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、又是喜儿前男友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22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赶紧把手收回来,老实儿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声音,该是安生将病床的u形帘儿给拉上了,安沐枫往我这边挤了挤,弓起双腿,给我撑大空间,她的手似乎在外面掖被角,被子挺厚实,我又藏在靠窗的这边,外人从门那边看,应该不会看出来。

    刚忙完这些,就听走廊里的声音迫近,咣当,踹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!”安生厉声问。

    “滚!娘炮!看见一个穿棕色夹克、牛仔裤的男生没有?”一个男人问,听起来声音有点耳熟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,你们出去!”安生又说。

    “床上谁啊?大白天的,拉着帘儿干嘛?”男人的皮鞋声音走近。

    “女病人,刚做完手术,怕风!你别乱来啊!”安生警告道,男人皮鞋声中途停止,应该是被安生给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哟,女病人,那更得看看了!”那个男人猥琐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警告你一次,给我滚出去!”安生怒道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的,你算哪儿根葱,让开,不然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草你妈!滚!”安生骂的有点生硬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是他第一次骂人。

    “卧槽,牛逼啊!兄弟们,干他!”男人厉声道。

    不好。安生要吃亏,我掀开被子,想出去帮忙,却被安沐枫生生给按了回去,还用胳膊勾住我的脖子,我的脸紧紧贴在她的右侧柔软上,都快闷得喘不上来气了!

    “谁敢动我弟弟一下试试!铁拐李是我亲舅!不要命就他妈进来,让我看看你脸!”安沐枫大声喊了一句。外面立马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过了两秒钟,那个男人弱弱地问:“兄弟,你姓啥?”

    “安,怎么了!”安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妈叫李春兰?”

    “是!怎么地?”安生的底气更足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对不起,对不起!这扯不扯,你看,大水冲了龙王庙,我跟你有亲戚啊,从你妈那儿论,你还得管我叫舅呢!”那个男人语气立马变得恭维起来。

    “滚你妈的,谁管你叫舅!赶紧走!”安生丝毫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好好,那个,安小姐,您好好养病啊,改天我专程来拜访您!走了啊!”

    呼呼啦啦。脚步声杂乱,渐渐远去,消失,继而,是安生重重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猛然掀开被子,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可憋死我了!

    “姐,东哥,他们走了。”安生将u形帘撩起一角,小声说。

    我下床穿鞋,脸上滚烫滚烫的,安沐枫身上的触觉,实在是太诱惑了!

    “东哥,你去窗口看看吧,应该能看见他们,是不是你认识?”安生特别聪明,及时帮我化解尴尬,我借坡下驴,转身走到窗口,看向窗外楼下,大概对着医院正门的位置,窗口气温稍微低一些,脸上的温度,这才渐渐褪去。

    八仙里的铁拐李我知道,安沐枫、安生的这个铁拐李“舅舅”是谁,我怎么没听说过?

    听刚才安沐枫的口气,还有那些人的态度,这位铁拐李,应该在县城道上名气不俗。

    不多时,果然从医院大楼里钻出来几个手持棍子的人,而且,都是钢管。一共六个人,走在最前面的人身形看上去有点眼熟,他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,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,他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往楼上瞅,我赶紧抽身向后,让自己离开他的视线!

    虽然只是轻轻一瞥。我还是认出他来了,是王东,而且,声音也对上号了,一定是他!

    王东,就是让王宇和李金玉住院的罪魁祸首,上次李金玉给我过生日,在县高门口饭店请客吃饭,那时候,小花想弄我,就勾结了王静和王东,更关键的是,王东又是金喜儿的前男友(虽然他俩只处过几天),所以才会有ktv的那场恶战,他们带了刀,幸亏王宇用灭火器杀出一条血路,我们才得以翻转局面。

    事后,小花跟我承认错误了,宋佳也说把这事儿压下来了,怎么王东还惦记着找我报仇呢?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在医院的?

    琢磨一会儿,我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,那次战斗中,王东的几个手下也受了伤,住的就是这家人民医院。估计是还有人没出院,之前我在大门口抽烟的时候,被他们给认出来了,遂给王东打电话,这小子才带人来堵我。

    “生子,跟我走。”我转过身来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干啥去,东哥?”安生问。

    “干活!”我笑道,走到病床边,“好好养病,什么时候出院,我来接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你那么忙,我这个小手术,一个礼拜就能出院,到时候给你个惊喜!”安沐枫不像之前那么撒娇了,毕竟弟弟在场。

    “什么惊喜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告诉你了,还叫什么惊喜,快去吧!”安沐枫伸手推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我点头,带安生出来,也像王东一样,挨个病房寻找,那天晚上对方参战的人员,我虽然不认识。但看见本人的长相应该可以回想起来,果然,在二楼靠近中间的一个病房,隔着病房玻璃,我看见里面躺着两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除了他俩,还有个女孩,可能是其中一个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我让安生在外面把风,自己推门进去,径直走向靠近门口、没有女朋友的那个家伙,直到我背手站在床边,他才发现我,眼里露出惊恐之色:“张、张辰东!”

    “张东辰。”我纠正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不是跑了么?”那家伙下意识去抓床头柜上的手机,可能是要跟王东汇报,我没有拦他,但他没敢,想了想又把手机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上厕所了。听说王东在到处找我?他人呢?”我编了个谎言,如果让敌人知道我是靠藏进女病人被窝里躲过一劫,不得笑掉大牙才怪!话说出来,如果知道是王东那几个瘪三,我就不他妈躲了!

    另外那张床上的男生没敢吱声,知道来者不善,默默把他女朋友拉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我向这边的男生伸出手:“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、干嘛?”

    “电话,给我!”我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男生赶紧又拿起手机。哆嗦着递到我手里,跟我一个型号的摩托罗拉,挺有钱呐,我那个是喜儿送我的,据说很贵!

    我翻开盖子,找最近联系人,果然看到了“东哥”两个字,在十八分钟,还有三分钟前各自有一个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“是王东吗?”我将屏幕翻转,确定了一下,男生点头。

    我按下拨号键,还有扬声器,放在手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嘟、嘟、嘟。

    “喂?”王东的声音,“说话啊!草!”

    “我是张东辰。”

    “张……草你妈的,你还在医院呢!有种别走!老子这就回来干屎你!”王东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。将手机丢在床上,笑道:“如果是我的兄弟被对方老大挟持,我肯定第一时间想办法保住我兄弟不受伤害,你这个东哥倒好,连问都不问你们一下,呵呵。”

    这叫挑拨离间,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,老大不是这么当的!

    男生没敢吱声,我转身出病房,走到一边,快速脱掉衣服,给了安生一个眼色,他也马上脱掉自己的白色短羽绒服,两人交换衣服,我把安生推到门口,让他背对病房站着。造成我就戳在这里的假象,病房门的玻璃很小,从里面也只能看见衣服颜色,连裤子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东哥,你干啥去?”安生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伏击王东,你别动就行了!”我低声说,安生点头,我从他兜里把烟和打火机掏出来,快速下楼,跑去厕所,本来是想找根棍子,无意中发现窗台上有半块防止窗户关闭的砖头,顺手抄过来,跑到一楼的厅里,坐在门口旁边的椅子上,拢起衣领。半低着头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