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、神兵天降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双方之间的距离,不超过三米,环境又很安静,听声辨位变得非常容易!

    宋歆芸虽然商业头脑很精明,但打架斗殴方面还是太嫩了点,轻易就中招,暴露了我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还好,我自己的位置并未暴露,对方应该会有所忌惮,我回身,摸到宋歆芸,将她推进沙发的远端,防止误伤到她。

    结果,这货又来了一句:“哎,你推我干啥?”

    简直无语!脚步声临近,我赶紧回身过来,握紧手里的酒瓶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两秒钟后。一道人形轮廓出现在包房门口,我想都没想,便将酒瓶砸向他的脑袋!

    “啊!”那人跑向前台,这酒瓶也忒结实了点,那么重的一击,居然没有破裂。

    我拎着酒瓶追出,前台因为有门口的光透进来,可见度比包间强一些,两道人影戳在那里,其中一个抱着头,另一个手里有刀,有那么一瞬间,寒光闪现了一下,得小心!

    “怂逼,吓成这样,上啊!”拿着刀的人抓住那个家伙的脖领子,又把他推向我这边,持刀者紧跟其后!

    我侧身避开前者的棍棒,后面的人紧随而至,这边太黑,我看得见他身体轮廓,却看不见他的攻击动作,只能靠猜想,如果是我,肯定会隐蔽地用刀捅张东辰的小腹!

    我赶紧往后退,让他扑了个空,这时,耳畔风声至,我低头躲避,咣的一声,棍子砸在墙上了,我起脚踹向那个家伙,他又哎哟一声,向那个持刀的人撞去,俩人抱在了一起,奇怪的是,画面突然静止!

    “草……你捅着我了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机会,我赶紧掠身上前。

    “傻比!”持刀的人向后退,退到了前台有光的地方,挥舞两下手臂,寒光再闪,我赶紧停下脚步,别像那个傻比一样,撞在刀口上。

    这时,之前跑出去的那个家伙也拎着棍子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上!”持刀者下令,又把那个家伙推向我这边,但他这次没有跟随攻击,而是继续向后退,像是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!”持棍者叫骂着前扑,冲劲儿太大了,我侧身躲避,伸脚,他被绊倒在地上,在他倒地之前,我估摸着位置,抡起酒瓶,在他后脑勺上敲了下,他闷哼一声,倒地,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酒瓶,还没坏,果然进口的东西比较高级!

    那个持刀者已经退到门口,钻出帆布口子跑了。

    穷寇莫追,我返身回去包间里,掏出手机照亮,宋歆芸正蹲在包间的最角落里,看见光,妈呀一声!

    “走啊!”我过去抓住她的胳膊,把她拽出包间,跨过那俩家伙,跑出录像厅。

    持刀者已经不见了,我拉着宋歆芸快步往西走,走到录像厅街的另一边,向南转弯,看看四下里无人,进了小区,这是我们租住小区的西门,进小区后,我又藏在树后等了会,确认没人跟踪。才拉着宋歆芸跑回我们那栋楼,上楼进家门,反锁。

    对面的居民楼有灯光射进来,一个少妇正在厨房做饭,她家供热很不错啊,居然只穿一件背心,身材不错。

    我没有第一时间开灯,先将所有窗帘都拉严实,再让宋歆芸把灯打开。

    “酒没洒掉吧?”这是宋歆芸问我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把拉菲丢了过去。宋歆芸赶紧接住,皱眉瞪我:“小心点呐!”

    “来,你坐这儿!”我指向沙发,冷声道。

    宋歆芸似乎意识到自己之前犯的错误,抱着酒瓶,乖乖坐在沙发上,我实事求是地教育了她一番,大概意思就是,越是遇到紧急情况,越是需要一个冷静的大脑!

    “你的一句话,差点让咱俩没命你知不知道?”最后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老板。”宋歆芸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选择跟我,那么以后,这种事情可能会经常碰到,”我走过去,摸了摸她的头,“不是怪你的意思,就是跟你讲讲道理,换了别的女孩,遇到这种情况估计也会吓得不行,慢慢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会努力的,老板!”宋歆芸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这事儿,是个转折点,我跟宋歆芸刚认识的时候,她看我的眼神里只有感激,后来,随着她的商业才华显露出来。我感觉她对我有点太随便了,以大姐姐、还有我的商业合作伙伴自居,勾肩搭背的,有时还会流露出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气,而这件事之后,宋歆芸对我一直都很敬畏,进一步明确了自己作为我的助手的身份,习惯于事前请示,事后汇报,即便是将来亲密无间,她还问我,可不可以在上面?这个姿势老板你觉得合适么之类。

    当然,此为后话。

    书归正题,逃跑的途中,喜儿给我打电话来着,我没接,趁这功夫回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都两天没找我了,是不是有了五姨太。就把我这个小四儿给忘了啊?”喜儿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,这两天忙。”我搪塞道,确实两天没跟她联系,此前,俩人一直腻味在一起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“瞎说?你敢说现在歆芸不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……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,你俩共筑爱巢了是吧?怎么不请我过去燎个锅底啥的?”

    燎锅底,就是乔迁之喜,请客吃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情,你在哪儿?”我问喜儿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在哪儿,家里养胎呗?怎么,想过来看看我们母子俩啊?”

    “别闹,这样,今晚让歆芸去你家睡,我怕她一个人有危险。”我说,宋歆芸连连摆手,示意不用。

    “噢,好,我这就过去接她。那你呢?”喜儿听出情况紧急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天气预报说明天是晴天,你安排一下出游活动,我带你们几个去郊外散散心可好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别逞强!要不我过去帮你吧!”喜儿识破了我的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能搞定,你跟歆芸联系,开车过来接她。”我说完,挂了电话,去房间里换衣服,灰色运动服,套头帽,口罩。

    等我出来的时候,宋歆芸正和喜儿通话。

    “别跟喜儿说啥事,等我回来。”我对宋歆芸说,她在沙发上点头,目送我出房门。

    下楼,我将帽檐拉低,盖住眉毛,左右看了看,向小区南边走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让喜儿把宋歆芸接走,是我突然想到,跟中介签订过租房合同,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,万一王东稍稍聪明一点,知道我住在附近的话,找中介查到我的住址怎么办?

    事实证明。我这并非多此一举,次日我们回家,房门关着,但是锁孔旁边有个细小的洞,那是开锁工具留下的,家里也有被翻找过的痕迹,如果当时宋歆芸在家,或许就被人抓走了,王东抓宋歆芸。倒不至于会害她,只不过她作为人质,会极大地限制我的行动。

    小区南边没有门,是一道砖墙,我翻墙而出,这边是条小胡同。

    我给赵倾城发了条信息:刚才房子又漏水了,今晚还会有大暴雨,我想赶在下雨前,将房子彻底修好。

    赵倾城应该懂我的意思,用暗语,是怕她身边有吴磊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大冬天的只会下雪,没有雨啊,这个例子举的不好,下次注意。

    少顷,赵倾城回复:刚才下的雨我知道,不是没浇着你嘛,放心,下雨我会告诉你的,我今晚尽量帮你补上房子!

    看来现在赵倾城正在吴天身边,要不然她不会知道“刚才下了雨”,肯定是那个持刀者行动失败,回去跟吴天汇报,让她给听着了。

    而她的后半句,则明白无误地告诉我,她正在寻找让我今晚解决掉吴天、王东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在胡同里找到一家小酒馆,要了两个小菜,一瓶啤酒,边吃边等待。

    刚喝了一杯,短信就来了,这么快吗?

    我翻开一看,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