点声。

    我俩吃完早饭,小花去上班,我进了她们房间,歆芸昨晚可能一夜未眠,睡得特别香,我便没有叫醒她,打开了那台电脑,研究研究怎么上网,那时候还没有百度,只有个叫什么天网的页面搜索,功能有限。能搜到的内容也有限,我想查查西城市房地产业的格局,结果啥有用到东西也没查着,倒是被引进了一个小游戏的网址里,玩半天,连第一关都过不去,气得我退出页面,看着屏幕发呆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来,上学期刚开学的时候,李金玉不是管我要宋佳的qq号来着么。我那帮同学,大部分也都有自己qq号,我也应该弄一个,桌面上有qq的图标,是宋歆芸的,我手贱点了登录,结果上面只有一个好友,头像灰色,在跳动,我点开对话框,那个好友说:哈哈!

    我往上翻看聊天记录,通过对话猜测到,这个好友是喜儿,妈的,说了我不少坏话!

    我找到注册的地方,注册到一个七位数的qq号码,登录上去,琢磨一会儿搞明白了,把喜儿和宋歆芸加上,总觉得好友有点少,我便将我的qq号码用手机,群发给了育才的同学,很快,丁丁丁的声音不断传来,我怕惊醒宋歆芸,把音响关掉,十分钟内,居然有二十多人加我,有些自报家门,有些让我猜是谁,本来我就不怎么会打字,同时跟那么多人聊天,搞得我手忙脚乱,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不过这倒是历练了我的打字功夫,慢慢的,二指禅,变成了十根手指一起上阵,速度上来了,也搞清楚这帮人都是谁了,一个一个地修改备注名,正聊得欢,宋歆芸在床上翻了个身,说了句什么,我回头看,呀,被子让她给踹地上去了,这怎么能行,怪冷的,我便起身过去,给她盖被。熟料,宋歆芸闭着眼睛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大声喊:“爸!爸!你别去!别去!”

    跟我之前感冒一样,她做恶梦了,我坐在床边,没吱声,拍着她的肩膀,将歆芸重新哄着,可她的手。依旧紧紧抱着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盯着她恬静的脸,心中寻思,在南方,宋歆芸到底经历过怎样的变故?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她终于放手,翻了个身,我帮她掖好被角,回到电脑前,好多等着我回复的,我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复制粘贴,统一回复:忙,下次再聊。

    关掉电脑,我回到床边,把宋歆芸向里面推了推,我躺上去,头枕着隔壁,看着天花板,不是沉思,而是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太久,有点不适应,哗哗地开始淌眼泪,宋歆芸不知道啥时候醒了,等我转头看她的时候,她也正盯着我,甜甜地笑道:“老板,你哭起来真好看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哭,好吗?”我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宋歆芸过来,趴在我的胸口上:“觉得委屈就哭吧,我不笑话你!”

    我懒得解释:“你接着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睡啦,我睡一会儿就饱。早饭还有吗?”宋歆芸起来,活泼地说。

    起床,去厨房吃饭,饭后,宋歆芸重新打开电脑,说要做生意,我在旁边看着,宋歆芸先是研究最新的财经信息,然后查阅了好几个公司的新闻,一个小时后,开始给省城那边打电话,运作股票,远程指挥那边的人买进、卖出,一直忙到中午十一点才全部弄完。

    宋歆芸伸了个懒腰,告诉我,如果计算正常,今天能赚三万多块钱。

    “你通过什么计算的?”我不解地问,完全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嘻嘻,商业机密!”宋歆芸眨眨眼,“走吧。老板,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后来我才知道,宋歆芸炒股,不看走势图,而是通过行业新闻,来推测该上市公司股价的变动,举了例子,新闻上说,imb公司并购了一家公司,宋歆芸马上买进ibm的股票。第二天,果然涨了几个百分点;国家出台一项新政策,关于限制煤炭行业产能的,宋歆芸看见后,马上抛掉了手里的钢铁企业股票,第二天,该企业股票果然下跌,因为煤炭是钢铁的上游产业,限制煤炭产能,势必会造成价格上涨。间接提升钢铁企业的成本,影响投资者信心,继而造成股票波动。

    那时候互联网还欠发达,可即便是二十年后的今天,家家都有互联网,信息海量,大江南北,全民炒股,可依然很少有人使用宋歆芸这种求本溯源的办法,大部分股民,宁愿相信自己臆想出来的所谓“规律”,整天对着走势图研究,似乎每个人都成了股票专家,不被套牢才怪,与其同时,还有一种类似的专家大规模产生,研究的也是走势图,这就是,彩票。

    股票、彩票,很多人觉得两者有相似之处。觉得有规律可循,其实完全是两码事,宋歆芸股票玩儿的溜,但我从没见过她买一张彩票,宋歆芸对我说过一句话,如果她做彩票的庄家,绝对不会把百万以上的大奖兑出去,这一点,用技术手段就能轻松达到,平时,给彩民几十块、几万块的蝇头小利,等奖池积累到一定程度,放出几个大奖,自己来领,再编造一些中大奖的故事来宣传,就能怂恿彩民继续往里砸钱了,这是宋歆芸二十年前说的话,是否应验,大家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都怀疑宋歆芸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。总能先人一步,抢占商机,帮我赚大钱!

    中午吃完饭,我和宋歆芸去录像厅那边照顾生意,有那四个小美女坐镇,又没人捣乱,根本用不着我俩,客人还是爆满,宋歆芸让这些服务员搞预约制,来的客人没包房了,留下电话号码,等包房快下来,服务员提前打电话通知他们过来,这样既不让客人等待,又不让包房空着,两全其美,宋歆芸说,这些电话号码,将来也能换钱。

    本来,喜儿她老姑得年后才回省城,不过经过昨晚的谈话,她很兴奋,这就要启程赴俄罗斯考察,下午她又跟宋歆芸见了一面,谈了谈,她的陆地巡洋舰还没修好,着急,就先搭浩哥的车回省城去了。

    “歆芸,下步要搞房地产的话,你准备从哪儿开始。县城吗?”送走喜儿老姑之后,我问宋歆芸。

    宋歆芸摇头:“说实话,我还没想过,等有了200万启动资金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是一直都未雨绸缪么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地点不重要,我在纠结是搞房地产,还是搞商业地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商业地产?”我问,在我看来,两者是一回事,可以统称为商品房地产。

    “房地产,基本是这个套路,拿地,盖楼,出售,回笼资金,再拿地,盖楼,慢慢滚雪球。”

    “那商业地产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商业地产是拿地,盖商场、自己经营,而不是出售,或者说,不完全出售。”宋歆芸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钱不就压住了么,还怎么继续发展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用商场作抵押,从银行贷款,继续发展,这样风险不低,可一旦产生良性循环,就能把雪球滚得很大,让咱们的产业,不局限于一城一地。可以扩张到省内外的很多大城市,甚至,全国布点,有点类似连锁超市,但我们连锁的不是超市,而是综合性商场。”宋歆芸抱着肩膀,冷静分析。

    “跟房地产比,有什么区别吗?”我有点没太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你盖十个纯房地产的楼盘,都卖出去。最后能赚十个亿,如果你盖十个综合性商场,自己经营,盖完之后,你一分钱都没有了,还欠银行不少钱,但这十个商场,一年能给你赚回来五个亿,三年还清贷款,五年后,你还是赚十个亿,但赚了十个亿的同时,你还有十个亿的固定资产;十年后,随着业务扩张,你就可能赚一百个亿了,这就是区别。而且,房地产有泡沫,说不定那天楼市突然崩塌,让你马上变成穷光蛋,实体商场不会,因为是你自己在经营,房价贬值与你无关,反正你又没打算卖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好像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四点多的时候,喜儿小姨那台车先修好了,它伤得轻,钥匙在喜儿那里,我便兴冲冲地带着她和歆芸开车去城南,站在那座山上,远眺脚下的城市,说了我将来要把山挖开,将主城区和城南连接上的远大构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咋样?”我问宋歆芸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啊,不过这得看城市的经济发展情况,不是咱们一厢情愿的事情,涉及的东西太多了。”宋歆芸说。

    我马上泄气,挠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吧,这个地方风水挺好,离城市又不远,适合搞点高端住宅。比如别墅啥的,据我所知,你们西城因煤而兴,倒腾煤炭发家致富的可不少,给他们盖别墅,应该会有市场。”宋歆芸说。

    “西城有别墅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,在哪儿,我咋不知呢?”

    “在西山,那是西城的富人区,走,带你去看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东辰,”喜儿拉住了我,皱眉道,“你还想被小卷他对象打一顿呐?”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