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3、住院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95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这一觉,我睡得特别踏实,做了好长时间的梦,梦见好多好多人,像是把自己十几年的人生,在梦里,又重新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,不出所料,我已经在医院躺着,病房里站着不少人,宋佳、金喜儿、赵倩、二虎、安沐枫、安生,还有穿着病号服的王宇和李金玉,一个个愁眉苦脸,跟在殡仪馆里送葬似得。

    “醒了,醒了!”安生眼尖,率先发现,兴奋地大喊。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围拢过来,七嘴八舌,问长问短,搞得我好烦躁!

    “大家听说我,听我说,”安沐枫分开众人,来到床头,“醒了就没事了。现在东辰最需要的是休息,大伙儿先出去吧,昂!”

    他们这才散开,依依不舍,都被安沐枫给撵出去了,只留下她和宋佳、金喜儿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安沐枫扒开我的眼睑瞅了瞅,又看看床头柜上的仪器,转头对宋佳和喜儿说:“危险期过了,但后续还得注意,一定要绝对卧床静养,否则容易留下后遗症,我去和东辰的主治医生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安大夫,”宋佳握住安沐枫的手,“钱不是问题,一定要用最好的药,最好的设备,最好的医生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宋老师,”安沐枫拍拍宋佳的手,“我已经让我大师哥,从省城过来会诊了,他是奉天省内泌尿系统方面的权威,要不是东辰不适合长距离移动,我就把他送省城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佳和喜儿又谢了安沐枫一番,才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这么一顿折腾,我已完全清醒,自己上身没穿衣服,胸口、侧面贴着不少片状的东西,用电线连接在仪器上,胳膊上、腰上都扎着管子,跟打吊瓶差不多,但应该不是,因为吊着的好几个塑料袋里,有红色的血状物,还有黄色的尿状物,旁边的机器上。写着“透析仪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在生物练习册上,我见过“肾透析”,大概意思,是在肾脏损伤的情况下,利用机器来代替肾脏的功能,换血、换尿啥的,减轻肾脏负担,让其自动修复,因为肾这个器官比较娇贵,平时工作量又比较大,损伤了却没法治,只能靠自己修复。

    宋佳坐在我右手边。喜儿坐在我左手边,一人拉着我一只手,我口鼻上罩着呼吸机,没法说话,只能看着她俩。

    她俩也相互对视,看了几秒钟,金喜儿噗嗤乐了:“佳姐,要不,我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又不是外人。”宋佳笑道。

    金喜儿抿嘴又笑,在宋佳面前她就是个孩子,不会那么强势。

    宋佳摘下我的呼吸机放在一边。皱眉道:“对不起啊,东辰,都赖我,身上有伤,还罚你跑圈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嘛……”我苦笑,开口,声音无力,虚脱劲儿还未过去。

    “幸亏你晕过去的比较早,安大夫说,你要再跑十圈,非得跑死不可!”宋佳后怕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过,也是好事儿,”金喜儿笑着说,“不是这次住院,也查不出来你有慢性肾炎,要是发现的晚,你又这么不在意自己身体,非得耽误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应了一声,还因祸得福了呢!

    仨人继续聊病情,我方知道,到底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本来,我被朋克们踢中后腰,经过安沐枫检查,伤的并不重,尿血主要也是因为肾炎的问题,但是毕竟没有上仪器检查,安沐枫没发现我的肾炎,当成是轻微肾损伤给我进行治疗,只是嘱咐我不能剧烈运动,结果第二天,被宋佳惩罚,一阵疯跑,原本就有伤的肾脏持续高负荷运转,终于扛不住,肾脏为保住我的小命,罢工,告诉我大脑,让主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到医院拍片检查,很快确诊,急性肾损伤,外加慢性肾炎的隐疾,需要透析治疗,绝对卧床静养,至少一周才能出院,后续还需辅助各种药物治疗,情况正常的话,也半年才能完全康复。

    “出院之后,会不会影响……剧烈运动?”我没敢直接说打架。换了个词,问金喜儿。

    宋佳皱眉,疑惑地看向喜儿:“你俩剧烈运动过?”

    “经常剧烈运动啊,”喜儿口无遮拦地说,“安大夫说不影响,只要别再伤着腰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佳听闻,冷哼一声,甩开我的手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姐,喜儿说的是格斗训练,不是干那事儿啊!”我一着急,想坐起来下床去追宋佳。当然,没起来,腰部没有知觉,可能打麻药还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”喜儿恍然大悟,起身过去追上宋佳,“姐,你别误会,我俩可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“清白?洞房都入好几次了吧?”宋佳撇嘴轻笑。

    “是入洞房了,但是可没入洞啊!”喜儿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那入哪儿了?昂?”宋佳开始上下摸金喜儿,调笑道,“这儿,入了没,这儿,入了没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挂掉,她俩却这么高兴的样子,我黑着脸,看二女打闹,哎,心可真大!

    快天黑的时候,安沐枫那位大师兄来了,跟西城的专家会诊,最终得出的结论差不多,不过因为我体质比较好的缘故,下床的时间可能会提前,预计五天后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比较开心,这样挺好,不会错过期末考试,还有……那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也想在放假之前解决。

    宋佳把我的病房,变成了自习室,书都给搬来了,怕耽误我学习,虽然我爱学习,有书本陪伴,但这五天也是蛮煎熬的,必须要卧床,不让坐起来,吃喝拉撒睡,都在床上解决,幸好喜儿休学了,可以整天照看我,宋佳偶尔会来,但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。

    我们谁都没有忘记,那个神秘男人答应放我一条生路的前提,就是我和宋佳必须要保持距离,对外,我们是师生关系。对内,我们是姐弟关系,只有最核心的几个人才知道,我们依旧“在一起”。

    住院的这五天时间里,发生了几件小事,我觉得有必要交代一下。

    第一,程小卷转进了省城最好的高中,也叫育才高中,但人家那个育才厉害得多,每年清华、北大能考上几十人,我们西城的育才,三年才能出一个同级别的考生,程小卷把新手机号给了我,她并不知道我住院,我没告诉她,怕她惦记,俩人每天早上、晚上相互发短信问候,她说过年会回家,到时候找机会见面,她想把身子给我,我没拒绝,也没有表现出很渴求的态度,一切顺其自然就好。

    第二,我和王宇、李金玉住同一家医院。我楼上,他们楼下,他俩恢复的比较快,已经可以下床活动,“三叉戟”同时住院,赵倩又不能出头,一年十班群龙无首,被赵岩、冯亮轮着番地欺负,大头脑震荡还没回来,二虎属于“斥候”,自身战斗力偏弱,他作为十班的临时代管人。也被打得比较惨,回家休养去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一败涂地,没想到,安生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,带着剩下几个家伙打了几次架(被人家给堵了,不得不打),因为人数的严重劣势,全部打输,但在我入院第四天的一次战斗中,面对冯亮提出的单挑,安生上阵,将其打败,一时间,震动年级组,给十班换来了短暂的安宁。

    第三,浩哥从省城回来看我,我住院的事情,程小卷不知道,小花也不知道,浩哥还带了小花给我买的蛋糕,被他开快车颠得稀碎,浩哥回来,是因为省城那边的公司出事了,他们的办公室。被四十多人突袭,砸得跟那块蛋糕一样稀巴烂,幸亏是晚上,办公室没人,浩哥把小花他们几个员工都转移到安全地带后,赶紧回来跟龙天云、宋佳汇报。

    他分析是刘勇干的,宋佳问浩哥的意见,浩哥想请宋佳,或者龙天云的二弟,也就是龙歌、龙晓钰的父亲过去一趟,因为浩哥搭上了省城一个混混头子,叫周达,实力比刘勇略逊,浩哥已经跟他结交上了,称兄道弟,但还是怕自己的分量不够,这才回来,请龙家派一位重量级人物过去,双方探讨结盟事宜,共同对付刘勇,最终,龙天云决定亲自去省城,把二弟和宋佳都带上,以显重视。

    这事儿跟我关系不大,但浩哥还是把事件前后经过,跟我详细讲了一遍,我明白他的苦心,是要全力扶持我,将来进入社会后,能尽快适应。金喜儿分析,可能浩哥在我身上,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影子,浩哥是被龙天云从牢里捞出来的,算是黑户,行动一直隐秘,避免惹麻烦。所以不能再像当年一样叱咤风云,如果独挑大梁的话,因为他的身份,遇到严打肯定得回到牢里,所以,浩哥才对我倾注心血,重点培养,再有一层关系,就是我们是“连襟”,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

    五天后,主治医生撤掉了仪器,告诉我随时可以出院,安沐枫为了稳妥起见,不让我马上复课,先回家住两天,等周一再去上学,因为她知道,我回学校第一件事,可能就是打架,一旦再打坏肾,这五天透析就白做了。

    金喜儿帮我跑前跑后,办完出院手续,开车带我回县里她的家。

    到家的时候,正值中午,进小区,我看见了刘志杰,他正跟一个男生坐在小区花坛上,面色严峻地谈着什么。

  &nb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