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、老四和老五 (今天我农历生日,加更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6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爸……你别吓唬我啊!”我苦笑,此刻他的眼神有点像朱大力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喜儿爸爸嘴角再度勾起,摆了摆手:“没吓你,通过下棋啊,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,二喜跟你类似,但她没你放得开,大开大合之余,有时候也会在棋盘一隅困顿很久,爸跟你下了三盘,没见你出现过这种情况,大局观、节奏感、掌控力,都不错。还有,最关键的一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问,刚才可能是我多想了,毕竟对他有事儿瞒着,心虚。

    “兵者,诡道也!你的棋风很飘逸,但也很狡诈,行棋看似平淡如水,却步步杀机,到处都是陷阱,也就是遇到我这种老油条才能看出来,我猜,现在二喜下棋,根本不是你的对手。她最多能看出三步远,你目前的棋力,只能允许你看出三步,但你心里,却一直惦记着想看出十步,甚至更多,对不对?”喜儿爸爸靠在沙发里,一边来回倒腾着手里的棋子,一边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说的我既飘飘然,又心惊胆战,这个老金头看人的准度很高啊,把我那点小心思都给猜中了!

    “孩子,好好发展,你很有潜力。”喜儿爸爸坐直身子,把象棋放在棋盘上,拍了拍我肩膀,又往厨房方向瞅了一眼,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你的前程,绝对在我大姑爷子之上啊!”

    他说的大姑爷子。指的自然是浩哥,看来,他已经从家长层面认可浩哥了,虽然浩哥是个黑户。

    “多谢爸鼓励!”我将棋子摆在一边的棋盘,折叠木质棋盘,变成一个长条盒子,不知道什么木料,还挺精致的,估计能值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爸没儿子,你跟冯浩,就是我亲儿子,以后这家业都是你们的,用钱、用物、用人,吱个声,爸全力支持你们!”喜儿爸爸起身,又给我交个底,然后,拿起桌上两个通红、肉嘟嘟的文玩核桃,嘎啦嘎啦倒腾,哼着小曲,溜达去阳台,看窗外的雪景。

    我长舒了一口气,蛮有趣的老同志。

    我过去厨房帮忙,已经闻到煮饺子的香味了,喜儿把蒜和杵给我,让我捣蒜,又忙活了十分钟。开饭。

    芹菜肉馅儿的饺子,挺好吃。

    我问浩哥要不要喝点,浩哥瞅瞅坐在正首的喜儿爸爸,他说那就整点呗,我把从楼下超市买的三沟白酒拿了上来,喜儿笑着抢过去,又放回了地上:“你傻呀。我爸从来只喝茅台酒!”

    “啧,二喜你干啥呢!东辰的一片心意,今天就喝三沟了!”喜儿爸爸很给我面子,又把我买的酒拿上来,打开,金馆长晚上还有课,没喝,喜儿“怀孕”,虽然馋够呛,也没敢喝,只有我们三个老爷们喝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推辞说酒量不行,没敢多整,后来,架不住喜儿爸一阵劝,他还假装生气,我只好一杯接一杯,最后,三个人把两瓶白酒都给造了,相当于一个人喝了七两。

    幸亏我来之前留了个心眼,买的是38度的酒,虽然超量。但好歹没喝吐,只是喝完一直迷糊,连饺子啥味儿没都尝出来,是韭菜馅儿的嘛?

    吃完饭,已经晚上七点多了,金馆长扶着醉醺醺的浩哥(他绝对是在老丈人面前装的,这小子酒量至少一斤)出去,开车送他回住处,再去跆拳道馆上课,喜儿爸爸出去遛弯儿,我帮喜儿收拾餐桌,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,被喜儿按回椅子上,让我老实呆着,别添乱。

    收拾完,喜儿又帮我熬了解酒汤,一边喂我,一边数落我不能喝还逞强。

    喜儿家里供暖很好,室内温度二十度左右,我躺在沙发上,正所谓。温饱而思银欲,看着只穿一件睡裙的喜儿冲我絮絮叨叨,不觉起了歪心思,等她喂完醒酒汤,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,准备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“哎哎,来事儿呢,你忘了啊!”喜儿将我推开。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我晃了晃脑袋,喝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憋得难受,你去找小卷呗!”喜儿挑了挑眉毛,还故意把衣襟往下拉了拉,挺起胸,衣服很薄,基本和没穿差不多,浩哥之前在的时候她还穿着内衣,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回去看店吧!”我苦笑,从沙发上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醉成这样,能行吗?”喜儿扶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对了,我雇了个店员,跟你说过吗?”我问她,已经喝断片儿了,好像记得吃饭的时候提过一嘴,又好像没说。

    “宋歆芸嘛,她给我发短信了。”喜儿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她给你发短信?”我一惊,“她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她就说是你录像厅的店员啊,让我多多关照。不是你让她发的吗?”喜儿掏出手机递给我,我翻看短信,果然,有一条宋歆芸的短信:老板娘,我是东辰刚雇的店员,叫宋歆芸,请多多关照!

    老板娘?她怎么知道喜儿的身份?

    啊,我明白了,我直接把整个通讯录都复制进了她的新手机,里面喜儿的备注名是“大老婆”,也就是说,作为“小老婆”的程小卷,也可能收到了同样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没让她发,但她有你的号。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喜儿坐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,双手抱起,审问犯人似得看着我:“说说吧,你这个五姨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啥五姨太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五姨太是什么?宋佳、小花、程小卷,我,这个宋歆芸,来的最晚。难道还像当大姨太不成?”喜儿撇了撇嘴,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误会了,她就是我雇的店员。”我坐下来,拉着喜儿的手,将宋歆芸的事情从头到尾交代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么可怜啊?”喜儿听完,也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是福是祸,我不敢说。但多个人帮忙,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多高,胖吗?”喜儿问。

    “跟你差不多,稍微矮一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会儿,”喜儿起身,登登登上楼,不多时,抱下来一大堆衣服,“基本都是新的,有好几件都只穿过一次,还没过过水呢,你拿去给她穿吧,对了。内衣要不要?”

    我瞟了一眼喜儿的领口:“你的,她应该穿不了,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喜儿得意地笑了笑,扬起下巴:“那就没办法咯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她的太大了……”我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喜儿皱眉。

    “骗你的啦,你大,你大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我得去看看,到底谁大!”喜儿认真地说,我本想阻拦,想想算了,早晚都要见面,喜儿去换了外套,又找了个箱子,将她的那些衣服装进去,带下楼,回到录像厅,新的灯箱已经做好了,辰东两个字,看上去挺精神!

    “嗨,歆芸,你好!”喜儿一进门就冲柜台里的宋歆芸打招呼。

    宋歆芸疑惑起身,看了看喜儿身后的我,我用嘴型比划出一个“大”字!

    “啊!老板娘您好!”宋歆芸马上反应过来,从柜台里出来,跟喜儿握手。

    “还挺聪明的!”喜儿回头瞅我一眼,跟宋歆芸坐在沙发上寒暄起来。

    喜儿的衣服都挺贵,质量好,样式也好看,宋歆芸照单全收,说谢谢老板娘的厚爱。

    我在场,感觉有点尴尬,便去后面包间巡视,基本客满,等我出来的时候。喜儿起身,扶了扶小腹,说得回家养胎去了。

    我黑着脸送喜儿出录像厅,宋歆芸很知趣,没有跟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行,我挺满意的。”喜儿边走边点头说。

    “啥挺满意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五姨太啊,一看就是大家闺秀。知书达理,冰雪聪明,又没有坏心眼,你可得好好对人家喔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谁的大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!”喜儿挺了挺胸,“行了你别送了,赶紧回去陪你五姨太吧!”

    我哪儿敢不送,送喜儿到家门口,我才回去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虽然喜儿明显带着醋意,但一路上,却又说了不少宋歆芸的好话,似乎对她挺满意这件事倒是真的,我去后面查房也就三分钟,这期间,宋歆芸都跟喜儿聊什么了,能让喜儿这么念她的好……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