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8、想玩,我陪你玩!

作者:小白非白 阅读:139 书名:《我的纯真年代》    [完本] 2016-11-05
A A A A x
b B
    “咋了啊?”赵倩问。

    “法拉利用程小卷手机打的电话。”我凄然道。

    “啊?程小卷被抓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程小卷对象……”

    听我说完,赵倩还有那个女生,跟我一样懵逼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回去一趟。”我说,人家都知道我名字了,又跑不掉,我只能回去把事情解决掉,怎么解决,赔钱?抱歉,没有。打一顿?嗯,那可以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赵倩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用管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啥叫我不用管了,事儿是我引起的,我跟你一起去!”赵倩把怀里的破裙子交给那个女生。就要往校门口走。

    我伸手拦住赵倩:“你不能去,你去了,危险系数更高。”

    赵倩听懂了我的意思,皱眉点头,她去就不是我被打那么简单了,法拉利一开始想要的,可是赵倩的身体!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点!”赵倩拉着我的手,紧了紧,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,“要不,我给宋老师打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不合适,别打。”我转身走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法拉利是市里人,宋佳只在县里说话好使,我还没有忘记,上次我跟喜儿她们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市里人杨瘸子绑架,喜儿爸爸是费了多大力气才把我们给赎回来的,这次面对的法拉利,可能远比杨瘸子势力更强,还是和平解决比较厚,吃点亏没什么,反正。本人抗揍!

    出了学校,打车返回市区,来到西山九郡门口,远远就看见那台红色法拉利停在原地,除了法拉利,还有两台轿车,也都挺高档。

    等我下车,发现轿车另一边,还停着一排摩托车,骑手七、八人,穿的都是清一水儿的黑色短款皮夹克,夹克上有不少金属链、金属铆钉,全都顶着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,戴着耳钉。唇钉啥的,更夸张的是,明明都是男人,却有不少人脸上化了妆,眼睛周围黑的跟熊猫似得,后来才知道,那叫烟熏妆,他们这种打扮,就是盛行于我国二十一世纪初的“非主流”的前身,而且,是高配版,学名叫“朋克”。

    毕竟,有钱人的朋友,也都是有钱人,这应该是所谓上流社会的混混。

    刘凯也在其中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换上了皮夹克,正坐在法拉利的车头上抽烟,从这帮人的站位来看,刘凯似乎是他们的首领。

    “卧槽?这傻比,还真敢来!”刘凯佯装惊讶,其他朋克们都看着我,轻蔑而不怀好意地笑。

    “有事说事儿,我很忙。”我站在他面前,不冷不热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挺拽啊!”刘凯将烟头弹向我的脸,被我侧头躲开。

    “先让我削你一顿,出出气,有没有意见,昂?”刘凯把头伸过来。虎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削我一顿,车门的事情,就一笔勾销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卧槽?”刘凯缩回头,看看左右笑道,“这傻比还跟我讲条件!”

    朋克们又是一阵哄笑,其中还夹杂着“土鳖”、“穷比”之类的谩骂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让你白打一顿吧?”待他们笑声渐熄,我说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让我打爽了。车的事儿,咱就拉倒!”刘凯勾起嘴角笑道。

    我没说什么,脱下上衣,掏出手机、香烟、打火机、钥匙、钱包,用上衣包好,放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。

    “他脱衣服干啥?”一个朋克问同伴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脏了咱们的手吧。”另一个朋克笑答。

    “打他还用手吗?”那个朋友又问。

    “也是,圈踢不就行了么!”

    “你是自己躺下,还是让我们把你打躺下?”刘凯问。

    我攥了攥拳头,松开,坐在地上,侧身躺着,蜷缩起来,护住身体要害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个大傻比!上,兄弟们!”刘凯一声令下,众朋克们围拢过来,用他们的大头皮鞋,对我边骂边踢……一分钟,一分半钟,也许两分钟,我不知道,被打,或者一切苦难,就是这样,明明时间很短暂,却觉得特别漫长,痛楚,会让生物钟失去节律,忘记时间的流淌。

    圈踢结束。我躺在地上,保持着蝉蛹一般的姿势,不想动,真想就这么躺着缓一会儿,可我还得起来,继续谈事情。

    伸展躯体,腰好疼,有一种强烈想小便的冲动,该不会是肾被打坏了吧!

    我挣扎着坐起来,眯着眼,抬头看他们,他们还围在我身边,笑骂,鄙夷。

    正午阳光本来就很强烈。他们皮夹克上的金属物件又反光,刺得我睁不开眼睛,看不清到底谁是刘凯。

    “把他拖过来!”刘凯的声音,在人群之外。

    “不用,”我阻止伸手过来的两个朋克,“我还能走。”

    我从坐姿,慢慢变成跪姿,身体前倾,双手撑地,费力地站起来,视野逐渐恢复清晰,刘凯还坐在法拉利车头上,抱着肩膀,叼着烟,轻蔑笑看着我,我晃荡着走到他面前,后腰的痛感越来越强烈,感觉像是要断了似得!

    “打也打完了,车门钱不用赔了吧?”我勉力苦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赔了?”刘凯故作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让你打爽了,就不用赔了么!”我皱眉,难道他想赖账?

    “啊。对!”刘凯恍然大悟,拍了拍自己脑门,“最近小姐玩儿的有点多,记忆力减退,我是说过这话!”

    我宽心不少,抿嘴笑了笑,一顿揍换三、五块钱。值得!

    “可是,”刘凯摊开双手,耸了耸肩膀,“我他妈的打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笑容收起,“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让我打爽了,就不用你赔修车钱,可是我也没他妈打你啊!你们谁看见我打他了!你看见了?你看见了?”刘凯问那帮朋克,他们都说没看见!

    这给我气的,一把抓住刘凯皮夹克的衣领:“草你妈的,跟我玩儿文字游戏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!”我明显感觉到侧面飞来一脚,想躲,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,没有躲开,被结结实实踹中软肋,身体像虾似得折叠,侧身倒在地上,那帮朋克围过来,又是一轮圈踢。

    这次,他们没有脚下留情。我的后脑被踢中数脚,晕了过去……等我醒来,睁开眼,发现自己还躺在原地,只是法拉利、摩托车还有那些朋克们,已经不知所踪,我翻过身。仰面朝天,幸好,阳光被一朵白云遮挡,不至于那么刺眼。

    后脑传来一股一股的疼痛,很有节奏,似乎与心率同步,我感觉自己无法起身。躺在冰冷的地上,缓了能有两分钟,才尝试着坐起,又花了一分钟时间,爬到马路牙子边缘,坐在上面喘息。

    他们并未拿走我放在那儿的上衣,我打开。从里面掏出香烟点着,烟气吸入肺部,胸腔中针扎似得痛,并伴随着咳嗽,还吐出一口血痰,我把烟丢掉,又缓了缓,拾起手机,想给赵倩打电话,让她过来接我,这里是西山九郡的侧门,一楼的网点都空着,很肃静,极少有行人和出租车经过。

    刚要拨号,却有个电话进来,我揉揉眼睛,仔细一看,是“小老婆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刘凯还是程小卷,我按下接听键,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男人的声音,是刘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卧槽?居然还没死啊!”刘凯阴阳怪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。有事说事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兄弟跟我打赌,说你他妈醒了,我赌你没醒,结果你醒了,妈的,害你你爹我输了一千块钱,我草你妈的,真是个丧门星!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忍住了,顿了顿又问:“那车门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车门的事儿?”刘凯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车门,不用我陪了吧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用你赔了?哎哎,我说你这人可真几把逗,你他妈把我车门给踹坏了,昂,又踹我一脚,还他妈给我戴绿帽子!自己傻比呵呵地打车过来,被我尅一顿,就想把事儿给解决喽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怎样!”我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!该赔钱赔钱!该打你,还得打……”

    我没等刘凯说完,死命按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事儿没法和平解决了,本来,我不想招惹你。

    既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你他妈的玩我!

    好!那我张东辰就陪你玩!

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
x章节目录