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、火力侦察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0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一个店员见来者不善,马上快步走向门外,估计是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们老板不在,您可以挑选其他理发师,我们有10元、20元、30元,三个价位可供您挑选,”另一个看起来像是领班,或者店长样的男人过来,冷冷地说,“另外,先生,您能把脚拿下来吗?我们刚擦的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:“擦干净不就是因为埋汰吗?不然你擦他它干吗?”

    领班一愣,张了张嘴,眯起眼睛:“不是,啥意思?你他妈故意找茬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跟谁他妈、他妈的呢?找啥茬?你这不是理发部啊?我来剪头,不行啊!不就把脚放你桌上了吗?我在家习惯这么放了,怎么地?”我将脚拿了下来,用手抹掉鞋印,“我擦了不就完了吗?还能踩坏啊,是咋的?你呜呜喳喳的,跟我这儿干啥玩楞呢?做不做生意了,昂?”我愣着眼睛,一个脏字没吐。又把领班噎得哑口无言,他涨红了脸,想发作,却找不到发作的点,没错,老子就是让你吃瘪来的!

    我从座椅上起身,瞅瞅他的胸牌,叫李东。

    我轻蔑笑笑。用手指点着他的脸:“李东,是吧?你老板呢?我要投!诉!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先生,您知道这是谁的店么,您就这么闹?”李东终于恢复些许理智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谁的店呢!我就是来剪头的!老板呢?老板呢?是不是在楼上?”我往楼梯口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先生,楼上是vip专区!您不能上去!”另一个店员拉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低头瞅着他的手:“干啥。动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店员赶紧放手,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vip专区我为啥不能上去了?昂?今儿真是撞了邪了!”我发狠地把头发往上撸了撸,“就来剪个头,咋就这么费劲呢!哎,我今儿还就要上楼去剪这个头了!办个vip多少钱!办一个是不是就能上去了,昂?”

    “两千银卡。三千金卡,你办得起吗?”李东扯着肩膀,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谁,把我钱包拿来!”我向安生摆了摆手,他衣服兜多,我换完杨楠衣服之后,手机、钱包都放他那儿了,老大嘛,怎么能自己拿这些东西!

    安生把我钱包掏出,毕恭毕敬地双手奉上,我打开,把昨天浩哥给我拿三千块钱拿出来,将钱包丢还给安生,右手拿着钱,在左手心里抽得啪啪作响:“不就是钱吗?老子有的是钱!现在能上楼了不?”

    “你得办卡啊!”李东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上楼看看vip专区长啥样,我就他妈办卡啊!就是花钱找个小姐,我不得先看看长啥样啊?有病吧你!”我瞪了李东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有病呢?”李东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说你,怎么地?有病还不让人说啊?”我也上前一步,歪着脑袋,跟他隔空对峙。

    “算了,李哥。”刚才拽我那个小店员把李东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走向楼梯口,登登登上楼,那个小店员赶紧跟我上来,别说,vip专区确实不一样,二楼明显比一楼豪华很多,设备、座椅,就连镜子都比一楼的大,每个座椅前面,还有一台小电视,可以一边剪头,一边放电影啥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也值三千块钱?”我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三千块只是储值,随着您消费,最后都会还给您,而且,金卡会员还能享受7折的优惠!”那个店员小心翼翼地介绍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朱大力,很有生意头脑。因为当时,办会员卡还不像现在这么流行,办卡对于商家最大的好处,就是趁着顾客新鲜度最高的时候,用小恩小惠,将顾客的大额资金揣进腰包,等顾客新鲜感消失,或者兴趣发生转移的时候。已经晚了,只能继续在这里消费,办卡对于消费者而言,其实是个陷阱,然而,现在我是商家,这个办法,我可以学习一下。

    我学来,不是为了套牢顾客,而是为了聚拢资金,看能不能扩大录像厅的规模,那个一百平的店,实在有点小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?”店员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我转头看店员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办金卡还是银卡?”店员这话很有艺术啊,不问我办不办卡,而是问办哪种,我要是脸皮薄,估计怎么也得办个两千块的银卡,然而,我特么办个屁,又不是真的来理发的!

    “就你这破环境,办什么卡,办卡!”我皱眉。瞪了店员一眼,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“哎哎,先生,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我快速下楼,不再理会店员的纠缠,径直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剪头了啊?”李东不冷不冷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头,你这里剪不起!”我甩给他一句,带着安生、二虎等人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草,傻比。”李东低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慢慢转回头来: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“谁接骂谁呗。”李东双手插在裤袋里,避开我的视线,踮起脚尖,悠闲地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我转身走到他面前,距离他三十厘米站定,歪着头看他。

    三秒钟后,李东终于将视线重新落回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向后伸手,打了个响指,做出夹烟的手势,二虎跑过来,将一根烟放在我手指中间,打火机我有,掏出来,点着,深吸一口,从鼻孔里喷了李东一脸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!”李东可能不抽烟,非常厌恶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弹了弹烟灰,淡淡地说:“先骂我傻比,现在,又骂我‘草你妈’,这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就骂你。怎么地了?”李东楞起眼睛,顺手从桌上抄起一把剪刀,指向我。

    “又用刀指着我,罪加一等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他妈指你怎么了!老子还他妈戳你呢!”李东说着,抢步上前,一剪子捅向我的肩膀,我稍微向后错肩,没有完全躲避。因为他这把剪刀并不锋利,尖儿的角度大概四十五度,戳不进去,但我低估了他愤怒的力量,还真戳进去了,李东或许也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得手,瞪大眼睛,将剪刀收回,何欣欣的皮夹克上,留下一个洞。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,扒开衣服,把手伸进去摸了摸,还好,没有见血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挺牛逼,”我起身。抖了抖皮夹克,走向店门口,“我走了,一会儿叫人过来,砸你们店!”

    李东等人,都没敢吱声,估计没见过被捅了一下,还这么镇定的家伙。

    出了韩城会馆,我左右观望,毕竟是一个地区的主要商业街区,人不少,看来选择不在这里动手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东哥,刚才你太霸气了!”二虎悄然向我伸出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更霸气的还在后面。”我轻笑,带他们走进小区,钻进停在韩城会馆视野之外的面包车里。

    “那个朱大力出来了没?”我问杨楠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东哥,我一直盯着呢……哎哎,出来了!东哥你快看!”我顺着杨楠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穿金戴银,身材消瘦、眼窝深陷、驼着背的中年男人,正急匆匆往小区门口走,他的发型很炫酷,四周都没有头发,只有头顶一片,后面留个鞭子,跟尼玛清朝人似得,脖颈上,还有大片大片的纹身,总体上看,怎么说呢,有点像是瘾君子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朱大力?我都能摆平!”大头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。可别小看这个人,听说他打架很猛,曾经一个人拎着把菜刀,砍翻了对手五、六个人,对方也都是拿着刀的。”文哥淡淡地说,文哥本身就是这种“人不可貌相”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就在朱大力即将消失在小区门口的时候,他突然停下脚步,猛然转头,一双鹰似的眼睛,直看向我们这边!

    看着他锐利的眼神,我不禁心里一惊,难道,被他发现了么?

    应该不能,因为这个面包车的玻璃,贴了很深的车膜(吴天的车都是这幅德行),外面阳光耀眼。他肯定看不见车里的人,顶多能看见司机,还有副驾驶上的文哥。

    果然,瞅了面包车两秒钟,朱大力又转身走了。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