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2、同桌的你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8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和王飞一口气冲出学校,冲进昏暗的小街,冲到江影租住的地方,院门开着,东屋亮着灯,西屋并没有,我进院子,拉开门入屋,正遇见一个老头从东屋出来,吓他一跳,问你谁啊?

    “大爷,江影回来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老头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江影她同学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老头居然还问,可能是耳背。

    我无奈摇头,来到江影卧室门口,推了推,门锁着,我又返身出房间,跟王飞来到小街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能走远,这样,大飞,你往学校那边找,我往东边找,江影兴许被弄进哪个犄角旮旯了!”

    王飞点头,转身往学校那边巡查。

    我向东走,不放过任何一条黑暗的小胡同,今夜无风,江影身上很香。所以我像是警犬一样,不停地嗅,希望能闻到她的味道,可一直走到小街尽头,我都没有发现她的行迹,江影已经被掳到别处去了吗?我转身,准备回去,无意中瞥见,路边干涸的排水渠里。躺着一只眼熟的黑色鞋子,我走过去捡起,正是江影左脚上的那只“轰炸机”舞蹈鞋!

    我回头,看向黑漆漆的苞米地,苞米都已经收割,苞米地向左,是主干道,向东,大概两百米外。是一座露天的木材交易市场,没有围墙,只是一大片空地,被分割成几块区域,堆放着各种木材,每个区域有一间小板房,作为交易场所,小板房晚上是没有人的,木材都是半成品,而且被钢丝网捆着,想偷的话,只能动用车辆,成本太高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向鞋子里面,还有余温(可能是错觉),说明江影刚消失没多一会儿。

    江影应该是故意将鞋甩掉,目的,就是给我们留个记号,如果我是劫匪的话。肯定不会去主干道找麻烦,那个木材交易市场倒是个不错的去处,方圆几百米没有人,就是江影喊破喉咙,都不会有人去救她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赶紧给王飞打电话,他说在校门口,二虎、安生等人也都出来了,我让他们过来,正好十个人,分成五组,呈扇面向木材交易市场走去,那个市场太大,南北纵向至少有一百米,东西横向也差不多,黑灯瞎火的,不分兵,根本没法搜。

    我和二虎一组,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苞米地,来到市场边缘,暗夜中,高高堆砌的木料,像是一座一座小山,又像是一座又一座的坟头,看着都觉得瘆得慌,我停下,侧耳倾听,什么都听不到,我们是用手机照着亮光过来的,估计劫持者看见我们过来,已经捂着江影的嘴巴藏起来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进了木料交易市场,往前走了大概三十米,二虎突然拽了拽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是两座木材堆之间的缝隙,但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嗯?”我疑惑看向二虎。

    “人影。”二虎用最轻微的声音说。

    我眯起眼睛再看。还是没瞅着,就在这时,喀嚓,一个细小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,像是干树皮被人踩裂的动静,就是从那两座木材堆后面发出来的!

    我向二虎做了个“分进合击”的手势,二虎点头,从左边绕过去,我走右边。轻手轻脚地绕过木材堆,果然看见三道人影,其中一个站着,鬼鬼祟祟地从木材堆缝隙往刚才我们站着的地方看,另外两个人坐在地上,一个人从后面搂着另一个人的脖子,手部明晃晃的一条,是匕首!

    我将视线放远,二虎也从另一边露出半个头来,我没有着急动手,又撤了回去,用衣服遮挡着手机光,给二虎发信息:叫他们过来,小心点,对方手里有刀。

    结果,发完我就他妈后悔了,我自己的手机,无论上课还是上自习,都习惯调整成静音,本以为二虎也是这样,熟料,短信发出,他那边居然发出一条语音提示:“您有新的短消息!”

    “谁!”黑影下意识地喊了一声,“出来!”

    我悄悄探出头瞅了一眼,三道黑影全部转向二虎那边,背对着我,这倒是个机会,我赶紧快速给二虎发第二条信息:拖!

    这次没有提示音,应该是二虎已经把手机调成静音了。

    相信二虎能明白这个字的意思,我又探头出去,大概两秒钟之后,二虎出现在另一边,高举双手:“大哥,别冲动啊!“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那个被控制的黑影从喉咙里挤出声音,并试图挣扎,虽然环境很黑。但我注意到她的左脚,一块白,跟其他地方明显不同,应该是白袜,没错,就是他们了!

    “快滚!”持刀的家伙低声吼叫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哥,你俩可想好了啊!你们手里的女孩,她爸可是警察!”二虎吓唬劫匪。

    “滚蛋!不然我攮死她!”劫匪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滚。我滚,大哥,那我要不要报警啊?我有她爸的电话,嘿嘿!”二虎一边缓步后退,一边贱贱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报警,我就攮死你!”劫匪又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咋攮死我啊?你又不知道我是谁,你又没看清我长得啥样?”二虎停下,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傻比?快滚,再墨迹,现在就弄死你!”劫匪朝二虎挥了挥刀。

    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因为此时,我已经站在了劫匪身后不到两米的位置,见他的刀离开江影脖颈,我立马扑上去,抓住劫匪持刀手臂,顺势往旁边木材堆上一磕,刀掉了,我正要进一步将其制服。突然觉得脑后来风,我本想低头躲闪,但是面前除了劫匪,还有江影的头,我若躲开,很可能江影的脑袋就会中招!

    犹豫的功夫,后脑勺已经被什么东西拍中,一阵眩晕,我松了手,即将跌倒之际,我用尽最后气力,将地上的匕首,踢进了木材堆下面……

    江影可能永远不知道我替她挨了一下(时候才知道,是一块砖头),要不是这一下,她兴许就毁容了,毁容还怎么当演员啊,所以,这一下虽然让我住了一整天医院,但还挺值的。

    等我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学校医务室中,一群人围着,安沐枫面色严峻地站在床边,伸出两根手指:“这是几?”

    “姐,别测了,我没傻,就是脑袋特别疼,特别迷糊,想吐,赶紧送我去医院!”我挣扎着说,上次她就给我误诊过,我怕这次再耽误一回。

    “典型的脑震荡,抬走吧。“安沐枫将手插回口袋,轻声说。

    二虎、王飞等人七手八脚地用床板将我抬出医务室,原来救护车已经在外面守候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吐了不知道多少次,感觉脑浆都要吐出来了,到了医院,一番检查,医生说问题不算太大,给我打了一支镇定剂,很快,我就被“镇定”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再次醒来的时候,窗外天黑着,床边只有小花,我问几点了,小花说八点多,我问阴天呐,怎么这么黑,小花转头看看外面,说,是晚上八点多!

    我赶紧坐起来,脑袋昏沉沉的,但不那么迷糊了,摸摸后脑勺,贴着一块纱布,应该是被砸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出院吗?”我问小花,小花摇头,说大夫让我醒了之后,再观察几个小时才可以出院。

    我说不用观察了,我情况自己心里清楚,要下床回学校,这肯定是第二天的晚上,也就是说,明天就考试了,我还在这儿躺着怎么能行,小花不让我下床,俩人正拉扯,金喜儿和安沐枫进来,我说我要学习,我要考试,安沐枫去问大夫,大夫说那就出院吧,注意点,别让脑袋再受伤就行。

    出院,金喜儿开车把我送回学校,当我进班级时,全班有半数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我皱眉,“都坐下,好好看书!”

    呼啦啦,他们又都坐下,我被喜儿搀着,小心翼翼走到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“东辰,我回去了,晚自习完事儿,我来接你回家睡?”喜儿柔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麻烦,住宿舍就行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昂!那你自己小心点!”喜儿告辞,三步一回头地出了班级,关上门的瞬间,班里又沸腾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东哥,还说金喜儿不是你对象,这回暴露了吧,都一起回家睡觉了,哈哈!”二虎在后面挑事儿。

    我红着脸,回头瞪了他一眼:“消停的,你要考不到400分,看我不整死你!”

    二虎撇撇嘴,把头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说话了!”赵倩扯着嗓子喊了一句,正好有巡查老师路过窗口。全班立即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对象啊?”待巡查老师离开后,江影问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……”我尴尬地说,这已经是喜儿第二次出现在我班,还说了那么亲密的话,想否认都否认不了。

    江影没说什么,我看她气色正常,也没有问那晚到底是咋回事,临近考试,又伤了脑袋,心里有点着急,赶紧看书,连课间都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,我见江影收拾书包,才第一次站起来,给她让地方,正担心她回家的安全问题,王飞凑了过来,笑嘻嘻地说:“影儿。书包给我吧!”

    江影面无表情地将书包递给王飞,跟他一前一后出了班级。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“傻比了吧!”赵倩回头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?”我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啊,自己脑袋瓜子挨一砖头,却给人家做了嫁衣!不是傻比是什么!“赵倩不屑笑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他俩……搞上对象了?”我指向班级门口,迷茫地问,不能吧,救江影的是我才对!

    赵倩笑而不语,转过身去继续看书,一边看,一边哼着歌:“谁把你的长发盘起,谁给你做的嫁衣,啦啦啦啦,啦啦啦,就是那个大傻比,啦啦啦,啦啦,啦啦啦。张东辰是个傻比!”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