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、穷人,富人(第1节)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0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安沐枫挂好吊瓶,过去床边,将百叶窗闭合。

    整个检查过程中,我连大气都没敢喘,好奇异的感觉,毕竟只有小花才对我做过类似的事情,连金喜儿都没有,因为每次我们还没等到这步,就被某些意外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倒是没问题……”安沐枫左右端详了半天,又弹了弹。

    “疼啊!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结过婚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敏感,”安沐枫轻笑,“没有外伤,就是不知道功能是不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不得不省略n个字,经过安沐枫亲手检验,一切功能都在,检查结束后,安沐枫用纸巾帮我清理好。拍了拍手:“没事,应该只是肾脏的轻微内出血,养一段时间就好了,不过要注意,这段时间不能喝酒,最好也别做剧烈运动。”

    我脸上的红潮尚未褪去,还在回味着安沐枫双手的触感,她肯定交往过男朋友,不要经验怎么能这么丰富呢,几下就把我弄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爽吧,哈哈,你休息吧,我也去躺一会,拔针时候叫我。”安沐枫说完,转身走向洗手间对面的休息室,进去,回手关门,但没关严,留了道缝隙,可能是怕我喊她时候听不见。

    那个过后,人都有点疲惫和空虚,我看着雪白雪白的天花板,思绪缓慢地肆意流淌,几度差点睡着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,吊瓶里的药终于见底,我喊安大夫,连喊好几声,她都没有回应,兴许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下床,摘下吊瓶,过去休息室叫她,走到门口,里面关着灯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安姐?”我又轻轻叫了一声,还是没回应,我便推开门进去,外面的灯光泻入休息室,里面空间不大,只有一张单人床,安沐枫平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睡得很安详,但我的注意力,被床头的挂衣塔吸引了过去,上面不但挂着安沐枫的白大褂,还有牛仔裤、衬裤、毛衣,以及一只黑色的罩。

    我不觉脑袋一热,也就是说,被窝里的安沐枫,只穿着最后一件?

    “安姐。”我敲了敲门,安沐枫的腿,在被窝里动了下,喉咙里滚出“嗯”的一声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无奈走到床边,俯身下去:“安姐,醒醒。”

    安沐枫这才睁开朦胧的睡眼,把右手伸出来,揉了揉眼睛,哀怨道:“干嘛吵我睡觉!”

    “药打完了,该拔针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安沐枫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,被子滑落,刹那间,真相大白,哦不,真大,真白!看得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

    可安沐枫似乎浑然不知,手法娴熟地拔掉我手背上的针头,让我自己压着,她把针扎进药瓶下面的胶皮塞中,丢进床头垃圾桶里,然后又躺回被窝,自然而然地拉上被子,侧身翻转,继续睡觉!

    我站在床边楞了两秒钟,吞吞口水,退出休息室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心突突直跳,脑海中的画面挥之不去,白嫩美腻,浑然天成,简直是一对人间极品!

    我关掉房间的灯,摸回到病床边,脱鞋躺在床上,要不是自己定力十足,肯定会受不了诱惑冲进休息室,把她给那个掉。

    躺了半个多小时,心中欲念终于消退,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夜无梦,睁开眼,晨曦从百叶窗缝隙射入医务室。天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“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休息室那边,安沐枫已经穿好白大褂,像是刚从洗手间出来,正在甩手上的水。

    “嗯,安姐早。”我从床上坐起,浑身还是疼,尤其后背,跟要长翅膀了似得。

    安沐枫走到窗边,拉开百叶窗,外面已经有不少去食堂吃饭的同学。我看看手腕,都快七点钟了。

    “感觉你气色还可以,不用打吊瓶了,给你开点药吃吧。”安沐枫过来,扒开我的眼睛看了看,说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,自然又落在她的高耸地带,而且很难再移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孩子真挺好的。”安沐枫挺了挺胸说。

    “嗯?"我抬高视线,看向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休息室的门没法上锁,昨晚那事儿,等你出房间,我才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,怕你忍不住闯进来跟我……吓得我到两点多才敢睡觉呢!”安沐枫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,轻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安姐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我红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怪你的意思啊,赖我自己不小心,不过也算公平,我看了你的,你也看了我的,两不相欠,哈哈!”安沐枫笑道。

    我真想呵呵她一脸!

    安沐枫似乎挺高兴,哼着邓丽君的歌,去诊台给我开了药,我给钱,她不要,说进价特便宜,不用给钱,可见这行有多黑!

    拎着装满药的塑料袋,出医务室,回宿舍洗漱、换衣服,兄弟们知道我经常夜不归宿,没问我干啥去了,都在讨论昨天熄灯之后,一支摩托车队闯进育才的事情,有市里的同学知道这个集团,叫什么“烈火战车”,名字很洋气,为首的叫刘凯。

    “东哥。你知道他们么?”二虎问我。

    “嗯?不知道,”我穿上校服,“走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回到班级上自习,赵倩已经到了,紧张地看着我:“昨晚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过去了。”我坐在座位上,看向空荡荡的邻桌,轻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距离期末考试还有十天时间,这段时间,校外的事情牵扯精力比较多,学习有点落下了,得抓紧一切空余时间补上。

    我有个特点,算是优点吧,就是做一件事情的专注度比较高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只要打开书本或者练习册,很快就能全身心投入其中,摄取知识。遨游题海,不亦乐乎,甚至连程小卷熟悉的香气飘到鼻孔里,我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还是赵倩往后靠了一下,用椅子撞向我的课桌,我这才抬起头,看向程小卷。

    “东辰,你没事吧?”程小卷皱眉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进来吧。”我起身,给她让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……”程小卷低下头,“我是来跟你告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告别?”赵倩回过头来,“你要转学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班同学的视线都聚集过来。

    我大脑一片空白,太突然了!

    程小卷看看我,咬了咬嘴唇,放开,苍白的压印处,被血红色重新填满。

    “东辰。对不起!”程小卷噙泪说完,转身跑向教室门口。

    我木然站在原地,看着程小卷出去,很快进来两个穿西装、戴墨镜的男人,径直走到这边,轻轻扒拉开我,开始收拾程小卷的书桌,应该是她家或者她爸爸的保镖。

    “快去追昂!”赵倩低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我这才反应过来,跑向教室门口,冲的太急。差点把要进来的龙晓钰撞到在地,我扶住她,跑向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哎,哥你干啥去啊!”晓钰在身后问。

    我没理她,一口气跑到楼下,出了教学楼,只见一台加长的黑色轿车停在操场上,程小卷正站在车边,跟一个中年男人说话。

    我走到程小卷身边,那个中年男人穿着方格子暗纹的西装,带着金丝边眼镜,头发一丝不苟地服帖在脑袋上,长相俊朗,斯斯文文,看气质和长相,我第一反应就是,他是程小卷的爸爸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也正打量我,轻笑:“你就是张东辰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爸。”程小卷赶紧介绍,可能怕我跟她爸起冲突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小卷爸爸伸手过来,我跟他握手,很暖,很有力,后来我跟很多官员和商人握手,都是这种感觉,而那些打架很猛的人,或是资深老混子,反倒手劲儿松松垮垮。

  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