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、贤妻宋佳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4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洗澡,倒是没什么,关键大冬天的,多冷啊!

    不过既然宋佳说了,我还是开足房间里的空调,敞开洗手间的门,待房间里热乎气上来,去洗手间,打开水龙头,重头到脚洗了一遍,脏倒是不怎么脏,主要是有股血腥味道,就连地漏周围,都呈现出暗红色,那当然不是我的血。

    洗完澡,我哆哆嗦嗦地用干毛巾擦干净身体,钻进被窝里缓了缓,出来穿上衣服,坐在床上看电视,看着看着,我拿起手机查看,距离给宋佳打电话已经过去四十分钟,我想了想,穿上羽绒服。离开旅馆房间,出来,进马路对面的早餐店,要了一大、一小两碗热汤面。

    昨晚的恶心劲儿还没过去,面端上来了,我看着里面的干切羊肉,怎么都没法下嘴,先舀了一勺汤放进嘴里。腥,吐掉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台出租车停在旅馆门口,后门打开,宋佳穿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,头上戴着同色的貂皮帽子,脚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长靴,既不乏青春气息。又显贵气十足,她下车,从包里掏出电话,拨出号码,放在耳边,一秒钟之后,我的口袋震动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了看这条小巷,并没有奇奇怪怪的人,是我多虑了,怕宋佳会带人过来,才藏在这个早餐店中,确定安全后,我掏出手机接听。

    “在哪个房间,我到了。”宋佳说着就往旅馆里走。

    “吃早饭了吗?”我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对面,大春小吃店里。”

    宋佳转头过来。我隔着玻璃,冲她招手,宋佳挂了电话,当当当地敲着皮靴,穿过马路进店,径直走到我面前,冷声道:“张东辰,你跟我耍心眼儿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皱眉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怕我带吴磊的人过来,所以才躲在这里,对不对?”宋佳不屑地笑笑,脱下貂皮大衣,搭在椅子背上,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,紧身的,曲线无比优美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个意思,就是饿了嘛!”我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你,我还不了解你么。”宋佳掰开方便筷,皱眉瞅瞅桌面,可能是嫌店里太脏,但还是把筷子插进面汤中,开始吃了起来,吃的还挺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吃?”宋佳把面条抿进嘴里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啥胃口,你吃吧!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“不吃饱了,待会儿哪有体力干坏事儿呀!”宋佳挑了挑眉毛,小声冲我说。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顿时胃口大开,一碗面很快吃光,还特意多要了一份羊肉,听说冬天吃羊肉……对男人好。

    结果,回到旅馆后。我发现被她给骗了,宋佳推开了我的嘴,说时候未到,只想让我好好吃饭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让我洗!”我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你昨晚搞他们一夜吗?我可不想我的男人身上,有其他男人的味道,”宋佳坐在椅子上,翘起二郎腿,环视房间。“环境还可以,就是小了点,我有个朋友在市里做酒店的,要不你去她那儿住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挺好的。”我泄气地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生气啦,”宋佳起身过来,“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嘛!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得谢谢你呗?”

    “别给脸不要脸,上床吧,我陪你躺到中午,但是说好,你不许碰我啊!”宋佳说完,脱掉貂皮大衣,挂在衣塔上,又从包里掏出手机,直接把电池给抠了出来,免得别人找她。

    一起躺着也挺好,我兴奋地脱掉外衣,宋佳脱掉皮靴后,穿着拖鞋过去,把灯给关了,天色已亮,旅馆的窗帘有点薄,虽然关了灯。房间里的一切还是清晰可见,宋佳穿着保暖内衣,钻进被窝,找到一个她喜欢的电视节目,一声不响地看。

    我就那么看着她,女大十八变,越看越好看,我发现一个规律,那就是不管我跟哪个女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都会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虽然是幻觉,是假象,但我觉得这样挺好,能增强幸福感,何况,平心而论。她们几个的颜值都属上乘。

    看了十多分钟电视,宋佳打了个哈欠,把身子往床尾出溜了一段距离,躺在枕头上:“昨晚没睡好,困了,你接着看吧,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夜未睡,也困了。”我从她盖住身子的被子上摸过遥控器。关掉了电视,也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我转过身,侧躺着,发现宋佳正在偷看我,她赶紧把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小时候,你是怎么抱着我睡觉的吗?”我轻声问。

    宋佳转过来,用手枕着胳膊笑道:“记得啊,但那时候我比你高一个脑袋,能抱着你,现在可抱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抱你好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宋佳抿嘴,犹豫了一下,往这边挪了十公分,我从被子里把手伸过去,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只能到这步。不许再近了!”宋佳用手挡在胸前,警告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还没准备好把不完整的自己给完整的你。”宋佳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完整的——”我话问了一半,宋佳用食指压住我的嘴唇,摇了摇头,不许我再问。

    难道她已经不是处了吗?跟谁?

    “东辰,放心,从七年前开始,我的人,我的心就都是你的,放心!”宋佳安慰我,不知为何,她的眼角滚出了一行泪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凑过去。

    咸咸的味道,宋佳破涕为笑:“抱紧我!”

    俩人相拥而眠,虽然隔着一层衣服,但我依旧能感受到宋佳身上传递过来的温暖,渐渐的,我在她的体香中睡着,仿佛又回到小时候那年的寒冬,窗外冷风瑟瑟,宋佳在被窝紧紧抱着感冒的我,用她的身体为我取暖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我的感冒好了,宋佳却因为只盖了半截被子,冻得鼻涕拉瞎的。她给我的饭盒里装了两块地瓜,让我在路上拿着,说暖和,然后送我到家门口,站在那里,直到我消失在主街的街口,晚上放学回来的时候,我发现宋佳在收拾行李,爸妈都不在家,我问她要出门吗,宋佳哭着说,爸又把我卖给别人家了,姐得走了,我哭着说,不许你走,你走了把我也带走吧,没你我就不活了!

    宋佳摸着我的脸说,我的傻弟弟,姐就是你生命中的过客,怎么还没我你就不活了呢,你好好上学吧,姐走了!

    说完,她背起行李就往大门口走,我想追,可是脚下却像是被胶水给黏住了一样,眼睁睁看着宋佳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我家大门外。

    “姐,你别走!别走!”我惊醒,看见怀里瞪大眼睛盯着我的宋佳,又看看旅馆的房间,这才意识到,刚才是个梦。

    宋佳看看墙上的挂钟:“才九点多,我走什么——你做噩梦了吧,怎么满头是汗?”

    宋佳用手背帮我擦了擦汗:“呀,好烫,你发高烧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没事!”宋佳从被窝里爬出来,边穿衣服边说,“你等着,我去给你买退烧药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体质好,不容易生病,一旦生病就是大病,可不能耽误了!”宋佳穿好衣服,拎了包,出了旅馆房间。

    大概十五分钟后,宋佳回来,抱着一大堆药,中西药都有,给我喂完药。她又用湿毛巾帮我敷额头、擦身子,在她殷勤的忙忙碌碌中,我享受着妻子般的呵护,再次睡着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的时候,宋佳还在床边坐着,关切地看着我:“好点没?饿不饿,渴不渴啊?”

    我看看墙上挂钟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。便从床上坐起:“姐你回去吧,别耽误了你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宋佳又把我按回床上,“什么事儿能有你重要?你要出点啥事儿,我咋办?给我好好躺着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宋佳一直照顾我到次日中午,待我完全退烧,她才将手机电池装进去,开机。没到半分钟,浩哥电话就打了进来:“我的少奶奶,你终于开机了!大家伙儿找你都找疯了!你跑哪儿去了啊?”

    “噢,没事,我这就回去,”宋佳淡淡地说,“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沉得住气。”我也开了手机,两分钟也没人找我,连条短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看,你丢了,她们几个都不知道找你,还得是我吧!”宋佳得意地笑,她并不知道我已经把那些妞都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最好!行了,赶紧走吧!那么多事儿等着你呢!”我帮宋佳把她的化妆品、手机充电器之类的杂物收拾进包里,送她出宾馆,打了台车,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可真漂亮。”老板在我伸手说。

    “漂亮吧?”我得意地笑笑,并没有回宾馆房间,躺得时间太久了,我得出去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溜达了一阵,我给赵倾城打电话,问她县城那边风声如何。

    “啥动静都没有。我听说,吴磊和王东昨天住院后不久,就转院去了省城,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治好,东辰,你到底对他们做什么了?”赵倾城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说没什么,挂了电话,信步朝主街方向走去,长久不活动,浑身难受,听说市里有健身房,看看是啥样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