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1、醉卧花房中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5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送完喜儿,我往录像厅走,雪还在细细地下,不影响视线,但是地上已经积累起两、三厘米厚的一层,话说我也该买双棉鞋穿了。

    走到录像厅门口的时候,正好遇见两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出来,脸上写满失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两位帅哥,没包间了啊?”我笑着问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初中生,居然白了我一眼:“什么几把录像厅啊,都那么老的片子,还特么没有柯南!”

    “柯南是什么?”我没理会这个小屁孩的谩骂,认真地问,这是个市场调研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动画片啊,名侦探柯南。你没听过?”男生惊讶地问,我摇头。

    “草,土鳖!”男生撇嘴,搂着另一个男生,“走吧,走吧,这趟街都没有,咱上网吧看去!”

    说完,这俩小子勾肩搭背走向主街,找网吧去了。

    我拂掉肩膀上的雪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!回来啦!”宋歆芸起身问好。

    “名侦探柯南,你知道吗?”我点着一支烟,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去年还是前年传入国内的动画片,刚才那俩小孩想看,可咱这儿没有动画片。”宋歆芸无奈地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能进到货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能倒是能。但是老板,这个细分市场太小了,我认为不值得开发。”宋歆芸坐在沙发扶手上,不自觉地去够我随手丢在沙发上的烟。

    “你抽烟啊?”我惊讶地问,那个年代,抽烟的女孩不多,而且,都是混社会的女孩才会抽。

    “啊?不不,我就是好奇,看看!”宋歆芸赶紧把烟放回去,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抽烟习惯就抽吧,没事,我没那么多讲究。”我笑道,拾起烟,抽出一根跟她,毕竟她成年了。可以抽。

    “讲究?”宋歆芸又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很随和,在我面前,你不用有什么顾忌,咱们不是主仆关系,而是生意伙伴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宋歆芸可能连“随和”也没听懂,疑惑地接过烟,我又把打火机地给她,宋歆芸点着烟。深吸一口,表情陶醉,双目微闭:“呃,好久没抽,本以为自动戒了,没想到,还是喜欢尼古丁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卧槽,说的好文艺,还好像一下子成熟了好几岁,我看着宋歆芸靠在沙发上的身体曲线发呆,虽然胸没有喜儿大,但她却有着一股江南女子,准确地说,是岭南女子独特的娇柔之美,一颦一笑,一步一行,都透出婉约味道,不像我们东北女孩,即便温柔如程小卷,也有变身大虎妞的时候,这是地域文化决定的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宋歆芸睁开眼睛,从沙发上起身,走向柜台,走了两步,竟斜着扎向墙壁,一头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赶紧起身扶住她,关切地问:“醉烟了吧?”

    宋歆芸揉了揉脑袋,点头:“对不起,老板,失态了!”

    我扶她坐在柜台的椅子上,站在她身后。给她揉了会儿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,好多了!”宋歆芸抬头,仰起脸向后冲我笑。

    我回到沙发上,倒是把她给揉好了,自己的酒劲儿却开始往上翻涌,屁股陷进沙发里,感觉天旋地转,像是要吐!

    “老板。动画片还进货吗?”宋歆芸问。

    “进,市场小,才没有人去开拓,没人去开拓,咱们独占就能形成垄断,我上高一,但我班很多同学都喜欢看岛国漫画,高二、高三的也有,我估计要不了几年,动画片这东西,或许不再是少年儿童的专利。”我强打精神,说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对哈!别说你们高中生,我们大学生也有看的呢!还是老板有远见,那我这就给南方打电话,一部动画片一般好几张碟,多的十几章,咱先进三十部,试探一下市场,反正只有咱们才有货源,火了再进呗!”宋歆芸分析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,起身:“后面还有包间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你房子租好了没有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,你看着店。我头疼,找个地方睡会儿,你也别一直熬夜,到后半夜没人,可以把门锁上休息,有事了给我打电话。”我起身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老板你小心呐!”

    我拉开门出去,一见冷风,哇地吐了!

    宋歆芸赶紧跑出来,又把我扶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咋整,老板,要不给老板娘打电话过来接你?”宋歆芸请示道。

    我摆手:“不去她家,太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,另一个老板娘呢?”宋歆芸小心地问,指的是程小卷。

    “她家在市区,离这里太远。”我想去摸手机,手居然不好使了,摸了半天才摸出来,翻开,找电话本,视线很模糊,该不是酒精中毒了吧!

    “老板,你要找谁,我帮你找!”

    “小花……”我闭上眼睛。意识尚在,但是感觉眼皮有千斤重,再也抬不起来了,只能听见宋歆芸一边念叨着小花,一边像是在翻通讯录,不多时,她给小花打通了电话,告诉她录像厅的地址,让她来接我。

    大概十五分钟,或者二十分钟之后,小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,说下雪天打不到出租车,她让金馆长开车带她来的,我也听见了金馆长的声音,她让我回她家,我摆手,说不回去,太丢人了,金馆长也没勉强,和小花把我扶上车,拉回了跆拳道馆,把我弄进小花的宿舍,金馆长让小花的舍友去她的休息室睡,她晚上去浩哥那儿过夜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一开始我还能感觉得到小花帮我脱衣服,洗脚,用毛巾擦脸,后来就啥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睡了不知道多久,我被尿憋醒,身子下暖暖的,应该是电褥子,我睁开眼。房间里亮着一盏台灯,小花躺在我身边,侧身搂着我,睡得很熟,我慢慢把她的胳膊从我胸口上拿开,坐起身来,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小花醒了,揉了揉眼睛:“哥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洗手间在外面吧?”我迷迷糊糊地问,舌头似乎变短了,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“是啊,等会儿,我陪你去!”小花也起来,拿过来盖在脚下的衣服披在身上,她只穿了一件吊带衫,晃来晃去的,看得我口水连连,下床,小花帮我穿上衣裤,披上军大衣(好像就是那个神秘人的那件),扶我出门,下楼,去公共厕所。

    雪还在下。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脚踝,完事儿后,浑身轻松,脑袋也不疼了,回到小花宿舍,她说接着睡吧,又帮我脱了衣服,躺进被窝里。我抱着小花,渐渐的,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小花假装睡着,不反抗,我更加放纵,终于冲动了,小花这才睁眼,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爬出被窝,关掉了台灯……

    还是老样子,小花不让我突破最后一道防线,其他随便弄,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出来了,小花开灯。跑去吐进了一只杯子里,漱了漱口,回到被窝中,二人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早上醒来,毕竟身体还很年轻,新陈代谢旺盛,酒精差不多已全部排出,我出门看看外面的雪景。深吸一口清冷的空气,顿觉神清气爽!

    跟小花以及跆拳道馆的教练、工作人员们扫雪、打雪仗、堆雪人,玩闹了一阵,又去他们食堂蹭了顿早饭,小花换上了职业装,我跟她一起打车上班去卖楼,小花告诉我,昨天她签了个大单子,一下卖掉了四户,提成一万多块钱呢!

    我苦笑,房地产可真是暴利,售楼员提成都能这么高,更别说开发商了,以后,我也要搞!

    “小花,再给我点钱,我准备扩大生意,总不能挣得比你少哇!”在出租车上我跟她半开玩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别整赔喽!”小花从她的包里掏出个信封给了我,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赔了你再给我赚呗,你这么能挣钱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小花撅嘴:“哼,好像我挣钱多容易似得,我还寻思着先攒钱买个房子呢,房价涨的这么快,咱早买还能便宜点。”

    “给谁买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咱家户主,当然是给你买了,连我都是你的。”小花仰起脸,委屈地说,好像我不应该这么问她似得。

    我动容,正要捧起小花的脸亲一口,突然,出租车猛地横向移动。小花的脑袋,被甩得重重撞向车窗玻璃,当即见了血!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是我们的车被另一台车从侧面给撞了,撞击的位置,正是小花乘坐的座位,还好车门凹进来得不深,玻璃也没碎。我确定小花只是头皮擦破,并无大碍之后,马上下车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的!会不会开车!”我三步并作两步,跑到那台车驾驶室旁,拉开门,一看里面的驾驶员,卧槽,认识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