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、南方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7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谁?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啊?那个男的?”

    小花没吱声,还是直勾勾地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往窗外楼下看,小花宿舍在二楼,能直接看见跆拳道馆外面的马路,只见铁栅栏外面的路边灌木丛后,站着一个穿军大衣的男人,头上戴着东北冬天常见的套头针织帽,胡子拉碴,双手交插在袖筒里,畏畏缩缩的,正左顾右盼!

    我赶紧把小花拉回床里,同时将窗帘慢慢拉上,只留一条缝隙,马路上空无一人。我从这个角度很容易发现那个男人,但从他那个角度看我这边,十几个宿舍,小花的窗户又小,里面还没开灯,看他的样子,应该还没有发现小花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男人?”我低声问小花。

    小花还是没说话,我回头看,只见她脸色惨白,额头上的汗都渗出来了!

    “你怕啥?不是说没把你怎么样么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小花仓促点头,缩进被窝里,跟中了邪似得。

    我一看情况不对,离开窗口,坐在小花身边,摩挲着她冰冷的小手:“有啥事儿跟哥说,哥帮你解决!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,就是害怕。”小花颤抖着嘴唇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休息。”我起身,走向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“哥,你干啥去?”小花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,老实儿呆着,别暴露你的位置!”我冷声说完,开门出去,登登登下楼,那个军大衣见有人出来。转过身去,假装在路边打车,我出了跆拳道馆,径直朝军大衣方向走去,他似乎有点紧张,用余光瞥着我。

    我走到他身边站定,掏出一根香烟:“叔,借个火。”

    军大衣转头瞅我一眼。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打火机,方方正正的金属火机(如果我当时认识zippo的话,肯定一眼就识破他的伪装身份了,可惜不认识,还以为是十几块的地摊货),火机盖跳开,军大衣用手拢着,帮我点着烟,又将打火机塞回口袋,继续那么站着,看向来来往往的车辆,我上下打量他一番,一双皮鞋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,军大衣的打扮,基本算是个农民工,从头到裤子都脏兮兮的,唯独这双皮鞋,光亮如新,是夏季穿的单鞋,而且,看上去还很高档。

    “等车啊?”我抽了口烟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军大衣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你去市里吧,我捎你一段?”我问,这条路是连接西城市和香枫县的主干道,在道北打车,十有八九是去市里。

    军大衣转头看我一眼: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本地人啊?”我笑问,他口音里带着一股明显的南方味儿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军大衣可能是怕再跟我接触暴露什么,转身沿着人行道往市区方向走。

    这时,过来一台空车,用远光闪了我一下,我伸手,出租车停在我面前,副驾驶窗户开着。

    “哥们,上哪儿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我指向军大衣:“我帮他打车,他要去市里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白了我一眼,挂挡往前溜了一段,停在军大衣前面。

    军大衣停下脚步,回头看我一眼,犹豫两秒钟。打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我晃了晃脖子,记下出租车牌号,等它消失后,我也打了一台,让司机加速去追,追出大概两公里,追上了,可前车里根本没有人!

    “别停它!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司机一愣。

    我掏出钱包。从里面抽出二十块钱:“把它别停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司机一脚油门,很快超过前车,打双闪,将其别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没等车停稳,我就打开车门下车,跑到那台车驾驶室外问:“那个军大衣呢?”

    “下车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下的车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司机回头看了看:“过了那个弯,他就让我停车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下车之后往那边走了?”

    “过马路了。”

    妈的,中计了,军大衣去马路对面又打车,肯定是回跆拳道馆了!

    我拉开后座车门上车:“掉头回去!”

    “双黄线啊,兄弟!”

    “啧!掉头!”我用胳膊环住司机脖子,“不然弄死你!”

    吓得司机一哆嗦,赶紧启动,掉头,开往跆拳道馆,很快到达,我给了他一百,下车跑到道馆门口,气喘吁吁地问门卫:“张大爷,有人进来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有个爷们儿进去了,说找金馆长。”张大爷一边搓着手里的核桃,一边不紧不慢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穿着军大衣?”

    张大爷点了点头,我赶紧跑进去,上宿舍楼,小花房门紧锁,窗帘也拉着,我举起拳头,猛砸小花的房门!

    “谁啊?”小花的声音,我长舒一口气,吓死我了!

    “我,你哥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哥你等会啊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窗口,掏出一支烟点着,往楼下跆拳道馆的院子里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,透过训练馆那一栋楼的窗口,能看见里面几个正在练习的小学员,还有两个教练,那位前台小美女。正在屋里玩手机。

    咔哒,身后门打开,我转身过来,小花只将门拉开一道缝,皱眉问:“咋了,哥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推门要进去,却被小花拦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人家、人家洗那个呢!”小花娇嗔,从我这个角度,只能看见她探出来的脑袋,看不见她身上穿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洗那个干嘛?”我笑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!弄得我……哎呀不说了,你快回去上课吧!”小花慢慢加力关门,把我给挤了出来,咔哒,门又锁上了。

    是该洗洗,否则,湿哒哒的比较难受,嘿嘿,小花没事就好,我又在二楼楼道走了一圈,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下楼,向训练馆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东辰,来了啊?”前台小美女抬眼道,“你踅摸啥呢?”

    “姐,有人进来吗?”我一边扭头四处看,一边问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就随便转转。”我怕吓着前台美女,没告诉她情况,退出训练馆。又往食堂方向走去,院子里就三栋建筑,训练馆、宿舍、食堂,对了,还有几个车库,不过没人使用,都挂着大铁索链。

    食堂不大,里面两张圆桌。供馆里员工就餐使用,还有个雅间,偶尔金馆长会在里面招待朋友,我在这儿吃过好几次饭,跟食堂两位大妈很熟。

    “东辰,没吃饭吧?”其中的马大妈问,“剩下不少饺子呢,给你热热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吃过了,谢谢。”我穿过饭厅,来到后面雅间,里面也没人。

    “你找啥呢?”另一个周大妈问。

    “大妈,刚才有人进来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出了食堂,这就奇怪了,明明门卫大爷看见军大衣进来。可他却不在这三栋建筑里,能躲哪儿了呢,难道,他在暗处看见我回来,翻墙逃走了?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我又走向宿舍楼,准备告诉小花注意点,有陌生人叫门不要开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灰色暗纹西装的男子,看上去有点脸熟,四十出头,戴着金丝边眼镜,文质彬彬的,他双手插袋向我走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