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、喜事连连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快上主街的时候,我进了一家体育用品商店,新买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,还有一双更厚实些的篮球鞋,之前那双是秋天穿的,现在有点冻脚。

    顺便问老板,最近的健身房在哪儿,老板告诉了我,步行十分钟过去,头一次体验是免费的,我进去,挥汗如雨了半小时,毕竟大病初愈,有点累,休息,一位教练过来,向我推荐他们的服务产品,包月、半年、包年,时间越长,优惠幅度越大,我说我不是市里人,路过,要不我把这次的结了吧,您就别打扰我了。

    教练撇撇嘴,走开,我歇了会儿,继续锻炼。一个小时后,肌肉酸痛,差不多了,我回到前台,掏出两百块钱给小姐,说晚上我还过来,一小时二十块,先给你两百,时间你帮我记着。到十个小时你提醒我,我再付钱。

    做人,得厚道。

    此后的几天,我每天早上起来,绕着旅馆的小巷,跑跑步热身,上午去书店消磨时光,中午饭后,去健身房。下午随便走走,或者回旅馆看电视,晚饭后,还是去健身房,有时候从健身房回来,路过体育场,那里有很多灯光球场,我还打了两场篮球,当然。水平就不说了,我主要负责发球,还有抢篮板。

    我没有着急回县城,还是觉得安全第一,再说也没啥事儿,一直在忙,难得清净几天,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一周时间过去,这期间,发生了几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吴磊和王东一直没有消息,我不放心,告诉了浩哥,让他帮我去省城打探打探风声,浩哥找了个跟吴家关系很好的朋友,去省城的医大一院探望那哥俩,结果,他们对那晚发生的事情决口不谈,只说是喝多了,从楼梯滚落,才会摔得那么惨,而且,浩哥的朋友通过聊天了解到,吴磊虽人在病床桑,却正在逐渐熟悉他家在省城的生意,看来,是真的不准备回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,县城这边,我从赵倾城那边了解到,吴磊爸爸那边,乃至他的家族也没有动静,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位刘总,居然也没有被吓走,照原计划签订投资协议,还请赵倾城吃了顿饭压惊,刘总说贵地人才济济,很有投资潜力,说的那个人才,似乎就是我。而吴天通过赵倾城的关系,认识了刘总,变成了刘总项目的二级承包商,一下子就翻身过来了,这小子可真贼!我问赵倾城。吴天之所以成功拿下项目,是不是跟你莫大的关系,话没说透,赵倾城应该懂我的意思,她想了想,说是,陪了刘总两宿,不过她解释,一是为了吴天的生意。更主要的,是为了拉近和刘总的关系,看看他是否会对我不利,但是他没有,刘总似乎把那晚被我打的事儿给忘了,也从未问过赵倾城关于我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跟赵倾城说,以后别做这样的事情,我心里会不安,赵倾城说对不起,不会再有下一次了。

    第三,七天里,我和程小卷见了三次面,第一次,是在我入住旅馆的第三天上午,在书店,她给我买了两本书,我带她去看电影,中午吃了个饭,下午她就去上课了。第二次是在小旅馆,是晚上,她来找的我,俩人缠棉了半个小时,她本想留下过夜来着,我便没有着急,熟料,就在她要卸掉掉最后一层防卫的时候,她家保姆打来电话。说她爸爸心脏病突发住院了,程小卷只好离开,次日给我报平安,说他爸没事。第三次,是我一周假期的最后一天,退房的时候,小卷过来,陪我吃了碗大春小吃部的面条就走了,说等春节后,她会放几天假,不用去上课,到时候她来县里找我玩。

    第四,我和小卷在书店见面的那天,宋歆芸在喜儿家也是憋得难受,俩妞一合计,出去溜达溜达吧,反正也没啥事儿了,就去邮局。把那些从南方厂家直邮的碟片取了回来,收拾收拾被砸了的录像厅,又接收了隔壁的三家,她俩擅自决定,将四家录像厅重新装潢,找人将室内刮了大白,换了些灯泡,显得亮堂一些,外墙统一刷成白色。写上cd两个字母,四个录像厅门口,立了四个灯箱,分别写着辰东录像厅一部、二部、三部、四部,四部的旁边,还有几个红色的小字:未完待续,以示击败其他几家录像厅,一统小街的决心!

    而且,宋歆芸还雇了四个美女服务员,都是县城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,工资给的不低,据说那四位雇员,要学历有学历,要谈吐有谈吐,要模样有模样,身材还都不错,宋歆芸雇他们,可不单单是为了录像厅的生意。更是为将来的“辰东集团”提前储备人才。

    一周后的下午,我回到县城,看见这一排的“辰东录像厅”,都惊呆了,宋歆芸说还有个好消息,等晚上吃了饭再告诉我,整个下午,四家录像厅爆满,而且宋歆芸还将价格提高。但即便是高价,顾客们更愿意选择环境好、质量好、片源新,关键是服务员漂亮的录像厅看电影,至少心情愉悦,不卡碟啊!

    到晚上快吃饭的时候,四家录像厅的营业收入(算上零食)居然超过了一千块钱,宋歆芸可真是个天才!

    晚饭,在出租房里,小花下的厨。等我到家,她已经做好了,我坐在方桌的正首,小花坐对面,宋歆芸在左边,金喜儿在右边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出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辛苦你们了,”我拿着那瓶上次喝剩下的拉菲,给她们仨逐一倒酒,“我敬你们!”

    碰杯,喝光,我又给她们倒上:“第二杯,我得单独敬歆芸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,老板,两位老板娘在呢,你单独敬我多不合适呀!”宋歆芸笑道,喜儿和小花也都偷笑。

    “不。一定要敬,如果说她俩是老板娘的话,那你就是咱们这个大家庭的财务总监,兼首席执行官,兼市场开拓部部长,兼大管家,短短半天,就挣了一千块钱,了不起。而且,这只是个开始!”我认真地说,喜儿和小花纷纷点头,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千块钱,何足挂齿,”宋歆芸骄娇道,“老板,之前说给你个惊喜,请跟我来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宋歆芸起身,拉着我走向她的卧室——准确地说,是她和小花的卧室,小花正式搬过来了,她俩睡一个床,让我自己睡一个床——我能说脏话吗?

    咳咳,桌上有个台式电脑,看起来很旧,像是从二手市场买来的,屏幕上,显示着一堆我看不懂的折线,但是下面的字我认识,关于股票的什么走势图。

    “老板,四天前,我托浩哥在省城的证券交易所帮你开了个户头,不断买入、抛出,现在,二十五万的原始资金。已经变成三十四万了,而且还在涨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一惊,“四天,挣了九万?”

    宋歆芸点头:“股市就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不是给你二十万去炒股么,你多投了五万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嘻嘻,歆芸你可得好好整啊,”喜儿笑道,“那五万可是我将来的嫁妆,整赔了,钱你出哟!”

    原来是喜儿的钱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板娘,整赔了的话,我把自己赔给你!”宋歆芸信誓旦旦地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,哥,咱们把银行里的钱,也都给宋姐投进去?”小花说,她那里还有不少钱呢!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:“别,虽然我不太懂这玩意,但我知道一个道理,赚的多,赔的也狠,咱还是得留点家底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深谋远虑,说的对,就这些钱不动,赚就赚了,一旦有被套牢的趋势。我马上割肉。”宋歆芸说。

    套牢、割肉,应该是股市的术语,那时候还没开始全民炒股,专业人士不多,几年之后,连退休老大妈都知道这些词儿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喜事儿,老板。”宋歆芸神秘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啥喜儿?”我乐了,这一波接一波的,让我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!”宋歆芸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。在我眼前晃了晃,“那台车到啦!”

    “啥车?”我皱眉,缓了两秒钟才想起来,之前浩哥说去省城,帮我买一台丰田佳美,他认识人,而且还有免税渠道,能便宜不少钱,没想到这么快就弄回来了!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我接过钥匙,迫不及待先去看看新车,男人爱车,如爱女人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我怕被坏人砸,停在喜儿家楼下了,”宋歆芸说,“等吃完饭的,老板,你带我们去兜风呗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我兴奋地回到餐厅。四个人嘻嘻哈哈,边吃边喝边聊,我心里想着车,眼里看着三个美女,还哪儿有吃饭的闲情逸致,小花厨艺固然很棒,但是吃的啥,我都没记住。

    吃完饭,四人下搂,步行去喜儿家,大老远,我就看见一台崭新的白色轿车停在金馆长的小轿车旁边,走近看,车身修长,柔中带刚,整体上有一股浓郁的机械优雅之美!

    “上车!”我借着酒精,打开门,坐进驾驶室,一看档位,傻眼了,没有一二三四五,而是几个字母,这特么怎么开,正要问坐在副驾驶的宋歆芸,突然,咣当一声,车猛地向前窜了一小段距离,好像被啥玩意怼上了!

    我回头看,一台黑色的越野车,紧紧贴着佳美,车身还在上下晃悠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