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、一步算错,满盘皆输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64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出食堂下楼,二虎、冯亮等人的身影,刚刚消失在南墙,我来到医务室,推门进去,安沐枫正在扣白大褂的纽扣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里面穿了厚毛衣的缘故,看她低头扣了半天,也没扣上,窘迫的样子,让我好想笑!

    “傻站着干啥,过来帮我一下啊!”安沐枫抬头发现是我,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面前,安沐枫用手将衣襟用力往中间聚拢,即便我帮她,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扣上,不过完事儿之后,我不敢松手,怕松手,扣子会崩出去,实在是太紧了,她不会觉得呼吸困难吗?

    “干吗?还没摸够?”安沐枫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我马上松手,还好,扣子往外撕裂半厘米,固定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,太小了!”安沐枫用手把俩那啥往上托了托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小,都快爆了!”我贫嘴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说的是我衣服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……”我坏笑。

    “滚!”安沐枫娇嗔,“你咋这么早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拿东西。”我回头看了一眼,已经有龙门小组的人在外面开始排队了。

    “嗯,去拿吧,打个架而已,还整的那么专业!”安沐枫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叫,术业有专攻。”我开门,叫了几个小组成员进来。去休息室把那些黑色的袋子抬出来,摆在门口,依次打开。

    第一包里,是护腿板,绑在手臂上,防御用的。

    第二包里,是白布的袖标,上面用红笔写着两个字--龙门!

    其余的包里,全是统一制式的八棱木棍,大概七十厘米长,我们这个年纪的男生,单手拿起来很趁手。而且,攻击范围比四十厘米的凳子腿要长出不少,具有比较优势,还都是松木制品,结实,我做过实验,一条相对压手(木料中有水分)的八棱木棍,可以轻松砸断一条凳子腿。

    护腿板自然是从体育用品商店批发来的,至于这些八棱木棍,来路就比较曲折了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上次为了救江影,我们不是追到育才东边那个木材交易市场里去了么。回来后我就寻思,既然有那么多木材,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定制点更好的家伙事儿呢,于是,我在复课后的中午,又去了一趟,找到个老板,问价钱,木材倒是很便宜,但他只能给用电锯,将原始木材锯成适合装车的小段儿,锯不了那么精细。

    我又去县城。在电线杆子上找到个做木工的,跟那位师傅见面,给他画了我设计的图纸,让他按照样子制作,之所以设计成八棱,是因为四棱拿着硌手,没棱,又没有杀伤力,八棱正好,杀伤力有,不至于重伤人,拿着还舒服。

    这事儿我自己干不来。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,便去找王宇妈妈帮忙,于是,便有了昨晚交易的那一幕,我说的是武器的交易,不是我跟阿蕊的交易,别误会。

    我定做了四百条八棱木棍,今天一共来了一百六十多龙门战士,每人两条,还剩下不少,我没扔,都是花钱做的,又存在了安沐枫的起居室里。

    在楼上食堂吃饭的高年级同学,见我们这么一大堆人,在这儿分发武器,都好奇地看着,估计他们对于我和赵岩对掐的事儿,早就有所耳闻,但他们肯定不会插手,只是明白真相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我看战士们都装备完毕,便率他们走向南墙,我自己没拿八棱棍,赤手空拳,显得更有老大范儿。

    到了南墙边,我踮脚往外瞅了瞅,双方在距离河边大概五十米的树林深处,那里就是我们平日的训练场,场地平整,而且树木比较稀疏,适合群战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猫这边别动,等我喊口号,你们再上!”我回头对龙门小组的人说。

    “组长,啥口号啊?”一个男生问。

    “龙门飞甲!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!对了,东辰哥,那待会儿,我们上去打谁啊?”昨晚那个眼镜男问,我忘了他叫啥名了,看样子,他已经借助昨晚挑衅王涛的英勇表现,成了这帮“乌合之众”的领导者之一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才说:“除了我班的,其余都打!”

    “都打?东辰哥,你确定吗?”眼镜男也往树林里瞅了一眼,疑惑地问,他的意思是,连冯亮也打啊!

    “确定,等着我的口号吧!”我纵身上墙,轻轻飘落在另一边。

    你可能要问了。冯亮不是已经归顺我了么,为什么连他也要打,呵呵,人心难测,待会儿你就会明白了!

    我走到树林深处,赵岩他们先来的,主动站在了南边,我们在北边,更靠近育才,双方相隔大概二十米,气氛还算融洽,三五成群地蹲在地上。各自聊天、打趣,赵岩他们那边地势稍微高一些,冲起来,略占优势。

    “东哥来了!”我方人员见主帅出现,纷纷起立。

    我点头,看了看表,七点五十二,还有八分钟,不急,便把一包没开封的中华烟掏出来,散给这边会抽烟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赵岩蹲在那边,眯着眼睛看着我,也在抽烟。

    “岩哥,咋打啊,单挑,还是群殴?”我盘膝坐在地上,隔空问对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呢?”赵岩冷笑。

    “要不,别搞这么大动静了,咱俩单挑得了呗?”我故意逗赵岩,看他怎么婉拒。

    “单挑?张东辰,你不是脑袋被砖头砸,刚出院么,我可不想落下个欺负病号的名声,既然来了这么多人,让大伙光看热闹也不是那么回事,咱还是群殴吧!”赵岩不动神色地弹了弹烟灰,轻松化解尴尬,这股气定神闲的范儿,嗯,确实有两把刷子,不愧为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来群的,岩哥,是赤手空拳,还是上家伙啊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随你!”赵岩摊了摊手说。

    “刚才岩哥你说了,既然来了这么多人,不说绝后,也算育才史上空前了吧,要我说,那就来场大的!上家伙,敢不敢?”我扬起下巴,稍微挑衅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岩那边的人,立即从衣服里掏出各自的凳子腿,呼啦,我身后的兄弟不甘示弱,也纷纷“亮出兵器”!

    “不过,岩哥。咱得说好了,不管打成啥样,谁都不许动刀子!那样对谁都不好!”我强调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还用你教?”赵岩撇嘴,往后指了指,“要不要相互搜身呐?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我信你!”我也回头扫了一眼,无意中发现,冯亮一个手下的眼色极其不自然,遇到我的视线,立马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周健,你带刀了?”我低声问。

    那个周健眼珠转了转。摇头说没带,冯亮马上冲过去,直接从他裤子口袋里,掏出一把卡簧!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别打了,滚吧!”冯亮给了周健一巴掌,怒道。

    “亮哥,我错了!”

    对方阵营哄然大笑,这种事情,很丢人的!

    “滚!”冯亮又踹了周建一脚。

    “算了!不在乎多一个草包,留着吧!”赵岩大声喊,他们笑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。走到周建面前,伸出一根手指:“最后一次,懂吗?”

    “懂了,东哥!”周建忙不迭地点头,因为他知道,如果这次不让他参战,那他就会彻底丧失在育才继续混下去的资格,这是规矩!

    “还有谁带了,主动交出来!”我背着手,环视众人,没人吱声,目光也都很坦然,只不过,整体的士气相比刚才,明显低下去了不少,我甚至怀疑,这是冯亮设的局,故意削减我方士气,要不,他怎么上去第一下,就掏周健的屁兜,好像早知道刀就藏在那里面似得!

    但现在管不了这么多,只能硬来了!

    我看看表,五十六分了。便转过去,看向赵岩:“还有四分钟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”赵岩笑道,“是不是想医院的哪个美女护士了?”

    他这招叫杀人诛心,将进一步挫伤我方锐气,果然够老辣,但我也不是白给的,马上回呛他:“美女护士我没见着,倒是有个中年护士长,长得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