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、小花回来了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1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没着急跟江影过去,继续蹲在黑暗里,反正小街就那么大,不会跟丢她。

    江影走到街口时,警惕地回头看了校门这边一眼,然后加快脚步,身影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我这才起身,贴着墙跟上,相隔三十多米跟着她,江影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,紧紧拉着小挎包的带子,近乎小跑,三步一回头,我一直在阴影中,走走停停,她应该没有发现我。可能只是单纯地害怕,毕竟现在是半夜,她又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很快,江影走到一户人家门口,推门进去,反手关门,等我跟到门口,踮起脚尖,趴着墙头往里看的时候,只见西屋亮着灯,窗帘并没有拉,江影站在房间里,把书包丢在床上,坐进沙发里,掏出手机查看。

    小街的房子,格局都差不多。江影租住的这个地方,跟王奶奶家一样,也是一个小院子,三间平房,我又看向东屋,灯也亮着,不过拉窗帘了,不知道里面住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江影看了看手机,起身,脱掉了米色外套,里面穿着一件紧身的秋衣,勾勒出傲人的身材,既性感,又青春萌动,说不想入非非那是骗人的,虽然这样算是偷看,很不道德,可我还是没忍住,吞了吞口水,扒墙头继续窥视,是不是还会脱呢?

    果然,江影又脱掉了紧身秋衣,里面只有一个罩,粉色的,深邃的沟,小蛮腰,平坦紧致的腹,完全配得上“女神”这个称呼!

    还会继续脱吗?我的天,感觉血压要上来了,江影把手伸到后面,要解开最后的防线!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,放开手,快步走到窗边,把窗帘拉上了……

    我脚跟落地,未免有点自责,张东辰啊张东辰,你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,估计是住院时间太长,金喜儿不让碰,小花又不在身边,给憋的。

    本来,老虎是不吃人的,还有点怕人,可一旦吃过人,它就会爱上吃人,那种事情也一样,本来我对美女,并没有那么多的欲念和想法,但自打小花在超市宿舍里帮忙解决那一次之后,我就不能自拔了,只要单独和女生在一起,心里总惦记着那事儿,说好听点,叫男人本色,说不好听点。可能就是自甘堕落吧,不行,不能这样,我答应过要帮王飞追到江影的。

    我蹲在墙角下,点着一支烟,给小花发信息: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小花很快回复:咋了,想我了啊?

    我回复:恩,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小花回复:本想给你个惊喜的。算了,还是告诉你吧,明天就回。

    我一阵欣喜,真是想啥来啥,马上起身往学校走,离开江影租住的地方三十米之后,我给小花打电话过去:“花儿,咋这么快回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省城这边公司的业务暂停了,是姐让我回去的。”小花低着声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,她在省城那边有室友,那女孩可能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什么时候,我去接你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明天中午,不用接啦,回去姐说给我安排新工作,还得办理交接手续呢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行,晚上的吧,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晚安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哥,我新学了一个词儿。”小花偷笑。

    “啥词儿?”我问,感觉小花去一趟省城,“俺”字变成“我”字不说,连口音都变成省城味儿了。

    “么么!”

    “摸啥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嘻嘻,就是亲亲的意思,挂了啊!”

    小花挂掉电话,我一脸懵逼,好像程小卷以前给我发信息的时候,用过这个词,当时我还以为是错别字。后来,这个词成了网络流行语,火遍大江南北,每次聊天,看见有人发“么么”,我都会想起小卷和小花。

    回到学校,进宿舍,洗完漱,刚要上床睡觉,安生来到我们宿舍,走到我床边,低声贴耳对我说;“东哥,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我不动声色,安生胆小虽然是弱点,但凡事都有两面性,他也有行事谨慎的优点。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。食堂,小心点,有人会对咱们有动作,我姐让我转告你的。”安生继续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生点头,离开我宿舍。

    “咋了啊?”二虎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睡觉。”我躺在床上,盖好被子。想了想,又把大衣盖上了,宿舍供暖一般,也就十七八度,我现在腰怕冷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早上五点,二虎叫我起床,他们已经习惯这个时间早起去小树林训练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训练取消。多睡一会儿,养精蓄锐,准备作战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啊?跟谁战啊?”二虎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对了,二虎,”我从床上坐起来,“上礼拜我让你去县城买的那些装备,都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买了啊。”二虎说。

    “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二虎回到他的床位,从床底下拉出一个行李箱,拖过来打开,掏出一大堆护腿板,递给我一副。

    我捏了捏,包在胳膊上,打了一拳,还挺结实的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,我给你报销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东哥,不用了,没多少钱,我二叔开体育用品商店的。”二虎笑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,下床,从自己柜子里掏出两条红塔山给他:“拿去抽吧。”

    二虎见我态度坚决,没有拒绝,不好意思地收下了。大哥和小弟,有时候关系很微妙,大哥让小弟办事,事情已经办完,而且涉及金钱不多的话,不能给钱,会显得分生,可以给东西。哪怕这两条烟的价格,很可能超过这些护腿板,那也比直接给钱合适,这样显得关系近。

    我让二虎把护腿板发下去,每个人一副,都戴上,现在是冬天,穿上外套后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弄好装备,我又躺下睡了一会儿,六点多起来,洗完漱,招呼大家一起去吃饭。

    安生昨晚只跟我说了那一句话,但我也能猜到他的消息来源,应该是有人在医务室里,讨论今天早上归拢我的事情。被安沐枫听见,她才让安生转告我的,至于安沐枫为何不直接给我电话,我不太清楚,我分析,很可能是她想把功劳推给弟弟,这几次接触,话里话外我看出来了,安沐枫对于安生跟着我混这件事,并不像一开始那样持反对态度,这样也好,我能放心大胆地使用安生,不用担心被安沐枫责怪。

    穿过操场的时候,我把二虎叫到一边,对他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我们来的比较早,食堂里的人不是很多。排队打完饭,我没让他们坐一起,而是分成三组,呈品字形坐着,相互之间隔开三、四张桌子,免得被人给包了饺子,这样坐,相互之间能有个照应,他们并不知道要面对什么,看起来都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其实我更紧张,因为我他妈也不知道敌人是谁啊,但作为老大,我当然得端着,捏个馒头,一边慢慢吃,一边观察着食堂门口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赵岩带着他那帮狗腿子进来了,无论走到哪儿,他身边总是前呼后拥,显得很拽。

    但赵岩并未注意到我这边,打完饭,跟他最核心的几个手下坐在一起,一边吃饭,一边吹牛皮。跟平时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难道是冯亮?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冯亮也进来了,他身边人也不少,而且一进食堂,就左右踅摸,最终,他的视线落在我身上,我假装没看见冯亮,问坐在我对面的王飞:“咋样,吃的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啊,比海高强多了!”王飞傻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吃点,吃饱了才有力气嘛!”我一语双关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好!”王飞没懂我的意思,我看了眼坐在另一张桌子那边的二虎,他也正在看我,我冲二虎微微点头。二虎起身,跟同伴说,咸菜太淡了,下楼去超市买两包榨菜。

    冯亮等人去打饭,打完饭之后,也分散着坐,他带了足有三十多人,几乎全坐在我们这三桌的周围,我们的人,对双方的关系自然心知肚明,上周,趁着我不在,他们没少被冯亮欺负,所在被“包围”之后,兄弟们都停下来,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就当没看见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冯亮端着饭盘子,与我擦肩而过,让我身后那个外班男生起身,他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医院住的挺舒服吧?”冯亮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我没回头,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傻比,亮哥跟我说话呢,你接啥岔啊?”另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回头看,是坐在冯亮斜对面的一个男生,头上裹着纱布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,骂谁傻比啊!”王飞在我对面,整个过程看的一清二楚,见老大被欺负,他啪地摔了筷子。

    糟糕,我忘叮嘱王飞了,这个愣头青,今天可能会坏事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