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、人生如棋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南边第二条胡同里,有个澡堂子,你先去洗澡吧,太脏了。”我撇了撇嘴,刚才她凑过来的时候,感觉她的头发都有味道了。

    宋歆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好吧,那我先去洗澡!再买一套女装,可以吗,老板?你的衣服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我又从钱包里掏出四百块钱给她,宋歆芸连连摆手:“不用了,老板,这些钱足够,我又不买贵的,你们东北物价蛮便宜呢!”

    “拿着吧。算我借你的,别亏待自己,再买点感冒药,别病了,影响工作可要扣你钱的哟!”我半开玩笑道,从抽屉里掏出录像厅大门的备用钥匙给了她。

    宋歆芸出去后,很快就来了两拨客人,我被他们拴住身子,只好等宋歆芸回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宋歆芸头上包着毛巾归来,拎了两个塑料袋,里面是衣服,一看就是从轻工市场买的便宜货,算了。随她吧,我手里其实也没多少钱,她要是保持在南方的奢侈生活水准(就像那双七千多的鞋一样),我还真养不起她。

    把录像厅交给了她,我出去,用半小时时间,做了几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灯箱重新做,但名字不是好来屋,而是改成了宋歆芸洗完澡回来跟我说的“辰东”,就是我名字倒过来,一开始,我觉得这名字不如好来屋,但宋歆芸说。“辰东录像厅”当然不如好来屋录像厅,但“辰东集团”名字很响亮,我听懂了宋歆芸对我的希望,还有她的野心,遂采纳。

    第二,我去买了个诺基亚手机,以及电话卡。将我的通讯录复制一份,给了宋歆芸,她人生地不熟的,帮我打拼买卖,得有人脉才行,就像是秘书,我经常手机忘充电,时常关机,有她这个备份,找人也能方便点。

    第三,在路边买了把蝴蝶刀,没开刃的那种,给宋歆芸防身用,毕竟是个女孩,洗完澡之后,如清水出芙蓉,颜值还是相当高的,身材又好,半夜她自己上班,有人调戏她怎么办!

    第四,买了两瓶好酒,准备去喜儿家跟她爸爸谢罪!

    采购完毕,我回到录像厅,把手机和刀给了宋歆芸,马上就要五点钟了,之前喜儿打电话催我来着,说菜都做完,就等着我来吃饭。

    步行两百米来到喜儿家楼下。浩哥的车也在,看来是家宴。

    上楼,果然,金馆长、浩哥、喜儿、喜儿爸爸都在家里,喜儿在客厅里跟她爸下象棋,浩哥和金馆长在厨房里忙,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。

    “来了啊。东辰。”浩哥在厨房探出头来,系着围裙,双手和脸上都有面粉,在包饺子。

    我点头,将酒放在地上,来到客厅,看他们下棋,父女二人已厮杀至残局,都很认真,看见我进来,只是跟我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将!”喜儿琢磨了半天,上了一步马。

    “好棋!”我说。

    喜儿爸爸瞅我一眼,微微一笑,横着把车抽过来,别住了马腿,喜儿不得已,只得把马撤回原位,喜儿爸爸顺势挺车下底,压在了喜儿相的位置上,但喜儿不能回相,因为喜儿爸爸的炮在中间顶着。回相就死了,只能让帅往上一步,喜儿爸爸另一只炮落底,连我都看出来,喜儿的局面凶险了,攻势全被限制住,老家还被喜儿爸爸的车马炮深切了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,没到十步棋,喜儿便弃子投降,气得她狠狠给了我一拳:“都赖你!瞎说什么啊,观棋不语,懂不懂!我都分心了!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啥关系!”我皱眉苦笑。

    “二喜的意思是说,你一来,她的心思就不在棋上了,一直在寻思着你,是不是啊,二喜?”喜儿爸爸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合着伙儿欺负我是吧?哼,不跟你们玩了,我包饺子去!”喜儿脸红,趿拉着拖鞋,跑去厨房帮忙。

    “来。东辰,陪爸下一局。”喜儿爸爸复子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怎么会,喜儿让一车、一马都能赢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谁也不是天生就会下棋的,来吧,我让你一边的车马炮。”喜儿爸爸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爸,正常下就行,我想跟您唠点事儿。”我坐在喜儿的位置,摆好棋子,一边跟喜儿爸爸下棋,一边把上午在城南的事情跟他说了,主要目的,是想让喜儿爸爸帮我分析分析朱大力这个人,我怕交错朋友。

    还行,喜儿爸爸口中的朱大力,跟我了解的差不多,而且喜儿爸爸对于我对城南事件的处理方式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啥朋友都要交,咱们国家,是人治社会,不是法治社会,但孩子你要记住,交人得分深浅--将军!”

    我回马抵达:“爸,具体说说,分几种深浅?”

    “家人,肯定是最深的交情--再将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把车也抽了回来。贴住自己的帅,抵挡喜儿爸爸的车,同时心中合计,哪些算是我的家人,宋佳、小花自不必说,现在喜儿也算,从喜儿这儿引申开来,喜儿爸爸,金馆长、浩哥,也都是我的家人,跟她们,我确实没有隔心,除了喜儿假怀孕的事情有所隐瞒,其他确实是当“深交”处的。

    “红颜知己,是第二层次,深交,但要留有余地。”喜儿爸爸眯起眼睛,饶有深意地笑了笑,笑得我心里一惊,难道他知道什么了吗?

    红颜知己,还是宋佳、小花和喜儿。只不过多了个程小卷,不知道赵倩和安沐枫算不算,她俩可知道我不少秘密。

    “红颜知己除非你对不起她,否则不会出卖你,但好兄弟或许只是因为钱,就会背信弃义,这是第三层次。”喜儿爸爸又说。

    我首先想到了李金玉和王宇。其次是安生、大头、二虎他们那帮人。

    “第四层次,就是普通的好朋友了,保持正常交往就行,能相互帮忙的时候,就相互帮忙,虽然关系不用太近,但这些人,将是你未来人脉圈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想办大事,找兄弟,想办事儿,找他们就够,哪儿有那么多大事儿啊,你说是不是?”喜儿爸爸笑道。又将了我一军。

    我无棋可走,只得投降。

    “再来,再来,下的还可以嘛!”喜儿爸爸又复盘,非要拉我再下一局。

    又下两局,不出意料,我均败北。但最后一局鏖战了很久,我并没有吃太大的亏,甚至进入残局的时候,还比喜儿爸爸多一个兵,不过喜儿爸爸经验老道,慢慢积累棋步的优势,最终还是把我给将死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,人生就像这盘棋,你看,咱俩一人手里十六个棋子,相当于手握同样的资源,爸却连赢了你三局,靠的是什么?”喜儿爸爸笑吟吟地问我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自己脑袋:“智商吧?”

    喜儿爸爸摇头:“你能考年组第一,爸的智商肯定没你高,决定输赢的并不是智商,而是下棋的棋力,这包含很多方面的因素啊!”

    “噢?”我应了一句,听喜儿爸爸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智商是基础,没听说过哪个很笨的人,下棋会下的很高明,但除了智商,还有经验,爸下棋四十年了,不说上万局也差不多,各种对手都见过,各种棋局都遇到过,所以才能应对自如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除了经验。还有胆魄,你下棋就很有胆魄嘛,不计较一兵一卒的得失,大局观很强,目的性也很强,就是一个字,赢。这很好!”

    我笑着摆了摆手:“不会下,瞎下呗!”

    “瞎下?”喜儿爸爸渐渐收敛笑容,盯着说说,“孩子,你藏得很深呐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抽抽,他又看出什么来了?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