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、学期的最后一天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4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揪了一把赵倩的耳朵,她才闭嘴,我坐回座位,继续看书,到十点四十,赵倩回头说:“走吧,早点休息,明早该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教室,几个男生一起送赵倩她们女生回寝室的路上,二虎讲了昨晚我晕倒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被另一个劫持者用砖头拍倒在地后,二虎知道自己的斤两,没敢上,而是跑出去喊人,两个劫持者,趁机拽着江影往另一个方向逃遁,那四组人马很快聚集过来,留下两人看着我,其他人跟着二虎去追劫匪,劫匪带着只穿了一只鞋的江影跑不起来,很快就被他们几个追上,王飞表现英勇。不但把江影从劫匪手里抢回,还放倒了其中一个,另一个,也被其他兄弟给干趴下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必须得报警,很快,警察过来。带走了劫匪,又把王飞、二虎、江影等人带去做笔录,详细了解情况后,凌晨十二点多钟,才让他们回学校,江影缺一只鞋,打车到学校门口之后。王飞说不能让你脚底着凉,要背江影回去,江影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我还在医务室里没醒过来,等王飞把江影送回家,安慰一番后回到学校看我,不多时,我醒来,又被转移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次日白天,警察叔叔来到学校,给王飞颁发了一个“见义勇为”奖状,王飞这小子简直比我还会装逼,居然当众撕碎了奖状。说出一句让江影答应跟他处对象的话。

    “用江影安危换来的这张废纸,不要也罢!”说完,王飞将碎纸抛向空中,走到江影面前,单膝下跪,诚挚地说,“影儿,做我女朋友吧,我会保护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那俩警察都看呆了,全班男生都跟着起哄,江影感动得呜呜直哭,点头答应了……

    当时,我正躺在医院里呼呼大睡,赵倩听二虎说过昨晚到底是咋回事,替我鸣不平,但全班的气氛异常高涨,她也不好说什么,心里有气,这才会骂我是傻比!

    后来,赵倩问江影,当时大家伙儿救你的时候,你知道,东辰为啥被打晕了吗?

    江影摇头,说太黑了,她都没看见东辰。

    赵倩笑笑,啥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东哥,你是不是应该和江影解释一下?”回我们宿舍的路上,二虎问我。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头功啊。要不是你冒死抢下那把刀,说不定结果会是啥样呢!”

    “算了,有什么好解释的,人救下来就行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二虎还要说什么,王飞从校门口方向跑了回来,离老远就冲我招手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看表,十点五十分。

    晚自习是十点二十下课。从教室到江影住的地方,顶多五分钟的路程,也就是说,王飞至少在江影的出租房里,呆了二十分钟,孤男寡女的,隔壁房东又是个聋子,他俩都干啥了?

    想着那些不美好的画面,我的心里,未免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东哥!”王飞跑过来,搂住我肩膀,“谢谢你搭台,给兄弟我唱了一出好戏啊!终于得到江影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得到她了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啊?还没有,就是处对象了呗,她连手都不让我摸呢!嘿嘿!”王飞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飞,你都不问问东哥伤啥样了啊?”二虎撇嘴。

    “哎呀,对,东哥,脑袋咋样,还疼不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快进去吧,快熄灯了都。”我扒拉开王飞摸我脑袋的手,走向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各自回宿舍,洗漱完毕,我上床趴着,后脑勺不敢躺,正发呆,枕头下面手机震动。是喜儿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同桌长得挺水灵啊?准备收了当小五,还是小六啊?”

   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我回过去:“别人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喜儿回了个笑脸,便没再回复。

    我侧身躺着,白天睡多了,哪儿那么容易再睡着,便想撩小花,可是给她发信息。她没回,我不敢给宋佳发,又给程小卷发,她倒是回了:还不睡觉啊,我们明天考试,先睡了啊,回头见,想你,么么!

    我呵呵,把金喜儿那个复杂的笑脸符号转发给了程小卷。

    玩贪吃蛇玩到十二点多,终于困了,刚要翻个身睡觉,突然进来一条信息,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还好吗?”

    会是谁呢。问还好吗,肯定是熟人,至少是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我回过去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那个电话马上打了回来,我怕吵醒宿舍其他人,拉起被子蒙住脸接听:“喂?”

    但是对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谁啊,你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嘟、嘟,电话挂了!

    我正疑惑,他的短信进来:听见你声音就好,对了,给你邮了点东西,估计明天到,晚安。

    奇怪的家伙!

    我琢磨半天也想不到会是谁,便放下手机睡觉。

    次日早上醒来,又背了会儿英语单词,才去参加考试,感觉还行,脑袋并未受到伤口的影响,属于正常发挥,中午在班级休息的时候,有个同学过来,说东哥门卫有你包裹,让你去取。

    我下楼去校门口,是个鞋盒子那么大的包裹,上面只有目的地,没有发件地,肯定是昨晚那个神秘人邮来的,我怕影响下午考试的心情,没着急打开,等下午考完,吃完晚饭回来才用工具刀割裂厚厚的胶带,里面还是个盒子,再打开,里面用带着小气泡的那种塑料包裹着一个相框,背面朝下,我拆开塑料包装,翻过来一看,差点吓尿!

    居然是我和爸妈的合影,还他妈是黑白的!

    该不会是从那边邮寄过来的吧!如果没记错的话,今天可是爸妈的忌日,小花早上还打电话说去上坟呢!我说没时间,你在十字路口念叨念叨,烧点纸就得了!

    不过细一想,哪儿有这么灵异的事情!

    仔细看那张照片,印象不是很深刻,照片里的我只有7、8岁大,那时候宋佳还没来我家呢,照片的场景,是个照相馆,我回忆了半天,终于想起来了,那是爸妈带我去县城,干啥忘了,正好赶上我过生日,他们就带我在照相馆找了张相!

    我从没在家里的影集中看见过这张照片,是不是当初照完之后,我爸没有去取,也没邮到我家去?也就是说,这个神秘人和当年我照相的那家照相馆,颇有渊源咯?

    可惜,我对那家照相馆的位置没有任何记忆,算了,考试重要,这事儿先放一边。

    晚上第一节晚自习后,手机进来一条短信,还是那个神秘人。

    “收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我打过去,他还是挂断,我只得发信息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好考试吧,别考砸了哟!”

    看语气,应该是个女的,难道是……赵小姐?!

    “昱忆?”我发了过去,她没有回复,过了几分钟,等我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发现她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我将这个号码抄下来,给了二虎,让他帮我查查,这是哪里的电话号。二虎他妈妈在移动营业厅上班,能够查询手机号归属地。

    二虎说行,不过得明天。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天上午,继续考试,考完历史,二虎从另一个考场过来找我,说查到了,是广东的号码!

    又是广东!找小花的那个军大衣,也是广东人,会是巧合吗,这两者之间,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我马上给小花打电话,问她这两天那个神秘人有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小说说没有。我又问她,她爸有没有来找她,小花也说没有,我让她注意安全,没事儿就呆在跆拳道馆里,别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我无暇分心,只能等考试结束之后,再研究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晚上,都考完了,明天就正式放寒假,但这学期并未结束,因为,还有一件大事没有做!

    今晚没有晚自习,大家都在宿舍里放松。有些市区、县城的同学,已经提前回家,剩下的大多是农村的,得明早才能回去。

    但是,我让二虎去探听风声,赵岩那帮人可都没走,我没主动去找他,等他来找我,他没来,战书倒是来了,还是冯亮送过来的,展开,只有一行字:决战时间,明早八点钟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