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、逆战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3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本来,我的想法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不去主动挑衅,而是等着冯亮一方出手,这样在道德上能够占领制高点,如果打赢了,是我们逆袭得手,如果打输了,那也正常,毕竟我们人太少,又是被他们设埋伏。d7cfd3c4b8f3

    可现在的形势,王飞跟人家骂起来了,而且马上就要动手,那样,我们就失去了上述优势,不存在谁挑衅谁的问题,毕竟我那句话确实是接错了(可以肯定,那是冯亮和手下预先挖的坑),我方已经被推到悬崖边。

    故而,此战,必须得赢!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!王飞,刚转来就这么牛逼昂,听说你在海高跟人打架,打输了钻人家裤裆,是不是真的啊?”身后那个冯亮手下笑道。

    王飞脸涨的通红,顺手抄起了装粥的碗,我赶紧起身,抓住他手腕,用自己身体,挡住王飞和冯亮那个手下,同时训斥王飞:“坐下!”

    “草你妈的!”王飞又骂了一句,愤愤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个贼妈!你们十班想挑事儿,是吧?”那个冯亮手下又骂了一句,把屎盆子扣我们班头上了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吱吱嘎嘎椅子挪动的声音。不用回头看,我也知道冯亮的手下都已经站起来了,因为我面前就是这样,两秒钟后,我们三桌,被冯亮的人团团围住,我看了一眼食堂门口,二虎还没回来,肯定打不过,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!

    我伸出双手在空中压了压,示意兄弟们冷静,然后转过头来。准备跟冯亮谈判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!张东辰,看什么看!”冯亮那个手下又骂我,而冯亮正低头吃饭,跟什么都没发生似得,貌似老大都得这样淡定才像话。

    我没搭理那个手下,走到冯亮桌子旁边,敲了敲桌:“亮哥,有话好说,别在这儿打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你妈!”那个一直叫嚣的手下,突然端起他的饭盘子,将里面的粥和咸菜泼向我!

    我的注意力在冯亮这边。根本没想到双方老大对话的时候,这小子敢攻击我,没躲开,被泼了一脸大米粥,额头好像还被盘子边缘给砸伤了,很疼!

    “草你妈!”王飞又要炸窝,我瞪着泼我那个手下,伸手指向王飞,让他闭嘴,余光瞥见,安生冲上来,从后面抱住了王飞的腰。

    我将手指慢慢移过来。指向那个手下,淡淡地说:“单挑,敢吗?”

    那个家伙被我指得心里发毛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,我眯起眼睛,又说:“是爷们给个话,单挑,敢吗?”

    他眼色游移,躲避开我的视线,还是不吱声。

    “敢吗?”我突然爆出丹田之气,声如洪钟,吓得他一哆嗦,吼得我自己腰也打了个激灵!

    我一没骂他,二没打他,就是单纯地约他单挑而已,这不算挑衅,毕竟是他惹我在前,冯亮不可能借这事儿发难,我也因为把那手下给吓成傻比,挽回些许颜面,可谓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人生啊,处处是算计!

    见那个傻比认怂,我抹了一把脸上的粥,低头看向还在默默吃饭的冯亮:“亮哥,怎么的,今天心情好,想仗着你人多,归拢我们呐?”

    这叫争取舆论优势,说他以多欺少,不厚道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扯这一套,”冯亮还是没有抬头,加了一根咸菜条,盯着咸菜条跟我对话,“是你跟我兄弟发生冲突,你问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是我跟你兄弟发生的冲突,”我重复着冯亮的话,先对付着,想了想,来了一句,“可打狗不也得看主人嘛!”

    “草你妈,你说谁……”那个手下弱弱地骂了我上半句,下半句,又被我给瞪得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,你好歹也是一班之主,沦落到要跟一条狗一般见识,那你跟他,有什么区别?”冯亮终于抬头,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,可能以为拐着弯地骂我是狗成功,挺高兴的!

    我心中暗笑,这种老大,怎么能当的长,为了骂敌人,把自己的手下先给搭进去,义气何在?

    “亮哥,你说得对,跟你的狗一般见识,我可不就是一条狗嘛。”我笑道,先自我解嘲,众人哗然,我环顾四周,话锋一转,“但是,亮哥,我可不是什么一班之主,他们都是我兄弟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的兄弟,兄弟们给东辰个面子。叫我一声东哥,你说我是狗,为什么他们不叫我狗哥呢?因为,我这个当大哥的,从不拿他们当狗使,他们当然更不会拿我当狗!我以为老大和兄弟之间的关系就应该是这样,觉得自己作为老大还不够格呢,今天呐,我算见识到了,有些老大,还不如我这条狗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外围很多同学笑,不是笑我说自己是狗,而是称赞我的机智,拐一大圈弯儿,又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说,光会打架没有用,混,还得是靠点脑子,冯亮但凡有点脑子,都不会说出那种自掘坟墓,让手下寒心的话来!

    不过,冯亮即便再没有脑子,也听懂我在骂他不仁义,连狗都不如,他啪地将筷子拍在桌上,要发飙!

    “哎哎,亮哥,亮哥,消消气,消消气,我可没说你啊!”我赶紧赔笑,给冯亮点头作揖,同时抓住他的手腕,冯亮要起来,被我暗中发力,按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“亮哥,我错了,错了!东辰给你赔不是了!”我继续安抚冯亮的情绪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但我这回,可不再是委曲求全,因为,我余光看见一个美女,出现在食堂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手!”冯亮挣脱不开,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,亮哥!我放手,放手!你别冲动啊!”我松开手。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张东辰!”医务室那个小护士,抱着一个纸壳箱子,站在食堂门口,冷冷地说,“有你的包裹!”

    “啥包裹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你妈邮过来的棉袄、棉裤,都邮我这儿来了!”小护士皱眉道。

    草,我心里一惊,二虎这傻比,编瞎话都不会,还我妈邮过来的,从阴曹地府邮来的吗?

    幸亏知道我爸妈已经去世的同学不多,而且。几乎都是我班的人,所以小护士的谎言并未被当场揭穿。

    “亮哥,等会啊,我先去拿我妈的包裹,行吗?”我卑微地请示冯亮,没等他回话,便走向食堂门口。

    冯亮的手下拦住了我的去路,我回头看向冯亮:“呵呵,你怕我跑了啊?”

    “让他去。”冯亮冷冷地说,手下让开路,我小跑到食堂门口,从小护士手里接过纸壳箱子,确实是一个贴着邮寄单的箱子,不过,上面写的邮寄物品,不是衣服,而是医疗用品。

    我看向食堂出口外面的楼道,冲那里的二虎挤了挤眼睛,二虎点头,跑了,他战斗力太渣,多他一个也没啥用处,完成我交代的包裹任务即可,后面还有他要做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我谢过小护士,抱着纸壳箱子,回到自己餐桌,往回走的时候,我看见食堂里所有人都停止吃饭,在看我,赵岩他们那帮人离我比较远,应该不会插手我们的事情,他比冯亮聪明不少,坐山观虎斗,等着两败俱伤的道理,他自然明白。

    我假装看不见双方的剑拔弩张,把箱子放在桌上,撕开塑料胶带,打开一点点,往里面瞅了一眼,夸张地惊讶道:“卧槽!哥几个快过来,你们看这是谁的!快他妈过来啊!”

    王飞、安生等人马上过来,以为出啥事儿了!

    待他们围上来,我开大箱子,里面是十二只空啤酒瓶!

    大家眼里都点头,眼里冒火,这些酒瓶,绝对是能在育才里找到的最牛逼的大杀器!

    我让他们看见后,又马上闭合箱子,正色道:“兄弟们,准备有一个月了吧,你们受的委屈,我都懂!一直不让你们有动作,就是为了今天,你们的仇,可以报了!”

    “干几把啥呢?”冯亮的另一个手下在外围问。

    “干你妈!”我打开箱子,抽出一只酒瓶,拎着冲向那个男生,直接照他脑袋砸了下去!

    王飞、安生他们,纷纷抄出酒瓶,开始破毁冯亮的包围圈!

    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搞得措手不及,即便人数占优,也是一触即溃,被我方放倒五、六个人后,剩下的家伙,都跑向食堂门口!

    但是,他们出不去,因为食堂门口被人给堵住了,是赵倩带领的龙门的人,不用他们参战,只要十几个人,往狭窄的楼道里面一站。冯亮的人就休想逃走!

    我带人追上去,一脚踹翻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